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愚公

這幾天我在北京聽課,乖乖的坐了三天兩夜。 我與一群原本多站在台上講話的企業家同處一室,大家抹去名片的頭銜,安分變成台下的學生。台上的講師沒有顯赫的學經歷,卻有強烈的使命感與執著,這課程,他講了十九年、五…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