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篇/隔空論戰,台灣廣告人槓上高汀

只見片面 未窺全貌

紫牛一書今年初在美國出版, 立即在行銷界和廣告圈引起討論。 作者高汀強烈質疑廣告工業 和電視工業的運作模式, 甚至批評每年花大筆預算做廣告是笨蛋; 對於高汀的「踢館」, 台灣廣告人的回應又是什麼? 他們又有哪些不同的解讀觀點?

所有東西都有兩段,一段是產品的價值,第二段則是讓別人充分感受到價值的創造、和價值的傳播溝通,完成價值認知,也就是last mile,企業思考從第一段出發,廣告行銷思考從第二段出發。好的東西如果沒有完成最後一步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