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船

世紀末,「美好年代」(La belle epoque),巴黎緩緩地漫步於頹廢的風格裡。那年代,沒地鐵,沒公車。沿著塞納河滑駛的小客輪,望著路道上的馬車,車裡可能正坐著一位頹廢思潮的詩人,「煙視媚行」,將墮落的情緒、瘋狂、恐怖、夢囈、神秘,一一入詩。而象徵著二十世紀現代化的艾菲爾鐵塔,傲然矗立於古老的首都,漠視著來自各方的猛烈批評。文學家如莫泊桑曾痛罵艾菲爾鐵塔是功利主義的象徵,破壞了「美好年代」巴黎的幽雅;鐵塔設計師給他的回答,「這是敗落巴黎的新出路」。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