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懷新聞自由的日子

一九七七年,我從軍中退伍,投身新聞工作,那還是獨裁者統治的時代。記者同事中,如果有人思想有問題,這個同事會在某一天,從你身邊消失,你不知他到哪裡去,只有私下耳語流傳。

我採訪的是財經新聞,我很慶幸,那時候,我就擁有「新聞自由」,因為那是一個「不碰政治、不會有事」的時代。在經濟的領域中,我暢所欲言,也看到台灣的經濟,在漸進的自由開放中,日愈蓬勃發展。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