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醫罹癌告白 穿上病袍只能被宰?

年輕耶魯名醫正要攀上事業高峰時,發現自己罹患癌症,
當自己從醫人變病人,反對醫病關係的角力掙扎,有更深的反思。

我翻看一張張斷層掃描片子,診斷不言可喻:肺臟滿布腫瘤,有一葉肝臟被侵蝕。癌症,擴散極廣。我是神經外科住院醫師,過去六年來,這類片子我看過無數次,即使希望渺茫,也試圖從中找到某種治療方案。可是,這次不同:我看的是自己的片子。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