癡人一個

老天爺對鄭欽明並不慈悲。既然給了他「世界第一」的事業皇冠,卻讓他登上世界高峰之際,奪走最摯愛的女人,讓他孤獨擁抱皇冠。這是上天的恩賜,還是處罰?

這是我對這期封面故事(資深記者曠文琪執筆),最深的感嘆。

多數的我們,一輩子汲汲在追求高峰。但有沒有更冷靜的思考過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