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WI or DUI

酒醉駕車

在美國酒醉駕車是犯罪行為(criminal offense),輕則停止或吊銷駕駛執照(suspend or revoke the driver's license),重則判刑。若因酒醉駕車撞了人,置之不理,逃之夭夭,那就是hit and run,更要罪加一等了。四年前,華府的一位女律師因打行動電話(cell phone or mobile phone)給她的事務所,沒能全神貫注開車,把一位年輕韓國女孩撞死,因為車禍發生時,肇事者沒有停下來救傷,後來這位女律師被警方逮到,死者家屬控告肇事者hit and run致人於死。最近這場打了四年的官司終於判決,女律師得賠償被害人的遺屬200萬美元。這僅僅是「補償性的損害賠償」 (compensatory damages),不是「懲罰性的損害賠償」(punitive damages),已是如此嚴重,若是酒醉駕車把人撞死,然後一走了之,即是hit and run,那就罪上加罪,可科以punitive damages,賠的錢就更多了。

酒醉駕車的英文說法是driving while intoxicated或driving under the influence,縮寫為DWI or DUI。後者雖只說under the influence,沒有指明alcohol(酒精),但大家都知道,不須明言。這裡的influence,也包括drugs(毒品)在內,因為吸食hashish or pot(大麻煙),也可使人high(高度興奮)而駕車失事。

美國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Sen.John Edwards(愛德華茲參議員)的老弟威士利(Wesley),十年前有過DUI的紀錄,但一直沒有到案。等到他老哥成為凱瑞(John Kerry)的競選夥伴,Wesley Edwards也成了名人,於是媒體把他十年前DUI的前科抖了出來,害得他不得不自首,以免影響他哥哥的選途。新聞報導說:John Edwards's brother turned himself in on a DUI charge,10 years late.(愛德華茲的弟弟威士利,為十年前酒醉駕車的控罪自動到案。)威士利並沒有認罪(pleaded not guilty),法官則裁定他以5,000元美金交保隨時候傳,並規定他不得喝酒或無照駕車。威士利的紀錄實在不良,早在十四年前他已有三度酒醉駕車(drunken-driving)的判刑紀錄,而被「永久吊銷駕照」(had his license permanently revoked)。

除了DWI or DUI之外,另有MADD的英文縮寫,也和酒醉駕車有關,它代表的是Mothers Against Drunk Driving(反對酒醉駕車的母親們)。這些母親們多因DWI or DUI而喪失了愛子愛女,對DWI or DUI可說是深惡痛絕,因此成立了MADD的草根性組織,目的在stop drunk driving
and support the victims of the crime(阻止酒醉駕車,聲援此一犯罪的受害者)。

那些因健康或怕喝酒誤事而戒酒的人,美國的俚語說他們是on the wagon,至於滴酒不沾的人,則叫teetotaler。那些觀看政治風向,而搶搭某一政黨車隊的人,則是jump on the political bandwagon和on the wagon的意思完全不同。但DWI or DUI有其政治後果,可從愛德華茲老弟的例子中見之。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