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願儀式

該怎麼形容我?我是「親人出遠門,縱然在我脖子上掛了大餅,但我都會餓死。」意思是,離嘴稍遠的餅,都懶得伸長脖子去吃。說穿,就是一個字:懶。

像我這樣個性的人,去年起,開始每晨走山一小時,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不可思議。揮別蛇年,最值得一書,也莫過於此事。為何有這麼大改變?話說兩年前的農曆新舊年交際時,外面鞭炮聲隆隆,我獨處,讓自己的紛雜沉澱。跟自己對話。讓腦袋空白成為一張卡片,靜靜的感受自己的心理狀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即可直接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