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錢不是問題中國企業全球尋找購併對象

現在中國大陸的企業在國際市場上或許知名度遠不如微軟、奇異、通用汽車等跨國大企業,不過幾年後情勢或許會大幅逆轉。

過去幾年,各大跨國企業競相透過收購大陸公司,或是與大陸企業合組公司,進入中國市場的消息時有所聞。但是另一方面,大陸的企業也透過與外資合作來壯大自己,擺脫過去體質羸弱,不堪國際企業大軍壓境的形象。

舉凡汽車、鋼鐵,甚至最近的銀行金融業,大陸的企業無不希望藉著注入外資血統,脫胎換骨。

轉變:
大陸企業轉守為攻

不過現在趨勢開始轉變,大陸企業也採取更積極的策略,開始收購海外企業,朝向跨國企業發展。

就在九月下旬,大陸的中國石化集團敲定以五億四千九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一百八十六億六千萬元)購併南韓的仁川煉油(Inchon Oil),雙方已經簽下最後協議,預定在二○○六年上半年完成合併。一旦合併完成,這將是第一起大陸企業收購外國石油公司的購併案。

而在十月初,大陸最大的上市煤炭商——兗州煤業也宣布,已經收購澳洲新南威爾斯的南田煤礦,價值約二千三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七億八千二百萬元)。而根據兗州煤業高層所言,這僅是該公司在海外尋找的眾多收購計畫之一。

此外,中國五礦有色金屬公司也與全球第三大鋅礦廠商,同時也是全球第九大銅礦生產商——加拿大的礦產業者諾蘭達(Noranda)展開協商,計畫在十一月前達成協議,以約五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七百億元)買下諾蘭達。如果成功完成收購,將是大陸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宗海外企業購併案,也是大陸企業首次收購股票在美國上市的公司,而這卻只是五礦海外收購的第一步。

南韓大宇集團在亞洲金融風暴中不支倒地,旗下的雙龍汽車也因為債台高築而被債權人接管,積極尋求買主,因而引來兩家大陸汽車業者的搶親大戰。最後藍星集團因為價格問題,黯然退出爭奪戰,由上海汽車出線,取得優先承購權,並計畫在十月底前簽署最終協議。如果一切拍板定案,將是大陸汽車業者首次海外收購行動。而除了雙龍汽車之外,上海汽車最近更與合作夥伴——英國的路華汽車(Rover)協商,計畫買下大宇汽車的波蘭廠。

原因:
藉由購併取得技術

從這幾個例子可以發現,展開海外收購的大陸企業,大多屬於汽車、能源與原物料等產業。匯豐控股負責企業投資銀行的主管之一杜紹基(John Studzinski)就指出,大陸能源、電力、電信和科技類的企業購併活動將最為活躍,因為這些企業希望透過購併,取得技術和研發資源,而未來企業海外購併的腳步會比多數人所預期要來得更快。

根據統計,截至去年底,大陸國營石油公司已經在海外的油田與天然氣投資六十多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兩千億元),為急速成長的內需提供支援,而現在更進一步透過收購海外資產,來確保天然資源供應無虞。

根據大陸的官方數據,大陸企業截至九月下旬的海外投資金額達一百九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六千四百億元),而去年一整年也只有二百二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七千四百八十億元),刷新去年紀錄觸手可及。雖然大陸對外投資遠不如動輒上千億美元的外資對大陸直接投資,但隨著大陸的外匯存底節節攀升,今年一至七月已經達到四千八百三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十六兆四千二百億元),創亞洲第二高。拜此之賜,這些企業的荷包滿滿,只要看準標的,收購金額通常不是問題。

此外,政府一反過去設法阻止企業利用外匯投資海外的態度,積極鼓勵企業向外投資,企業與政府之間的密切關係也成為一種競爭優勢,使得大陸企業在海外從事購併時可以得到政府的融資支持,而無後顧之憂。

種種優勢讓大陸企業在收購談判中占了不少便宜,得以和外資企業平起平坐,不管是合組公司或是談判收購,手中都握有更多籌碼。

隱憂:
缺乏跨國經營人才

不過現在油價和大宗物資的價格不斷飆漲,如果未來幾年相關產業發展不如預期,花大錢之後的購併效益也要大打折扣了。

此外,分析師也指出,多數大陸企業仍屬國營,且普遍缺乏跨國企業的經營人才,可能會使得海外購併腳步不如預期。

但相對來說,藉由購併海外公司引進新血,取得國際企業的管理經驗與人才,提高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這也是吸引大陸企業積極海外布局的另一個因素吧!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