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廣告兩失 先進國報業瀕臨絕種

「我認為一份好的報紙,是一個民族和自己的對話,」一九六一年米勒(Arthur Miller)若有所思說道。十年後,《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兩名記者撰寫一系列文章將尼克森總統(Richard Nixon)拉下台,平面新聞媒體的地位就此一飛沖天。在它們最顛峰的時期,報紙讓政府與企業不敢輕忽。它們通常為其他媒體設定了當天的新聞議程。但在富裕世界,報紙現在成為瀕臨絕種的生物。維繫它們今天社會角色的事業:販賣文字給讀者、販賣讀者給廣告商的生意,目前正在崩潰瓦解當中。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