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話如何讓人相信

我人生的第一個官司,是家族世代耕作的一塊山坡地,從曾祖父開始,我們就是佃農,地主的子孫,傳了幾代之後,竟然說我們家族侵占,我不得不代表家族提起確定租佃關係之訴,當時我委託了一位在社會上以公義聞名的律師代表出庭應訊。

沒想到這位律師竟然是一位說話結巴,口條不好的律師,看到他出庭時的應答我真是擔心,對法官及對方律師所提出的問題,他經常結結巴巴,說不清楚,我都想替他回答。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