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一根魚翅」

這是一個沒有魚翅的新年。

自從我的生活相對安定之後,我們家的冰箱就從不缺魚翅,每年過年前,我都會到迪化街備貨,香菇、鮑魚、魚皮、魚翅,總要把冰箱塞滿,那是半年的量,尤其是魚翅,那更是一種生活滿足的象徵。

年初二的家族聚會,一大鍋魚翅,每人都可分到一碗,而佛跳牆中,更是滿滿的散翅,這讓我自己對童年那「一根魚翅」的記憶得到補償,也像對我一年工作辛勞的回報。

童年時尋覓「一根魚翅」的記憶太深刻了。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