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冏男孩到血觀音,把台灣金權遊戲拍成片

專訪〉算命桌旁長大的金馬獎導演楊雅喆

從小,他看著只有一隻手一隻腳的爸爸為人算命,
算命桌就是他的書桌,世間上的愛恨情仇、生老病死,
他從小聽在耳裡,化成對角色情感的細膩琢磨。
他,是拿下本屆金馬獎三項大獎的《血觀音》導演楊雅喆,
也是一個專注於反抗的人。
「在這個社會裡,沒有人是局外人。」

電影、電視導演 楊雅喆

電影、電視導演 楊雅喆(攝影者.陳宗怡)

跟四十六歲的楊雅喆聊金馬獎,他從「為什麼要穿西裝」說起。

「我(金馬)穿的那件外套要八萬多(元)欸!」楊雅喆說,好多品牌要他穿戴自己的產品,但除了要小心翼翼保管,還要花至少一天試裝、取衣、歸還。他嚷嚷,為什麼要為「形式」,花這麼多心力。採訪那天,他拍拍身旁那件五年前買的三萬塊西裝,他宣示,「我只穿了十次。」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