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韓劇

共有 290 則相關文章

韓民 | 2023.09.16

韓國的髒話五花八門。從最具代表性的髒話來看,有帶「狗」字的類型,有帶「屌」、「屄」等性器官的類型,也有源自過去刑罰的詞彙(例如오라질、젠장할、육시랄),還有跟染病(염병)、癲癇(지랄)、抓狂(미친)等生理、心理疾病相關的類型,以及帶有近親相姦等逆倫意義的詞彙(例如니미랄、제기랄、지기미),可謂琳瑯滿目。 ➢韓語詞典 除此之外,也有跟動物相關的、跟身體殘障或殘缺相關的,甚至有結合上述詞彙的。由此可知,韓國擁有各式各樣的髒話。也許是因為這樣,韓國還出現了廣泛蒐羅髒話的髒話大辭典。 日本幾乎沒有髒話。看日本動畫或電視劇,頂多只能聽見笨蛋(馬鹿,ばか)或傻瓜(阿呆,あほ)的髒話。馬鹿源於「馬鹿野狼」,由漢字的馬字和鹿字結合而成。馬和鹿是髒話,很可愛吧? 日文單字「畜生」的意思相當於「野獸」,卻經常被翻譯為更難聽的韓文「不得好死」。在韓文裡,野獸不過是情侶之間偶爾使用的表達方式而已(例如,「親愛的,你這個小野獸~」)。然而不得好死(젠장)源於亂杖之刑,是「應受亂杖打死」(제기난장맞을)的縮寫,意思是「讓你被亂杖打死」,如此嚴重的意思和野獸有極大差異。 日本動畫片中經常聽見的傻瓜(阿呆,あほ),也只不過是笨蛋、傻子的程度。當然還有更多髒話,例如「○○的傢伙」這種輕視對方的類型不少,然而再難聽也只是「滾開」、「吃大便」乃至於「去死」的程度。像韓國具體表示「要用什麼方法搞死你」的髒話,幾乎沒有。 不過畢竟我是韓國人,無論如何都會對韓國的髒話了解更深。 為什麼韓國的髒話那麼發達? 似乎有些人認為韓國人常說髒話,是壞人;日本人不說髒話,是好人。但文化不能用「好」或「壞」來論斷,因為文化是特定群體的人,為了適應環境,經過長時間創造出來的。 究竟髒話的功能是什麼?髒話表面上帶有攻擊對方的意涵。從字面上來看,髒話的內容大多是對對方的輕視和嘲弄、詛咒和威脅。但是髒話字面上的意義,幾乎沒有實際成真。 髒話的實質功能其實就是宣洩負面情緒。說髒話的時候,通常是因為感到挫折或失落,其中也包含了對對方的失望、背叛與厭惡,這類負面情緒對心理健康危害甚鉅。 這種時候,如果將憤怒和委屈的心情強壓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呢?韓國把那種情況稱為「心火病」。心火病是當事人無法宣洩憤怒,又沒有人可以傾訴的時候,內心產生的疾病。髒話有助於排解這種負面情緒。 第二個功能是讓罵髒話的人看起來更堅強、更具有殺傷力,可以說是一種自我炫耀的功能。這也是在兒童與成人的過渡期中建立自我主體性的青少年,某段時間經常說髒話的原因。當然,上了年紀還滿口髒話的人,在韓國也不會有好的名聲。這些人大多是缺乏情緒調節能力,或是想透過髒話來避免暴露自己軟弱的一面。 在韓國文化中,還有另一種使用髒話的脈絡。在較為親密的關係中,反到經常使用髒話。特別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他們的對話幾乎都是髒話。要是因為這樣,就以為他們彼此是仇人,想要攻擊對方,那就大錯特錯了。 換言之,在韓國文化中,髒話也是親密關係的象徵。雖然最近很少看到,不過以前市場上常有當街飆罵的老奶奶,做生意的時候經常問候顧客的祖先。一些人會故意去這些老奶奶的店鋪消費,他們期待的是髒話背後老奶奶溫暖的情意。 韓國人的「心火病」 ,不罵髒話就無法排解負面情緒 前面提到,髒話的實質功能是宣洩負面情緒,如果強壓憤怒和委屈的心情,會出現「心火病」。 DSM(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是心理學中使用的精神疾病診斷及統計手冊。自1952年第一版問世後,目前已經使用至第五版。1994年修訂的DSM—4新增了「文化依存症候群」(Culture-bound Syndrome)的分類,反映了當時心理學界對文化的高度關注。 該分類介紹在特定文化中才可能發生的25個精神疾病,例如主要發生在馬來西亞、印尼等東南亞文化圈中的衝動暴力行為Amok;出現在中國南部和東南亞地區,男性認為生殖器縮入體內會致死的嚴重恐慌Koro等。 在該分類中,也包含了韓國的「心火病」(Hwa Byung)。心火病是韓國固有的精神疾病,早在《朝鮮王朝實錄》已有相關紀錄,例如思悼世子、惠慶宮洪氏、肅宗、明成皇后等人,就曾受心火病(火症)之苦。 精神醫學將心火病定義為慢性心因性疾病,是壓抑受到衝擊後產生的憤怒或鬱悶導致的結果。心火病和誘發消化不良、頭痛等症狀的一般精神疾病不同,它會伴隨各種身體症狀出現,例如煩悶、燥熱、喉嚨胸口的鬱結等。 心火病的原因據推測為「壓抑憤怒」。在與心火病患者的訪談中,多數人都經歷過委屈的事情,卻沒能好好宣洩這樣的憤怒。心火病患者常抱怨胸口有壓迫感,這就是沒有宣洩出來的怒火。 如果說心火病是韓國的文化精神病,那麼心火病之所以出現,或許可以歸因於韓國必須壓抑憤怒等情感表達的文化相對性。在韓國等集體主義文化中,通常有克制表達負面情緒的規範,原因是不看時機、不看場合的發怒,可能會破壞團體和諧。 中國、日本人為何不會有心火病? 但是有一點相當奇怪。中國和日本也被歸類為集體主義文化,為什麼中國或日本沒有心火病之類的症狀?難道是韓國文化對情感表達的壓抑,比其他國家更強烈嗎?還是韓國人遇到更多委屈和憤怒的事情? 首先,我們必須了解心火病形成的原因,也就是「鬱卒」,鬱卒是相當具有韓國特色的情緒。鬱卒通常被翻譯為depression,不過鬱卒和憂鬱(depression)是完全不同的情緒,鬱卒不像憂鬱那樣低落和消沉,而是混雜著憤怒和鬱悶。 文化心理學將鬱卒的原因,歸咎於個人所經歷的不平等待遇(unfairness)。當韓國人認為自己吃虧或遭到不當的損失時,就會出現「鬱卒」的情緒,而且這種不合理的情況得不到解決時,鬱卒的情緒將會更加強烈。當鬱卒和鬱悶的情況得不到改善時,就會導致心火病。 例如,在過去父權文化下,難以表達個人意見或情緒的家庭婦女;教育程度較低,無法說明清楚個人狀態的底層人;以及社會地位較低,無處傾訴個人情緒的中年男性。這些人常有心火病的症狀,原因就在於此。 最後,導致心火病產生的鬱卒,本質上是非常「主觀」的情緒。主觀性可以說是定義韓國人心理素質的重要特徵。當韓國人認為自己遭到不當對待的時候,就會感到鬱卒。別人怎麼想、客觀狀況又是如何,這些都不重要。所以,在別人眼中一點也沒道理鬱卒的人,例如韓國歷史上第一個干預國政的崔順實(韓國前總統朴槿惠的親信),也可以大喊「我很冤枉」。 父權文化和教育程度較低的人,以及沒有人可以傾訴情緒的中年男性,並非韓國特有的群體,不過心火病卻成為韓國極具特色的文化精神病,原因就在於韓國人的心理狀態是建構在「主觀性」上。因為扎根於韓國人文化性格的情緒感受方式,造就了心火病。 {DS_BOX_36122} 責任編輯:倪旻勤核稿編輯:陳瑋鴻 ...

小憩 | 2023.12.28

《我的大叔》這部劇,看的時候明明很喪志,為什麼回味起來卻總感到療癒呢?這部劇溫暖了我的某年冬天。我非常喜歡這部劇,沒想到現實中卻留下一個遺憾無比的結尾。 我一直記得,大叔對至安說: 「當你知道朋友被罵,不要跟朋友說。大人們會裝作不知道,這才是義氣和禮貌。如果告訴他,他在面對你的時候會覺得不自在、會躲著你。」 至安卻這樣回他:「但那樣的話,就要時刻擔心旁人是否知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知道,覺得與其這樣過一輩子,倒不如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在廣場的大螢幕放出來還比較好呢?」 這段話彷彿是兩段相似的人生,在用靈魂對話。 幸福的活著,就是報答恩人的方式 至安曾說過:「自己接受過很多人的幫助,但大叔是唯一幫她4次以上的人。」 大叔朴東勳,看似個是正能量滿滿的人,其實是個背著道德枷鎖、負重前行的中年人。賺的錢一直供養母親、支持收入不穩的哥哥和弟弟,在建設公司的工作不上不下,妻子又外遇,卻為了家庭、孩子忍了下來。 就像東勳妻子形容他的,「他其實是個好男人,但他身上有一種孤寂感,讓他身邊的人也會覺得寂寞。」這樣一個凄涼的人,遇到同樣凄涼的李至安,厭倦受困的兩人,為彼此點燃活下去的希望。 大叔見到至安吃力的推著奶奶出門看月亮,他會在街邊等她們回家,再背著奶奶踏上陡峭的階梯,送她回家。大叔也是第一個告訴至安,奶奶可以免費獲得政府看護政策的大人,幫至安卸下身上沉重包袱。 喜歡看月亮的奶奶,用手語告訴孫女至安說:「所有的緣分,都很神奇、很珍貴,必須報答才行。幸福的活著,這就是報答。」 如此善良的大人,是現實世界需要的 編劇朴海英曾說,朴東勳是依照理想的大人來塑造的,希望觀眾看到他,能對成人世界產生多一點信心。 《我的大叔》是一部善良的大人們,一起救贖一個無助小孩的故事。然而,現實中其實沒有什麼理想中的大人,搖搖欲墜的小孩也難以獲得救贖。 當李至安離開大叔後,大叔在電影院看李滄東的電影《薄荷糖》,銀幕裡是經典的火車軌道鏡頭,男主角的絕望似乎與大叔心情重合。最終,男主角的情感爆發在一聲怒吼中。不同的是,大叔卻拿起「被李至安竊聽」手機,堅定不移的說:「李至安,給我打電話。」 編劇朴海英創造一個太美好的人設,即使自己的人生過得亂七八糟,仍依然堅持帶給他人光明的角色。 這是我唯一無法共情《我的大叔》的地方。隨著年紀增長,我發現一個無時無刻都堅守底線的「好人」,是非常罕有的。絕大部分的人都有破綻、有掣肘、有慾望。 如果能從一個人身上,感受到人的完整性,在並肩同行的過程中,領教一個「好的故事」,這已經是人與人之間不可多得的機緣了。 如果一時沒能遇到,至少要好好珍惜那些質地溫暖,有邊界感、包容心、真正具備同理心和好心態的人。即便生命際遇不同,讓彼此漸行漸遠,回想起來仍能帶給你能量或啟發。這比一味追求同頻率的人來得重要,因為能互相理解,才是我們最需要的人。 於是可以理解為什麼李至安會笑說自己實際有「3萬歲」(人一世活60年,輪迴500次)。畢竟每一個中年人,都像一棟滿身裂痕的建築,即便每天遭受風吹雨打,卻不能輕易坍塌,就像大叔對至安說的:「所有的建築物都是內力與外力的對抗,風、荷重、震動,我們要計算並研究可能產生的所有外力,設計出比那更強壯的內力。」 「內力總是要比外力強壯,人生也是如此,從某種角度來看就是外力與內力的對抗。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內力足夠,就能撐過去。」 每個人都有自我治癒的能力 所以,繼續過生活吧,即使爛好人永遠是爛好人,膽小鬼永遠是膽小鬼,一些事情永遠改變不了,但保持善良真的很重要。 重看《我的大叔》後,還是久久不能釋懷,無法用精確語言表達內心感受。世界沒有想像中的美好,也沒有想像的不好,就像劇中的時光,不好不壞,終究會慢慢過去。 我想起劇裡結尾,大叔的弟弟談到是枝裕和的《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他說,每個孩子都是有力量的,彷彿是在勸大叔不要為了孩子,痛苦的維持著婚姻。又像是告訴他,這個世界上,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力量。在晚餐後,大叔終於大哭了一場。 看劇的我也吐了口氣,還好他終於哭了。希望我們每個人都能抵達安寧,因爲現實生活中沒有仁慈的編劇,只能依靠自己和我們所愛的人。 只是,活著那麼漫長,離開真的只需要一瞬間。真實世界的那個大叔終究沒有哭出來。大叔,下輩子請像朴東勳一樣,堅持隱忍你的清白吧。 而我想起早已在心中刻下的台詞:「謝謝你,聽盡了我不堪的人生,還站在我這邊。」就像一句繚繞不去的呢喃。 *本文獲「小憩」授權轉載,原文連結。 責任編輯:陳瑋鴻核稿編輯:倪旻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