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址之信

朋友從苗栗寄一張明信片到商周給我,但地址不完整,只寫:「台北市民生東路,王文靜」。神奇的是,我竟然收到了。我不是馬英九總統,也不是張忠謀董事長,不具備高辨識度的上班地址,但郵差先生讓一位平凡老百姓──我,有一個意外與感動的驚喜。能收到這張沒有地址的明信片,我太不可置信,開始好奇它如何被送抵,以及是「誰」讓這件事發生。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