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

有這麼一群人,為了自己與家人的健康,為了對大地的承諾,不計成本代價、不計個人毀譽,投注大量心血,只為堅持一個無毒家園的夢想……

陽明山上一座遺世獨立的菜園,種著有機蔬菜,這座菜園的擁有者是中信集團辜家,辜家餐桌上的蔬菜,就從這個菜園送到家裡。開發金控總經理辜仲在外面餐廳用餐大多不吃菜,就算有吃,也只是一、兩口。 因為,曾經任職台灣氰胺公司的大華證券總經理王貞海私下告訴他,市面上的蔬果有過量農藥,有時南貨北送為了菜色好看,上車後還不忘多噴一點。辜仲被嚇到,從此以後,他不敢再吃市場的蔬菜。 起初,他託王貞海的司機從泰山老家運來自種菜,後來,他乾脆囑付自家傭人種菜。除了自家菜園的菜,他就是買好市多(Costco)的洋萵苣,中午在辦公室切來吃。洋萵苣來自美國,因為美國農夫用藥需要執照,吃得比較放心。他半開玩笑說,現在很怕死! 另一幕場景。 「醫生,這個菜我們自己吃的,沒有放藥,安心啦!」新光醫院腎臟科醫師江守山有一次收到一份禮物,那是一個農夫病患送來的菜,農夫好心說明「自己吃的菜」是沒放藥的,讓江守山啼笑皆非,也當頭棒喝。因為,這位農夫病患其實正是部分菜農的縮影。他們種菜分內與外,賣到市場上的菜,為了好看、好賣,大量的噴灑農藥;但是自己吃的私房菜,就不灑農藥。 農夫種菜、消費者購買,本來,這是專業分工的社會。曾幾何時,社會悄悄變貌,農夫不敢吃自己種的菜,有錢人不願買市場傳統販售的菜。隨著資訊透明化,食品生產者或銷售者的「黑心面貌」一一被揭發! 除了殘餘農藥的農作物,還有毒鴨蛋、有孔雀綠的石斑魚等各種黑心食品。今年七月間,行政院消保官在台北縣樹林發現標榜「不含防腐劑」的冬瓜茶,用冬瓜精、糖精、香料、色素、防腐劑煮開後,倒入大水塔和生水攪拌,用塑膠水管送到包裝機裝袋出售。 曾幾何時,消費者對食品生產者的信任,開始鬆動。根據農委會統計,去年,台灣的農藥使用量達九千七百零三公噸。也就是,去年平均每個台灣人消耗掉○‧四公斤的農藥。於是,像辜家這樣,台灣社會金字塔頂端的富豪,只好「自力救濟」,請人種菜。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