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領導

共有 10000 則相關文章

吉井理人 | 2024.01.19

這是我加入職棒第三年,首次拿下一軍勝投那天的事。 我在比賽後回到宿舍,內心仍充滿亢奮的情緒。在食堂吃晚餐時,曾經指導過我的二軍教練,這天偶然在同間宿舍下榻,因此也出現在食堂吃飯。他看到我之後,就用盛氣凌人的口吻說:「雖然僥倖贏了,但今天的投球內容完全不行啊。」 接著,他單方面指責如果不這樣子不行,不那樣子不行的說教就開始了。我原先心情正好,還一邊陶醉在一軍的勝利中,一邊享用著餐點,卻碰到二軍教練自顧自地發表長篇大論,惹得我非常不爽。不過,教練就是教練。 「算了,他是二軍教練,也沒辦法。」 儘管默默耐著性子聽,但這個「教學」過了10分鐘、20分鐘,都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我的怒氣達到了臨界點,忍不住將筷子摔在桌上,站起來打翻了餐盤。 「你這傢伙,在幹嘛!」 現在想想,這不是頂撞,只是單純發洩而已。但遭到年輕人忤逆,使得二軍教練勃然大怒,一邊喊著「幹什麼,什麼態度!」一邊開始朝我身上揍。 因為覺得自己確實有對不起二軍教練的地方,所以即使被打個3拳左右我也就忍了下來。但是二軍教練似乎打我打上癮似的,使我在不知不覺間握緊了拳頭。數到被打了十幾下後,我再也忍不下去了。 「喂! 你搞什麼!」我衝向二軍教練,認真想要扁回去。這時,旁觀的前輩從後方架住了我。 「別這樣!」看起來前輩們早就預料到我會回擊,所以一直做好準備,以便隨時都能阻止我。那次事件就這麼收場了,我被前輩幫了一把。 不管是什麼理由,選手對指導者出手,就是選手的不對。我能沒被球團炒魷魚,達到後來的棒球成就,都要多虧前輩的機伶反應。 只能說兩邊的溝通方式都太糟糕,無法傳達出本意,才會落得如此難堪。二軍教練的意思,是要告訴拿了首勝而得意忘形的我,職業的世界可沒有這麼好混,要更加謙虛學習才行吧。事到如今,我能夠體會這種心情。 因為教練拙劣的溝通,使得許多選手喪失了熱情。 在剛剛的例子裡,應該要先對拿到首勝的我「誇獎」在前。接著再開始詢問,瞭解選手對於比賽中的投球有什麼看法。而教練自己的意見,則放在這之後才講。有了先前兩階段的溝通,選手就能聽進教練的話。 「多餘的話語」將擾亂注意力 球員生涯來到晚年時,我的心態已經變得堅強。身為一個老手,我有著無論教練講出什麼奇怪的言論,都能不為所動的自信。 有次賽前,我像往常一樣到牛棚熱身投球。狀況算是馬馬虎虎,稱不上非常好,但也不差。 在旁邊站著的教練看著我投球,頭歪了歪。過一會兒,他走到我的旁邊。「阿吉,你以前就是這樣投球的嗎?」 這句話產生了影響。我原先感覺沒什麼問題,但就是在意教練的這句話。以為不管被講什麼,都不會產生動搖的心,如此輕易的就崩解了。 「跟平常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進入牛棚後,我開始進行模擬對方上場打擊時的實戰演練。但因為被說了那句話,結果都在注意自己的投球姿勢,明明比賽就要開始了,我卻完全無法專注。 即使比賽開打,我內心還是在意投球動作,沒辦法集中精神對決打者。於是從第一局就慘遭痛擊,被KO下場了。 教練不能不瞭解自己話語的重量 那個教練其實沒有打算要深入分析,指出我投球動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純粹是沒有想太多,隨口想到什麼就講什麼罷了。 但是,教練不能不瞭解自己話語的重量。任何脫口而出的東西,都會擾亂選手的精神狀態。 就算是同一句話,對於年輕選手、主力選手及沙場老將,意義都不盡相同。同樣是年輕選手,能力平凡跟能力好的球員,認知也不太一樣。因為教練說出口的一字一句,都有著巨大影響力,所以必須慎重思考,瞭解選手們會怎麼解讀。 我自己也是還在學習中的教練,有時也不清楚這樣講了到底對不對。不過,我在一邊指導時,會一邊找尋在這個場合下適合的用詞是什麼。不同的選手,對同一句話的解讀方式也不同。必須觀察選手、和選手們聊過,完全掌握選手表現的狀態,才能夠做出判斷。教練得用自己的雙眼看著選手,以及說話時感受到的印象,作為該怎麼表達的依據。 有的選手屬於被痛擊後,就會陷入混亂,沒辦法好好將指示聽進去的類型。此時比起詳細的命令,選擇大而化之的鼓勵用詞,更能讓這種選手能夠放下心來,回到得以接收指示的狀態。 相對的,也有聽了詳細的指示,才能夠冷靜下來的選手,因此必須時常思考,每個選手該怎麼溝通才會有效。 使用信任對方、能提起幹勁的話語 要提振球員幹勁的時候,我都會這麼說:「好,按呢就好!」(作者原文是以大阪腔和標準日文作對照,這裡以台語替代。) 我不會用下令的語氣講「你要這麼做」,而是先聽聽看球員「你想要怎麼做呢」,在對方說出答案後告訴他「好,按呢就好」。在沒有其他預定計畫時,選擇信賴球員,將場面交給他們判斷,等於以教練的身份表示「照你想的去做就行了」。 「試看覓。」練習時我經常會這麼說。對我來講,這也包含著「接下來會如何,就端看你的表現了」的意思。選手想這麼做也好,不這麼做也罷,這句話往哪邊解釋都行。教練想將選擇權交出,讓對方充分發揮主體性,就必須在語言上下足功夫。 在標準國語裡,語感和「試看覓」、「按呢就好」類似的語句,在我的認知裡是沒有的。好比說比起「往前進」,方言的「向前行」更讓人能感受到自主性、產生自我動機,被教練強押著的感覺也會蕩然無存。知道該怎麼運用語言,引導出球員的自主性,對教練來講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原本教練和選手的「社會的勢力」就不相同。「社會的勢力」是社會心理學的專門用語,會暗中大幅影響每個人的行動準則。無論年齡還是實績,教練的社會地位,怎麼樣都是在球員之上。 但是,指導法的基本,就是要選手自己當家做主。如果教練說出強硬的用詞,會無形中強調上下關係,使得本來該站在同一陣線的教練,反倒造成選手的壓力。這點不多加注意不行。 不久前,NHK大河劇《真田丸》裡面,真田幸村說了「勞駕諸位,大展身手吧」這句話。雖說講話方式怎麼樣都行,不過選擇能夠傳達給選手,讓他們能夠自主做出行動的用詞,更是較理想的選擇。 *本文摘自堡壘文化《最好的教練,不給答案》 {DS_BOX_36794} 責任編輯:倪旻勤核稿編輯:陳瑋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