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品書店董事長吳清友的生命哲學

「台灣人失去了面對逆境的韌性」

一九八八年至今,吳清友曾有二次心臟病發作,今年七月他面臨的第二次發作,讓他覺得這是上天要他修完人生功課;他認為每一個人都應找到自己生命的重心與存在的意義,如果找不到,就將利他與服務他人,列為生命的信仰,至少為自己的存在尋找一個合理性。

「台灣人失去了面對逆境的韌性」 (攝影者.駱裕隆 )

在平順的生活裡,有時我會刻意去創造一些挑戰性的逆境。一個大的好奇,想去觀察生命形態,想將自己抽離,去看自己在順境中怎樣,在逆境中怎樣?每個人在面對逆境或社會亂象時,因應方式是不同的,那種不同,也正顯現生命質地的差異。

我對台灣的整個未來是樂觀的,但我覺得台灣這幾年富裕起來之後,社會與個體生命失去了面對逆境或挑戰所應激發出的意志力或生命的韌性,長期而言,這對我們是不幸的。

我從不認為持續性的成功是一蹴可幾,它必須累積很多專業經驗、克服很多困難,培養成熟的思考能力與智慧、並在團體中獲得被信賴的人格。我記得在二十多歲時,就很確定自己在三十五歲以前,擺第一的事情不會是賺錢,而是藉由工作的磨練,建構未來生命發展的基礎。這與許多時下的年輕朋友可能不同。為什麼呢?因為我年輕時工作地方匯集一些優秀的人才,憑什麼比別人更能成功?比學歷、比年紀,比任何可以成功的條件,我都不具優勢,上天憑什麼特別照顧我,讓我年紀輕輕就賺大錢?所以我很擔心社會流傳的一句話,叫做「愛拚才會贏」,過分強調拚與贏而忽略有為有守的過程,是容易誤導民眾的。台灣今天有一部分混亂的情況出現,或許也與這有關。

...本文未結束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