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夢誰先覺

當一個公司的領導層,永遠只是政治酬庸的演員,我們如何能期待它找到經營的方向,對於公司內絕大多數兢兢業業的員工,又是何等的殘酷與不公!

兩週前才從香港回來。訂機票的時候,新加坡的秘書問:「那班是華航,可以嗎?」「當然沒問題!」回答時我想到華航工會的好朋友,以及空服員親切的笑容。

其實對華航的印象並不總是好的。二十多年前初出國門,華航的空服員給社會大眾的印象仍是驕驕子與驕驕女,而窮留學生的情感又特別脆弱,大家口耳相傳,相偕不坐華航給自己找氣受。一九九七年回亞洲,在亞太區域間飛行的次數多了,漸漸感受到華航的新氣象。只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