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經國的預言紀事

評論剛過世不久的政治領袖,很不容易。不只他弟子還在,老百姓對他的愛憎短時間也無法釐清。愛他的人,不太容許歷史學家無情道出他的缺點;恨他的人,也容不下個好字。甚至評論者本身,也被迫活在蔣經國的愛恨結構裡,或者愛得過頭,或者憎得過頭,也許畏懼得過頭,也許景仰得過頭。

十五年前,一九八八年一月,蔣經國血崩而死。闔眼之前,血濺直噴,快到一旁搶救的御醫們,個個噙著眼淚。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