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江湖

求學時,「新聞學」老師留給我們兩個字讓我記憶至今,那就是「厚道」。

當記者的人多少都有使命感,「御用記者」讓人不屑。但是,頂著尚方寶劍批判事情時,有的記者顯得刻薄。這些年,我常在新聞天平的兩端尋找平衡。當我們拿放大鏡觀察公眾人物時,要理直氣壯,要嚴格審視。但是,夠不夠厚道?

處理這一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誰「殺」了經濟部長?〉其實,我也陷入了同樣的沉思。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