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過勞

共有 371 則相關文章

廣編企劃 | 2023.11.13

依據健保署2022年資料指出,2021年因白內障相關疾病就醫人數約110萬人,青光眼就醫人數也連續兩年突破30萬人,用眼過度已成為現代人的生活日常,在人口高齡化及眼疾早發等趨勢下,眼部疾病已成為現代文明病,如何逆轉近視也成為重要課題。 高度近視導致惡視力人口激增 衍生更多眼部疾病 專精白內障及近視手術的眼科權威,同時為EYEPLUS艾佳眼視光集團醫療長賴威廷醫師表示,「眼部問題種類繁多,形成原因也不盡相同,常見的眼部疾病除了近視、遠視之外,還有青光眼、白內障、視網膜剝離等,這些疾病的早期症狀都不明顯,甚至很容易被忽略,也有可能是其他疾病的併發症。以最普及的近視為例,患者若有突如其來的度數倍數激增,就不能掉以輕心,要小心可能是水晶體的混濁而產生的白內障。」而他也指出,在做近視雷射的族群中,有不少高度近視的患者,而度數越高眼軸越長的關係,罹患視網膜病變、剝離,黃斑部退化的風險就越高,這些因素都更需要費時進行完整仔細的檢查後,再交由專業醫師的臨床經驗結合視光師精密儀器的交叉分析,以掌握所有可能的變因,才能讓患者在最安全、放心的狀態下完成精準的手術。 過去近視理所當然就是配戴近視眼鏡和隱形眼鏡;近年來隨著隱形眼鏡矯正的發展不斷進步,不只針對近視、遠視和散光,就連老花也可藉此矯正。不過,配戴眼鏡或隱形眼鏡常會造成不便及乾眼症狀,甚至引發角膜缺氧造成眼睛發炎感染,或者眼睛本身的條件不適合配戴隱形眼鏡,因而進一步帶動手術治療的興起。 經由完整檢查仔細評估 以最先進手術重拾視力 目前治療使用的雷射手術有PRK、LASIK與SMILE,20多年來全心投入眼科微創手術的賴威廷分析,「近視雷射手術的歷史是先有PRK,其次LASIK,再有SMILE全飛秒近視雷射手術,手術的進程是疊代發展而來。其中,SMILE是近視雷射手術的重大進展,集合了PRK及LASIK的優點,更由於屬於微創手術,能夠維持前彈力層的完整,有助維持角膜的強度,很快成為近視雷射手術的主流!」也因此,他指出「新型的「全飛秒近視雷射」在製作薄層時,不僅快速,還能輕鬆製作平滑細緻的角膜以減少發炎機會,雙眼雷射僅於分秒極短的時間,大幅降低手術者的心理壓力,提升術後視覺品質,只要病人信賴醫師,過程就會變得相當輕鬆且快速。」 不為手術而手術 從生活型態及期待出發打造最適治療方案 想透過近視雷射手術改善視力的人,需年滿18歲以上度數已穩定外,賴威廷強調,「術前一定要仔細檢查,讓他們了解是否適合進行雷射手術,就像有些患者近視度數超過1000 度以上,若角膜過薄,便需更仔細評估是否能接受近視雷射。並依據每個人不同的生活習慣及需求來建議最適合的療程。」賴威廷說。 精密高階眼睛檢查 不只追求清晰還要安心信賴 「相較於身體其它器官的健康,許多人總會忽略眼睛保健的重要,由於眼睛的好壞與生活品質息息相關,就像身體需要定期檢查,眼睛也同樣需要定期的精密檢查,而不是出了問題才看眼科或是在健檢時陪襯的檢查項目。」賴威廷不忘強調。 賴威廷醫師15餘年來和一群有著相同理念的專業醫師們,共同打造EYEPLUS艾佳醫療團隊,從心了解患者的實際需求,掌握患者體質特點,打造出整合專業視光的「全齡眼科」醫療院所,從3歲的小朋友到99歲的長者,都能在這邊獲得全方位的眼科照護。 「我們的使命,不只追求清晰,更要安心及信賴;除了協助患者恢復清晰的視覺,還要最舒適安心的過程中完成治療,所以我們著眼的不單是疾病,還要從心了解患者的實際需求,掌握患者體質特點,以我們專精的雷射近視手術與白內障手術開啟患者視覺的第二春,享受更好的生活品質!」賴威廷掛著自信的微笑說。 了解更多: https:eyeplus.com.tw ...

吳和懋、游羽棠 | 2023.10.12

「我怕再過10年,重症孩子在台灣沒有醫師可醫,必須送到國外去。」衛福部長薛瑞元接受商周專訪時不諱言,年輕兒科醫師持續流失,已經讓兒童醫療拉警報。 少子化時代,就算不求兒科醫師總數增加,如何讓這群人願意留在大醫院,處理兒童各式急、重、難、罕病症,而非流失到基層診所或其他科別,是必須正視的當務之急。 圖表製作者:吳和懋 第一個迫切關鍵,就是保障收入不比別科差。「如果按照現行健保的支付制度,薪酬對小兒科醫師是非常不利的,」新光醫院行政副院長洪子仁直言,「因為小孩子變少了,所以很難訴諸市場機制,醫術再好也沒病人。」 除了因為少子化,病患變少,兒科的自費項目向來也較其他科別少。一位新上任的兒科主治醫師,月薪甚至可能只有約7萬元,比其他科別住院醫師還低。 健保加成零落差!讓有意願者獲保障 尤其現行的健保,未滿4歲的第一段門診診察費,內、外、婦科加成13%,兒科卻只有9%。今年健保協商,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周慶明便提案,至少加成要沒有落差,「其實這樣算下來,全台也只有(增加)1億2千2百萬元,真的不多。」 從醫院管理的觀點,洪子仁舉例,近年急診醫師願意回流,就是因為基本薪資得到保障。在值班的時段,不論患者多寡都有固定薪酬,才能維持一定的待遇。 「讓願意走兒科的人看得到未來保障,提高醫療給付,必須要有一個很大、很迫切的改變,」馬偕兒童醫院醫學教育室主任彭純芝認為,兒童醫療,不能只被動等待有心人犧牲奉獻,只有友善的薪資、環境與未來,才能主動吸引新人加入。 第二個留住兒醫的關鍵,就是改善勞動條件。當前,因為住院醫師減少,1個人當2人用,部分醫學中心甚至教授級的主治醫師也得開始值班,讓既有人力醞釀出走,還沒選科的年輕醫師則看了就怕,不敢加入。 過重的負擔,甚至會排擠住院醫師接受教育訓練的時間與品質,形成惡性循環。 減輕既有兒科醫師負擔的其中一項解方,是增加專科護理師,他們可以協助醫師巡房,隨時觀察患者的變化,即時通知醫師處置。 只不過,現在護理師荒甚至比醫師荒還嚴重。而長期來說,仰賴護理師對小兒醫療也並非好事。 台大醫學院小兒科特聘教授黃立民認為,「將來兒科要進一步發展,一定是要靠醫師,」很多孩子的症狀都是感冒,最怕的就是突然變化,只有住院醫師才能分辨,而醫師少了,行業品質終究會下降。 1縣市1重點醫院!集中資源增職缺 另一個減輕人力負擔的解方,則是集中資源。例如過去一些縣市,也有幾家醫院合作輪流開設夜間門診,既解決兒童的夜晚就醫需求,也讓醫師們可以輪流休息。 因此,衛福部提出全國6家核心醫院、1縣市至少1家重點醫院的計畫,目的便是將有限資源加以集中應用。 一旦上層的醫療照護網絡布建好,兒醫才能有更好的職涯發展;同時,因為大醫院獲得更多資源、增加更多主治醫師職缺,也才能讓留在醫院的年輕醫師有升遷管道。基本上,醫界對此發展,樂見其成。 周慶明則認為,最終只有很少數的教授會留在大醫院,大部分都會成為基層診所醫師,只有大醫院與基層的待遇一起提高,才能讓新一代醫師看到未來保障。 「小兒科醫師,是心受委屈了,」一手創建起新竹馬偕兒童醫院的榮譽主治醫師李宏昌說,兒科醫師的特質,是「寧願燒盡、不願鏽壞」,指即使環境再惡劣,也要燃燒自己,不願如閒置的鐵器無用生鏽;只要有合理的待遇與願景,還是會有人願意投入。 「如果兒科醫師足夠,有適當的給付,讓孩子的成長發育更好,我們可以替國家創造更多財富,」馬偕兒童醫院名譽顧問醫師黃富源說。今日我們為兒童醫療挹注多少資源,明日就會在新一代的台灣人身上開花結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