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年輕人,要自由不要工作

川原孝(Taka Kawahara)其實並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成為「自由工作族」。他曾在北美洲念過書,在日本時經歷過兩年大考、小考不斷的噩夢,當時每年惡補四、五個小時,才能勉強及格,大學時舍監管太嚴,自訂一套斯巴達式紀律,讓學生練習適應畢業後進入傳統大公司要過的鋼鐵般生活。但是他並未像其他同學一樣,畢業後進入日本大銀行、商社或保險公司工作。當同學紛紛剪掉長髮、洗去染髮、穿上西裝去應徵時,他還是喜歡玩樂器,堅持只打工,在餐廳當小弟或當電話行銷人員。日本年輕人很早就開始為進入一流大公司而準備,而川原孝說:「人與人比來比去,沒有意思。」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