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只鑽戒

我的母親剛過世。好好的一個人,一天之後,躺入一口木箱子,結束一生。

我不知道是否老天弄人!前一天,我與同事李采洪討論這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時,我說,活了三十幾年,我其實沒有很接近過死亡。話才說完,母親就走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