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做敢當,敢愛敢恨

沒電、沒水,冷,不能刷牙洗澡,八十個陌生人擠在一起睡。台灣黑熊在外面,台灣水鹿在不遠處,小老鼠在床下窺伺。半夜,摸黑走山路到湖泊邊,裹著睡袋等日出、等湖水變寶藍。

在三千公尺的高山上待了四天後,捨不得的回到都市,繼續繁忙。

下山後的第一杯茶,是與一位資深的企業領導人小聚。好久不見,交換近況,前輩分享變革管理的實戰,還有他個人的「四敢」管理心法:「敢做敢當, 敢愛敢恨」。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