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宴

我在銅鑼灣吃了一碗粥,這廣東美食說起來不值錢,卻得熬上好幾個鐘頭才能上桌。加點水,硬硬的米,中國人用特有的粥藝術,熬成糊狀的米食。我喝下了一口,白白的粥中間,點綴著幾顆蔥花,入口幾片香甜美味的牛肉片,隨著滑溜溜的湯汁,齊入胃裡。這碗牛肉粥,可是我給自己遊香港的見面禮。

就像往常般,每次至港出差,第一件事就是找粥,安撫大胃。吃粥之餘,順道看看香港的畫報。香港的報紙當然難看,大張大張的圖片,說著香港文字文化多麼沒落。銅鑼灣這些粥品店配廣東國語畫報,怎麼看都有一股濃濃的百年老廣味。LV、Chanel、Prada、Gucci這些名牌的西潮消費文明,與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