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可饒,叛徒無赦

張學良的口述歷史公布,卻避談大家最感興趣的西安事件,他的說法是「宋美齡不說,我也不說」,這句話流露出一種對本身信念的忠誠與執著。今天我們習慣於「爆料文化」,先講先贏,為了一時的得失可以爭得面紅耳赤,因而很難理解為什麼張學良到了人生最後階段,既無斧鉞加身之威脅,其實也不在乎多活幾天的時刻,仍然執著「不說」?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