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敬思在台灣工銀悶了十四個月

「我開了十四個月的門,每天早上十點半以後,幾乎就沒事做了,連我的秘書都無聊得要上Internet……」,這是梁敬思在台灣工業銀行的四百多個日子。

於是,梁敬思在一月底毅然的辭去了台灣工業銀行副總經理的職務。一句「水土不服」,道盡了外商銀行系統與本土金融機構間的文化差異。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