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教徒 應挑戰內部敵人

倫敦之所以有蓬勃的生氣,人類之所以能和平共存,都奠基於同一個價值體系,那就是自由和多元。我們必須讓回教極端狂熱分子明白,他們永遠無法摧毀這個價值體系。

那時我人在赫爾辛基,計程車司機問我聽說倫敦爆炸案沒有。「沒有!」我緊張地接口:「怎麼回事?」一聽到發生了什麼事,我馬上試著聯絡家人。兩小時過後,確定他們都平安無事,這才感到放心,鬆了一口氣。可是就在這同時,一股罪惡感油然而生,因為我知道其他人可能沒有這麼幸運。長久以來一直擔心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

另一場原則觀念戰爭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