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孫運璿 想我們這一代

這一代佔盡了便宜,搶足了機會,誤盡了大事,我們應該向孫運璿那一代說謝謝,向下一代說抱歉,懇求他們再給我們機會,完成這一代應有的任務。

孫運璿走了。

我和他並不相熟。唯一的一次接觸是十七年前《商業周刊》兩週年慶,我們以「薪火相傳── 再造台灣經濟奇蹟」為主題,邀請他擔任貴賓,他欣然接受。當他坐在輪椅上蒞臨會場,兩百餘貴賓掌聲如雷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