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一個動作的醫院

我父親的老家在杭州郊區,我的老家在台北縣郊區。從我小到大,他在「我的老家」跟我說了上千遍「他的老家」的故事,從西湖邊的魚、保叔塔與雷峰塔的不同、被淹沒於湖底的故居……。最近,我再度陪八十五歲的他回老家探親。以他三度中風的身軀,這項計畫讓人忐忑,而我也太大膽了。但看到父親渴望的眼神,我的勇氣也就莫名而起。雖然他老了,在風燭殘年中,他還是希望能依照自己的意志去做些事。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