別賴給制度

馬英九特別費案初審判決無罪。判決書中引用宋朝「公使錢」做為「特別費為實質補貼」之認定依據,引起一些不同的看法。

我無意探討司法裁判,也無意討論以「公使錢」為心證是否適當。我完全贊同、樂見、鼓勵所有人,包括法官,多讀歷史,多從歷史當中擷取經驗與教訓。我的重點在於「由公使錢到特別費為何演變成制度殺人」?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