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碼高鐵,於公於私都沒退路

再挺殷琪?鄭深池天人交戰

高鐵籌資不順,為何交銀董事長鄭深池一面說高鐵違約?一面又要依規定撥款融資高鐵?高鐵一旦蓋不成,誰最著急?

在高鐵700T試車儀式,五大原始股東中,僅殷琪獨撐大局面對外界質疑。

在高鐵700T試車儀式,五大原始股東中,僅殷琪獨撐大局面對外界質疑。 (攝影者 . )

民國八十七年七月二十三日,穿著一襲黑色套裝的台灣高鐵董事長殷琪,與當時交通部長林豐正簽定台灣高鐵BOT案合約,東元集團董事長黃茂雄、太平洋電線電纜總經理孫道存、富邦產險董事長蔡明忠(現任富邦金控董事長)、長榮航空董事長鄭深池(現任兆豐金控董事長)及殷琪等五人並列一排、齊聚一堂的景象歷歷在目。

興建七年 高鐵試車四虎將無一現身

時隔七年,在一月二十七日高鐵700T列車試車儀式上,坐在第一排的殷琪仍是一身黑色裝扮,身旁的是台灣新幹線株式會社會長佐藤和夫,身後則是執政黨立委王拓、國民黨立委王昱婷等民意代表,反倒應是殷琪後盾的「高鐵四虎將」卻無一人現身。

高鐵興建七年,人事已非,原始股東中,太電集團爆發財務危機,無力再投資高鐵。當年在長榮集團主導高鐵投資案的鄭深池(張榮發女婿)淡出長榮權力核心。而這場殷琪獨撐大局的試車儀式,被外界解讀為原始股東無力或無意願再投資高鐵。

不管殷琪和原始發起股東的關係是否生變。高鐵董事侯貞雄說得最中肯:「他們(指高鐵原始股東)有沒有來,跟關不關心是不一樣的,錢投下去最關心!」如果用「錢投下去」來看,對高鐵BOT(興建、營運、移轉)案最關心的,不是原始發起人,而是原本理應不用出錢的政府。

增資案中,大陸、富邦、東元共投資五十億元認購特別股,政府以一百六十億元認購特別股,是原股東的三倍。

台灣高鐵所提供最新高鐵股權結構所顯示,九百零五億資本中,五大原始股東以兩百三十億元,持股二五‧四三%,政府持股一六‧○一%,其他法人股東投資三百八十億元,占股四一‧九八%,及其他自然人股東,占一六‧五八%。

表面上,政府僅投資一百四十五億元,包括行政院開發基金三十億元、台糖五十億元、臺銀、土銀、合庫三銀行共六十億元及中央信託局的五億元,持股比達一六‧○一%。事實上,有交通部官員透露,加上各官股銀行和國營事業等認購高鐵特別股,政府持股已達四成,投入高鐵資金總額約三百七十億元。比五大原始股東還要多。

政府角色 從零出資演變成最大股東

高鐵從當初強調「政府零出資」,至如今政府成為最大股東,顯示這個政府第一個重大工程BOT案,已失去BOT精神。

BOT的精神是民間興建、營運,再將高鐵移轉給政府,而且,政府投資比率不得超過二○%。但政府當初卻輕易採信台灣高鐵的「政府零出資」、「高鐵在財務上不用政府幫忙」的承諾。當時交通部長蔡兆陽還很高興的說,政府不花一毛錢,就有一條高速鐵路。

即使台灣高鐵公司澄清,「出資」和「投資」不同,出資是政府拿錢出來補貼,拿不到股票;投資則是政府可取得股票、取得董事席位,參與公司的營運及分享公司盈餘。

但這樣的說法,仍很難平息外界的批評聲浪。至少,「高鐵在財務上不用政府幫忙」的牛皮早就破了。例如,高鐵幾次增資中,如果不是官股銀行和公營事業幫忙,增資很難過關。九十一年第一次發行特別股時,台銀、交銀、中國商銀等八家官股銀行和中信局,就認了一百六十億元特別股。

對高鐵而言,每一次的增資,也是銀行團貸款可以入袋的保證。因為,根據高鐵和銀行團的協議,高鐵自有資金和貸款金額的比例是二五比七五(原為三比七),也就是,高鐵每增資二十五億元,銀行團就要撥款七十五億元貸給高鐵。

但是,高鐵從民國八十八年起開始十次資增案,至少五次因無法在原定時程內募資成功,而向聯貸銀行團要求拉長募資期限。最近一次就是去年底前要增資七十五億,但只募到十五億元,其餘六十億元則延後到今年三月。

工程停擺 逾兩千億貸款即全民風險

在高鐵增資過程中,兆豐金控董事長鄭深池的角色最特別。當年鄭深池在長榮集團主導對高鐵投資,隨著鄭深池淡出長榮,長榮除了原本投入的二十五億元,不再增資。

但後來鄭深池擔任兆豐金控董事長,兆豐金控旗下的交通銀行和中國商銀,不但是高鐵聯貸銀行團主辦銀行,又在九十一年合計認購高鐵四十億元特別股,成為高鐵的股東,「默默支持」著高鐵。

檯面上提供資金,檯面下,鄭深池對高鐵也出力甚多,據了解,鄭深池不但提供企業名單協助殷琪尋找金主,甚至,殷琪與陳水扁總統、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會面,都是鄭深池牽的線。

對於高鐵去年底增資進度落後,鄭深池雖說「已屬違約」,但卻又同意高鐵調整增資時間表,屆時將按實際增資進度撥款。

從投入金額來看,高鐵一旦蓋不下去,受害最深的,不是原始股東,而是政府和銀行。原始五大股東至今共投下兩百三十億元,總承包(含聯合承攬)高鐵工程金額將近千億元,其中光是大陸工程就已經承包四百九十五億元(含聯合承攬)的工程,預估獲利為三一‧四五億元。
但政府直接、間接已投資三百七十億元,銀行團至今共融資給高鐵二千二百六十九億元。可以想見,一旦高鐵蓋不成,銀行團二千多億元的債權也難以確保。對於銀行貸款給高鐵可能產生的風險,知名政論節目主持人陳文茜即指出:「所有風險不是由這些銀行的董事長來承擔,而是由金融重建基金來打消呆帳,換句話說,這些全都是全體老百姓風險。」

簡單地說,一旦高鐵蓋不下去,最該著急的,不是原始股東,而是政府和銀行,這大概也是陳水扁總統一再力挺高鐵的原因吧 !

*五大股東不投資特別股,是利益迴避?

高鐵發行特別股,五大股東卻不捧場,為什麼?

高鐵公司副總經理江金山說明,特別股就是比普通股優惠,第一、二年保證利息五%,第三、四年沒有利息。高鐵發行特別股就由原始股東吃下,「我們會因圖利自己而被別人打死。」
所以高鐵募集特別股時,一定向外尋求投資人,外面未認足部分,原始股東再去認足。原始五家發起人並未規定要平均分攤,而是共同責任,誰要多認、誰要少認,誰有困難不能認,這五個發起人必須一起承擔責任。

一旦高鐵玩不下去,由政府強制收購,後果是如何?

江金山認為,這對股東是很大的損失,因為強制收購,是每一個工程發包、付每一個款項出去,都是由政府來驗收,而且根據必要且堪用的原則。但高鐵一個月薪水要上億元,這些政府都不會出錢。而高鐵所有做好的工程是抵押給銀行,政府收購的價錢也是償還銀行貸款。
(文●姚惠珍)本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