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決定人類命運的 總統大選

現在,我們都是美國人。我的意思,並不僅僅是指美國的統馭形塑了我們生存的世界。我們生存的世界是由美國人,或者更確切的說,是白種美國人(Anglo-Americans)所塑造的世界。美國將繼續發揮巨大的影響力,但美國會如…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