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犯罪防制中心四年查出五千多億黑錢

調查局有一群追錢高手

面對台灣經濟犯罪的境外化,調查局有利器、也有法寶。利器,是調查局有一群查錢菁英;法寶,則是加入國際「艾格蒙聯盟」。

■台灣經濟犯罪的境外化,使得調查局借重國際合作來防制境外洗錢。

■台灣經濟犯罪的境外化,使得調查局借重國際合作來防制境外洗錢。 (攝影者 .翁挺耀 )

八月二十六日,一場政府最高層級的「經濟犯罪防制執行會報」在調查局秘密召開。這場每四個月召開一次的會議,這天正是第一百次舉行。這天的會場上,沒有三十多年來首次「逢百」的慶祝喜悅,多達十多個政府部門的與會官員,反而是正襟危坐,面色凝重。

因為,在這場會議召開前的不到三個月內,博達、榮睿等公司接連爆發重大經濟犯罪疑情,這群打擊經濟犯罪的最高政策部門已警覺到:台灣經濟犯罪的手法已經越來越推陳出新,而且精益求精。「博達案會是台灣經濟犯罪新形態的轉捩點!」調查局經濟犯罪防制中心主任李錨,為台灣的經濟犯罪模式發出警語。

攤開過去四年的紀錄,調查局所偵辦的經濟犯罪人數,從八十九年的一千九百零二人竄升到去年的二千四百七十九人,增加了三○%,犯罪金額更是從一千二百五十一億三千八百多萬元跳升到二千零一十四億六千七百多萬元,漲幅超過六成,從犯罪金額增加比例及犯罪人數增加幅度之大,可以看出經濟犯罪已經是「玩大錢」了。(見表)

經濟犯罪組織的加大化、作案手法的境外化、犯罪金額的巨大化,讓檢調越來越疲於奔命,日子越來越不好過。張思標(化名)就是顯例。

菁!
嚴選調查員專攻經濟犯罪

在調查局經濟犯罪防制中心任職八年多的張思標,是專責承辦博達董事長葉素菲的「操盤手」。經濟犯罪防制中心的成員共有三十人,他們都是偵辦經濟犯罪案件的好手,能進入這個單位的調查員必須符合兩項條件:在調查局各外勤處站長期偵辦經濟犯罪案件、偵辦案件至少要有十年以上資歷。可以這麼說,他們是調查局打擊經濟犯罪案件菁英中的菁英。

今年六月十五日,葉素菲無預警的向法院聲請重整,張思標在第一時間獲悉後查覺不對勁,當天緊急與台北縣調查站聯繫後,決定對葉素菲進行「行動監控」。「那十二天(葉於六月二十六日被下令收押),葉素菲的行蹤,和哪些人碰面,我們一清二楚。」台北縣調查站幹員說。
行動監控、限制葉素菲出境、發動搜索,都是由張思標報請檢察官發動,張思標可說是博達
案之外的「苦主」,為了追這個案子,他還曾有一個星期睡在辦公室五夜的紀錄。

張思標在忙什麼?「他忙著幫葉素菲找錢。」張思標的同事打趣說,葉素菲搞不見的錢(指蒸發的六十三億元),張思標得要幫她找出流向。當然,張思標並非獨力作戰,整個經濟犯罪防制中心都是他的奧援。「我們打的是團體戰!」李錨說。

驚!
博達案扯出龐大假發票集團

有趣的是,經濟犯罪防制中心的這場團體戰,竟然意外的槓上開花,案情發展與已倒閉的「十美企業」有所連結。

在調查博達案的過程中,經濟犯罪防制中心發現此案的「人頭」問題特別嚴重,不論是以人頭虛設行號、人頭發票,案情中到處可見。李錨說,世界各國都有人頭問題,但不像台灣這麼嚴重。

博達案的錢,跑到哪裡去了?順著這個疑惑,經濟犯罪防制中心對博達的每筆大額(超過一百萬元以上者)資金展開鋪天蓋地的追查,結果發現博達做假帳的手法,是利用人頭公司購買與實際交易不符(發票記載交易項目與實際物品不同)的情形。再經進一步追查,博達涉嫌所買的「假發票」,源頭指向發原、福盛餘、洛美俐等公司所組成的假發票、真逃稅涉嫌集團。

當博達的假發票源頭浮現「福盛餘」這三個字時,眼尖的經濟犯罪防制中心調查員立即有所警覺。原來,在去年底突然倒閉並下櫃的十美企業掏空案,經調查局南部機動組偵辦後,發現十美董事長許進忠(案發後攜妻匿居泰國,其妻許林秀滿於八月六日被當地歹徒從泰北美賽縣擄至緬甸境內,後以四百萬元新台幣獲釋,許進忠隨即離泰,現行蹤不明)也是向這個集團大量購買假發票,涉嫌掏空公司。

南機組偵辦的這個案子,也陳報到經濟犯罪防制中心。因此,當張思標等幹員發現「福盛餘」也涉及博達案後,懷疑這個龐大的假發票集團專門向上市、上櫃公司兜售假發票,目前查出的犯罪金額已經超過三百億元,而且,逃漏稅、假買賣金額的數字還在竄升之中。

在這個重大發現的研判基礎下,經濟犯罪防制中心決定來記「回馬槍」,掉過頭來全面清查這個集團所賣出的每張發票,有多少流進了上市櫃公司。如此一來,有哪些上市櫃公司有問題,將可逐一現形。

這個台灣歷來最大規模的假發票集團的「業績」,被調查局查出也有博達的「貢獻」。其實,當張思標把博達案情做成分析並彙報後,經濟犯罪防制中心上上下下相當的扼腕。因為,他們早已提出了警訊,甚至連對策都研擬出來了。

九十一年十一月二十日,鑑於美國「安能事件」、「世界通訊事件」接連爆發做假帳醜聞,嚴重衝擊美國股市及經濟成長,李錨因此特別召開了一場「公開發行公司財務報告做假犯罪問題探討與防制」研討會。

精!
經濟犯手法翻新,精益求精

當天,出席者的財政部證期會副主委丁克華、勤業會計總裁魏永篤、政大金融系教授殷乃平等產官學界達成四點共識:政府應加強監督且有效管理、會計師應有道德勇氣揭發財報做假、官方及會計師應統合力量、修法加重財報做假的刑度。不料,在距離四點共識之後的一年七個月,博達案爆發。而且,經濟犯罪防制中心當時就認為,博達案只是第一例。果然,訊碟案接踵而來。

博達案、訊碟案的犯罪手法,都是利用境外帳戶操作「可轉換公司債」或「應收帳款」的融資,造成簽證會計師的查核漏洞。

面對台灣經濟犯罪的境外化,調查局有利器、也有法寶。利器,是調查局有一群菁英;法寶,則是參與國際「艾格蒙聯盟」。

「艾格蒙聯盟」是全世界最大的國際防制洗錢組織,由各國的金融情報中心組成,標榜資源共享,藉由國際合作共同防制洗錢犯罪;調查局的「洗錢防制中心」已於八十九年六月與艾格蒙聯盟完成連線,成為第二十九個完成架設聯盟安全網路的會員國,也是少數承認我國國籍的國際組織。

「博達案資金的真相,遲早會出來!」接掌經濟犯罪防制中心甫滿六年的李錨表示。台灣經濟犯罪新形態的博達案,這一仗,經濟犯罪防制中心不能輸,也輸不得,否則後患無窮。李錨要用博達案來殺雞儆猴,讓博達案不再有翻版。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