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牛奶駭人

共有 11 則相關文章

陳良宇口述、吳美慧整理 | 2013.11.22

〈我對這份報告負責任〉 孕婦懷孕的時候,會去吃一堆藥嗎?不會,怕影響到胎兒的發育,什麼藥都不敢吃嘛!生了小孩要餵母奶,更是什麼藥也不敢吃,就算感冒,寧願很不舒服都不敢吃感冒藥,就是怕餵給嬰兒喝的母奶裡面有感冒藥的殘留,怕影響到嬰兒的發育啊!就跟牛奶中有動物用藥殘留的道理是一樣,有風險就不行啊! 為什麼只能做定性,不能做定量?因為這是不能在政府規定裡面可以出現的動物用藥殘留啊,只要定性檢測有檢出,就不可以了。 量的問題,政府要去找出來啊!只要政府公佈標準品(編按:標準品是做為其他樣品是否符合標準的範本,就像銅葉綠素檢測,必須要有政府公布可供比對的檢測標準品),我就一定能夠驗出量。 農委會防檢局、中央畜產會的人今天過來找我,要我提供檢測方法,我給他們看了方法,官員跟我說裡面的英文很難對,我跟他說,對,我就直接給他CAS號碼,也就是化學物質編碼,讓他直接對比較快。 原來,他們三點開記者會,看了我的方法,然後就說我的方法非常的不精準?你農委會找了教授來站台,但是,裡面卻沒有檢測的專家。 我同事跟我講這件事,我上網去看了一下,哇!原來大部分的人都在說我是笨蛋,但我做出來的東西都弄對了啊! 昨天網路上有個人跟我說,檢測出塑化劑就是實驗室污染,那時候我完全沒有回應。好啊,昨天農委會的公告就是都有驗出來啊(都有塑化劑)。 昨天在臉書上,有一個老師說我做得很粗糙,後來我跟他說我做的目的,以及怎麼做的,說明完之後,他就發現他自己沒有搞清楚,我講的只有定性。最近很多記者在問,譬如說「定性還是定量」,大部分其他媒體,都不引述只有定性,沒有定量,我一直強調做的是定性,不是定量,怎麼會有數字? 藥品到代謝物還有一段過程,有代謝物就一定有這樣的東西,一定有廠商生產這樣的東西,一定有人有管道用下去。這些東西是否無害應該是政府的工作,要找毒理的人,要找藥理的人,我只是檢驗的人,剩下的真的要靠政府才行! 中央畜產會的人說,他們只有塑化劑有檢測的標準品。其他被我檢測出來的項目的標準品,衛福部拿不到、農委會也拿不到,你要我去拿標準品,真的,我有那麼厲害?政府機關拿不到,我可能拿得到嗎? 中央畜產會的人看我這邊有沒有標準品,我直接跟他們說,我沒有標準品,你們比我更有資格拿標準品,為什麼你要來跟我要標準品?我就很火大啊! 我對我這一份報告負責任,現在遇到的困難就是標準品,所有的問題都是出在標準品,標準品要怎麼拿到、能不能夠拿到?這些不在可驗出清單上的藥品,可能不是國內生產的,可能是進口的。 檢驗是複雜、很麻煩的,如果還要繼續做成本就很高,不是一般公司負擔得起的。一個檢測樣本的開發可能要上百萬元,是要政府才有辦法做的。 他們要我提供方法,11.21晚上已經整理好,寄給他們了。如果有人想要,想要知道,可以找防檢局要。 我只想當個小老師,你們這些大教授、官員啊,你有資源,去檢測是你的責任,不是我的責任,反正檢測裡面還有「一堆東西」。 好吧,我要乖乖閉嘴,有人要我安靜,我就先安靜吧! 2013.11.21(陳良宇口述、吳美慧整理) ...

吳美慧、陳筱晶 | 2013.11.20

商業周刊1358期 你每天喝牛奶的同時,竟喝下不少抗生素、雌激素、抗憂鬱劑!根據國內檢測權威、銘傳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陳良宇,在11月12日對市售乳品的脂溶性物質分析,國內前三大品牌,市占率合計超過6成的味全、統一、光泉無一倖免,鮮奶中都殘留抗生素等來自乳牛的治療用藥。 「我看到這樣的檢測結果嚇了一跳!不能理解為什麼會出現這樣情況……。」陳良宇說。 九款抽樣乳品,發現四類藥劑 從抗生素到避孕藥都有,驗出即違法 這份研究的選擇樣本,包括統一的Dr. Milker極鮮乳.全脂、瑞穗高優質鮮乳、瑞穗巧克力牛奶;味全的林鳳營高品質鮮乳、木瓜牛乳;台灣比菲多的可可好朋友;光泉的麥芽牛乳、乳香世家高品質純鮮乳、光泉成分無調整鮮乳。 檢測並未針對特定廠商,而是由陳良宇的研究助理,到超商挑選市售熱門5款鮮乳、4款調味乳做為樣品。對於其他廠牌的鮮乳、調味乳,此報告不能推論它們有或沒有違法用藥。 檢測採用歐盟檢測乳品的「氣相層析——質譜儀(GC/MS)」進行,比農委會規定對生乳採用「酵素連結免疫吸附反應(ELISA)」,更嚴苛與靈敏。塑化劑就是靠此檢測方法,才無所遁形。 報告有四大發現: 一、抗生素:所有樣品均驗出抗生素代謝物Pyrimido[a]Azepine(嘧啶氮雜),殘留抗生素、麻醉劑等,來自乳牛的治療用藥劑,讓生病的牛隻快點痊癒,以及降低生病期間的不舒適感。 二、塑化劑:所有樣品均驗出微量塑化劑(Dibutyl phthalate, DBP 鄰苯二甲酸二丁酯),其中統一瑞穗巧克力牛奶、味全木瓜牛乳、比菲多可可好朋友、光泉乳香世家高品質純鮮乳,更有兩種以上塑化劑的污染。 三、雌激素:統一瑞穗巧克力牛奶被驗出有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Tetrachloro-o-Benzoquinone(四氯鄰苯醌),光泉成分無調整鮮乳有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Hydroxy-Norgestrel-Methyloxime(氫氧–甲基炔諾酮–甲基肟)。 四、鎮定劑及抗憂鬱用藥:比菲多可可好朋友驗出抗憂鬱及止痛劑的藥物代謝物Clomipramine (氯米帕明);統一Dr. Milker極鮮乳.全脂則有抗憂鬱及止痛劑的藥物代謝物Dehydroxyl-Vincadine (去氫氧長春蔓汀)。 根據行政院衛福部公布的「動物用藥殘留標準」,上述用藥不管劑量高低,只要在市售鮮乳、調味乳中出現,都是違法用藥! 小孩受害程度,是大人5到10倍 長期攝取可能誘發過敏,增加肝腎負擔 「如果孩童長期攝取有麻醉劑及精神安定劑殘留的牛奶,可能會影響腦部功能,讓人昏昏欲睡,進而影響學習能力,當然成人也可能會有類似的影響,」林口長庚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顏宗海說。 長期喝到有動物用抗生素殘留的牛奶,可能會誘發過敏反應,如皮膚長蕁麻疹等。「我們還是擔心,長期低劑量的暴露,會增加肝腎負擔,尤以特殊感受族群,如肝腎功能不全的病人、年幼孩童或老人最為明顯。」顏宗海強調。 此外,三歲、五歲的小孩,體重只有成人十分之一、五分之一,卻跟成人喝下同等劑量的藥物,這些違法用藥殘留在孩子體內,帶來的影響是成人的5倍、10倍。 本刊取得陳良宇報告後,決定尋找第二個檢測管道進行驗證,但記者詢問八家檢驗機構與大專院校,均不願接單。對此,某實驗室主管坦言:「如果驗出不該驗出的項目,實驗室或檢測的資格,有可能會被(政府)取消。」 一連串的食安問題,消費者、業者、檢驗機構,都承受很大的壓力。但換個角度看,這也是推動市場資訊透明、業者良性競爭、國內檢測與國際接軌的新機會。政府、業者、檢驗機構,應乘勢建立更完備的食品安全遊戲規則。 廠商回應》針對檢測報告,各家廠商這樣說 記者在11月19日上午,分別以電話與e-mail,針對本刊檢測報告結果,詢問乳品大廠,業者回應如下: 統一企業:公司於生乳進廠生產前,每批次均依國家法規,經過抗生物質、磺胺劑、抗生素等項目檢測,確認合格後,才會投入生產製造;製成之成品亦定期送檢,檢驗結果均符合政府規範。貴刊提出之殘留藥劑,經查證均非國內法定動物用藥。因上述藥物不是法定用藥,政府目前無公告標準檢驗方法,本公司依法並未就此等項目進行檢測。 味全食品:本公司每批生乳均依政府法規項目檢驗,在藥物殘留部分,檢驗項目包含磺胺劑、抗生素、抗生物質等,確認合格才進行投產。貴刊提出之抗生素pyrimido 部分,經查國內及國際間(如Codex)之動物用藥規範,均未表列名為pyrimido之動物用藥項目及其殘留標準,故亦無政府公告之標準檢驗方法。本公司於未明瞭貴刊所採行檢驗方法,及藥物名稱正確性之情況下,無法發表相關評論。 光泉牧場:本公司依法檢驗每批的生乳原料,進行抗生素/藥物殘留等各檢驗項目,都未曾驗出,此報告中所提及的各項動物用藥,本非法令所規定可使用且須檢驗的項目,我們依法不得使用也未曾檢驗。本公司除例行性檢驗之外,亦定期將產品送至政府認可第三公正單位檢驗,皆未曾驗出。 台灣比菲多:本公司產品均依政府標準辦理檢驗,貴周刊所提出之藥物殘留項目非法規指定之檢測項目,經本公司緊急送檢SGS,目前SGS回覆無檢驗此等項目故無法受理,本公司正尋找其他檢驗單位辦理檢驗中。(整理●張瀞文) ▲產地追蹤》牧場神秘小房間,讓乳牛乳汁源源不絕▲獨家告白》第三代酪農:生乳收購過程,很黑暗 完整精采內文請見《商業周刊》1358期,全省各大便利商店同步販售 ...

| 2013.11.23

郭奕伶 2013.11.23 出刊前一晚,十五歲的兒子問我:為什麼你要做這件事?為什麼不讓政府做就好? 他用眼神請求我:媽媽,請你不要去冒險!我用微笑回應了他的憂慮。 出刊後不到四十八小時,現任、前任政府官員紛紛跳出來指責我們,質疑我們的研究方法,否定我們的發現結果。 正如同一位專家所言:「商周這次是捅到數十年台灣農畜產的產官學鐵三角,踩進長期結構性的『不能說的秘密』」。 是的,我們的確承受了很大的壓力,也考驗著我們的勇氣。但同時,我們也感受到,讀者敦促我們繼續追蹤「牛奶到底有沒有問題」的期望,非常強烈。 近兩個月來在食安事件一路挨打的政府,在我們出刊後不到四十八小時內,密集召開兩次記者會,釋出牛奶禁藥未檢出的聲音。但遺憾的,「孩子天天喝的牛奶,到底有沒有殘留抗憂鬱劑、避孕藥、止痛劑等代謝物禁藥?」這是政府至今沒有給我們的答案! 我們沒有得到真相,只接收到政府一連串質疑檢驗方法的指控。焦點被模糊了,請回到我們的報導初衷:「牛奶裡為什麼出現不該有的東西?」 奶品產業背後的產官學利益結構嚴密,舉世皆然,否則歐美國家也不會因此激烈辯論攻防,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我們身為媒體的使命感。 也許有朋友問,你們是否應將報告先送給政府,而不是自行刊登?難道只是為了刺激銷售?不,其實零售佔商業周刊發行不到一成,我們的發行大多靠訂戶長期支持。我們沒必要冒著被政府大聲抹黑的風險,甚至被業界抵制的危險,去刺激那一點點的銷量。而經驗法則也讓我們知道,很多案子一送進政府,就可能石沉大海。我們的孩子,可能繼續喝那含有「不該出現的東西」的牛奶。 也有人問:為什麼不送第二家公正機構複驗? 是的,我們也曾這樣嘗試,從南到北,八家專業機構與大專院校,但沒有人願意接受我們的訂單。很可惜。因此在雜誌的首頁總編輯的話,我即向大眾坦承,「這是一份不夠全面的檢驗報告」。是的,我們沒有尋找到第二家專業機構的複驗,便公告了這份報告。 因為我在出刊前問了自己一個問題:身為一個媽媽,你願不願意接受這份不夠全面的檢驗報告? 我想到,兒子從小被我要求把牛奶當開水喝,我,懊惱,也捨不得讓台灣孩子們的健康在這樣不明就理的情況下,被輕忽。 如果說,這樣就是黑心,實在太沈重。 如果說,這篇報導最大的問題,或許就是這次的製作團隊全都是女性,因此,當我們看到報告中「那些不該出現的東西」時,每個人都被嚇到了。只要是不能被證實安全的食品,連一天,我們都不能忍受讓孩子繼續食用。因此,在雜誌首頁,我也卑微的請求,商周只能做到第一棒,接下來的棒子,請政府接手。 如果這是黑心,我,不知該說什麼? 如今,陳良宇的研究方法、報告,在政府官員的要求下,全數交給政府。但是,我們也呼籲,請政府也對等的公開自己的檢驗流程、方法,並邀集中立第三者見證檢驗過程,以免自己球員當裁判,讓孩子的健康在黑箱中被犧牲。 是的,我們正因「身為媽媽的焦慮」,承受很大的壓力,也正在付出代價。是的,我們只是民間機構,沒有政府般龐大的資源與專業。 但是,孩子,是我們的心頭寶,為了孩子的健康,我們寧願過度謹慎,也不忍別過頭去,選擇輕忽。 是的,身為媒體,我們能力有所限制,但俯仰不愧天地,我們選擇跟隨當時追查出塑化劑的楊技正,當一個雞婆的把關者。因為孩子的健康,一刻也不能等。 因此,請容許我們在此卑微而沈重的呼籲政府,請與消費者站在一起,協助大家發現異常背後的真相,而非第一時間就質疑並檢討民間機構的檢驗流程與方法。 當孩子天天喝著鮮奶,當鮮奶出現異常物質,官員們,我們需要您更雞婆一些,為台灣的孩子們挺身而戰! 早上的冬陽好暖,出門去衛福部遞交報告前,兒子問:你要出去被告嗎? 我對他笑了笑。我心裡則對他說:孩子,媽媽是為你而出征阿!...

吳美慧 | 2013.11.21

「寶貝,喝完這杯牛奶再去上學。」你是否每天都讓你的小孩喝鮮奶?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必須告訴你一個殘酷的事實:孩子們除了喝進鈣質,也可能喝進違法動物用藥! 這不是危言聳聽。根據國內檢測權威、銘傳大學生物科技學系副教授陳良宇,在十一月十二日對市售乳品的脂溶性物質分析,結果令人驚訝。 國內前三大品牌,市占率合計超過六成的味全、統一、光泉無一倖免,鮮奶中都殘留抗生素等來自乳牛的治療用藥。 「我看到這樣的檢測結果嚇了一跳!不能理解為什麼會出現這樣情況……。」陳良宇說。酪農協會理事長洪長進也覺得不可思議。 九款抽樣乳品,發現四類藥劑 從抗生素到避孕藥都有,驗出即違法 這份研究的選擇樣本,包括統一的Dr. Milker極鮮乳.全脂、瑞穗高優質鮮乳、瑞穗巧克力牛奶;味全的林鳳營高品質鮮乳、木瓜牛乳;台灣比菲多的可可好朋友;光泉的麥芽牛乳、乳香世家高品質純鮮乳、光泉成分無調整鮮乳。 此報告有四大發現: 一、抗生素:所有樣品均驗出抗生素代謝物 Pyrimido[a]Azepine(嘧啶氮雜),鮮乳中污染殘留物質,多數源於生乳,殘留抗生素、麻醉劑等,來自乳牛的治療用藥劑,讓生病的牛隻快點痊癒,以及降低生病期間的不舒適感。 二、塑化劑:所有樣品均驗出微量塑化劑(Dibutyl phthalate, DBP 鄰苯二甲酸二丁酯),其中統一瑞穗巧克力牛奶、味全木瓜牛乳、比菲多可可好朋友、光泉乳香世家高品質純鮮乳,更有兩種以上塑化劑的污染。 三、雌激素:統一瑞穗巧克力牛奶被驗出有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Tetrachloro-o-Benzoquinone(四氯鄰苯醌),光泉成分無調整鮮乳有人工雌激素與避孕藥的代謝物Hydroxy-Norgestrel-Methyloxime(氫氧–甲基炔諾酮–甲基肟)。 一般來說,雌激素(避孕藥中的成分之一)係用於讓不孕乳牛恢復泌乳、促進泌乳器官發育,治療不孕、促使乳牛發情配種、重新受孕等。因為乳牛分泌乳汁多寡,與身體內的雌激素含量有關,為追求更高的出奶率﹐對乳牛進行肌肉注射。 陳良宇說,雖然生乳會有天然雌激素存在,但此研究仍見到許多具有類似效能的化合物殘留,推測為飼料中的添加劑移入。 四、鎮定劑及抗憂鬱用藥:比菲多可可好朋友驗出抗憂鬱及止痛劑的藥物代謝物Clomipramine (氯米帕明);統一Dr. Milker極鮮乳.全脂則有抗憂鬱及止痛劑的藥物代謝物Dehydroxyl-Vincadine (去氫氧長春蔓汀)。 陳良宇研判,為舒解乳牛乳房脹大時所產生的不適感,農場工人經常為乳牛按摩乳房,或給予精神用藥物舒緩緊張情緒。 台灣現行法律規定,上述用藥不管劑量高低,只要在市售鮮乳、調味乳中出現,都是違法用藥! 根據行政院衛福部公布的「動物用藥殘留標準」明定:「食品中之動物用藥殘留量應符合規定,未列名在動物用藥殘留標準表中的藥品品目,不得檢出。」目前容許牛奶有動物用藥殘留的藥品品目,有四十八種在「正面表列」內,未列其中,都是「不得檢出」。上述藥名,並未列在這四十八項內。 「只要檢出,就是違反《食品藥物管理法》,」不願具名的衛福部食藥署官員斬釘截鐵的說。 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技正林斌哲則說,如果賣到市面上的乳製品有禁藥殘留,那是要移送法辦的。 陳良宇這份研究,乃採用歐盟檢測乳品的標準進行,比現行農委會規定的檢測標準更靈敏,讓藏在食品中的魔鬼,更容易現形。 為什麼要用比政府還高的標準來檢測牛乳? 因為,當台灣積極加入國際組織,簽訂台紐、台星合作協議,紐西蘭的乳品準備大舉進軍台灣時,我們應該把檢測標準,提高到國際級。 實際喝進人體的動物用藥,不會因為政府標準較低而自動消失不見,採用較低的標準檢驗,只是如鴕鳥把頭埋進沙裡般,自欺欺人。 這些藥物,或許按農委會標準,檢測不出來,卻是貨真價實的被人們喝進肚裡。 小孩受害程度,是大人五到十倍 長期攝取可能誘發過敏,增加肝腎負擔 就算不喝鮮奶,也未必逃得過。牛奶會以調味乳、乳酪、優酪乳的姿態出現;還會隱身在蛋糕、餅乾、吐司等各種乳製品中,也是拿鐵咖啡的重要成分。 「如果孩童長期攝取有麻醉劑及精神安定劑殘留的牛奶,可能會影響腦部功能,讓人昏昏欲睡,進而影響學習能力,當然成人也可能會有類似的影響,」林口長庚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顏宗海說。 長期喝到有動物用抗生素殘留的牛奶,可能會誘發過敏反應,如皮膚長蕁麻疹等。「我們還是擔心,長期低劑量的暴露,會增加肝腎負擔,尤以特殊感受族群,如肝腎功能不全的病人、年幼孩童或老人最為明顯。」顏宗海強調。 此外,三歲、五歲的小孩,體重只有成人十分之一、五分之一,卻跟成人喝下同等劑量的藥物,這些違法用藥殘留在孩子體內,帶來的影響是成人的五倍、十倍。 台大獸醫系名譽教授劉朝鑫曾撰文指出,曾經有治療乳牛乳房炎的盤尼西林(Penicillin),殘留在牛乳中,嬰兒飲用後發生皮膚紅疹,「有些動物用藥品具有致癌性,如Furazolidone,或具有致畸胎性,如Pyrimethamine,長期攝食可能影響人體健康。」 新光醫院腎臟科主治醫師江守山說:「牛奶中殘留的荷爾蒙,在正常人身上是還好,但萬一是乳癌的病人怎麼辦?」在荷爾蒙催化下,有可能讓癌細胞擴散速度加快。 生產端〉求快的酪農 打雌激素提高泌乳量,一天多賣十萬元 為什麼鮮奶、調味乳中,會檢測出上述禁藥? 這裡面,有生產流程的問題,有政府標準太鬆的問題,還有檢驗單位怕事的問題。 首先看生產流程。酪農每天早上擠乳,取出生乳,針對生乳藥物殘留進行自主檢驗管理,通過後,銷售給牛乳工廠。進入牛乳工廠後,工廠會進行第二次檢測,通過的,進入廠區加工生產;藥物殘留超標的,則退回酪農或集乳業者。 這一車車價值五十萬到八十萬元不等的生乳,檢驗通過的,被牛乳廠收購,換成現金;沒通過的,不是倒掉就是賣給果園、農場,當作飼料處理,只能以接近垃圾的價格賣出。 一線之隔,決定了這批生乳的價值,酪農想盡辦法也要讓它合格。因此,衍生出了兩大問題。 其一,為什麼鮮奶中會有動物用藥殘留? 根據衛福部甫於十一月十四日公布的動物用藥殘留標準,較去年九月十一日,多了八種品項。這八種的藥品,以抗生素、抗寄生蟲劑為主。 算一算,政府法定容許在鮮奶中殘留的動物用藥達四十八種,一年中,多了二○%。 一頭牛容許被注射且殘留的藥劑達四十八種,這還不包括不被限制的項目。牛隻從出生到泌乳、產出鮮奶送到消費者手中,到底被打過多少針劑?它們都是合法的嗎?酪農在採乳時,有依照政府標準,做好生病期間生乳要拋棄的動作嗎? 「傳統經營的小酪農,不見得會知道打進牛隻身上治病的藥劑是什麼?只要有效就好,」屏東科技大學獸醫系副教授劉世賢說。雖然政府明文規定在鮮奶中動物用藥殘留標準,問題是,酪農把生乳出售給食品廠時,不管是酪農自我檢測,或是食品廠的檢測,採用的ELISA快篩方式,偵測的藥物主要針對青黴素類、磺胺劑類、四環黴素類及氯黴素類等,主要是環繞在檢測是否有抗生素殘留過量。 而這次研究型檢測出來的避孕藥、止痛劑、精神安定劑等,都不在生乳的檢測範圍內。 購買的鮮奶安不安全,只要選購貼有「鮮乳標章」就可以了?「從這一次的摻油事件,還會相信標章嗎?」消費者文教基金會董事長張智剛說。政府必須全面檢討標章核發貼用嚴謹度,才能讓消費者安心。 酪農、牛乳業者採用的快篩檢測方式,只要花半天時間,結果就出爐。採用精密儀器,至少要花一天。「這是從業者的角度去思考」張智剛說。不同檢測方法,出現不同的結果,張智剛表示,代表政府必須全面提高鮮乳的檢測標準,業者也要做好自主管理,才能為消費者健康把關。 其二,鮮奶中殘留的動物用藥,為何都集中於泌乳用藥? 對酪農而言,乳牛是生產工具,生乳就是商品,品質良好才能賣到好價錢。一頭乳牛平均的泌乳期長達十個月,如何提高「每牛平均產值」,成了酪農賺錢的秘密。 為了增加牛隻泌乳量,注射雌激素;為了避免牛隻生病,施打抗生素;為了解除乳牛泌乳時期乳房脹痛,會施打精神安定劑或止痛劑,這些針劑雖可穩定乳牛的情緒,提高生乳產量,但也可能殘留在牛乳中,進入到消費者的體內。 自然醫學博士陳俊旭在《吃錯了,當然會生病!》一書也提到,現代牛奶含大量的雌激素、生長激素、抗生素、殺蟲劑和農藥。 這些藥物可能會被添加在飼料中、施打在體內。試想,一頭牛每日的產乳量二十公斤,如果能提高到四十公斤,以生乳每公斤二十五元計算,每一頭乳牛的產值多了五百元;若以農場有兩百頭乳牛計算,一天的收入就多了十萬元,也難怪酪農會絞盡腦汁,讓乳牛的泌乳量增加。 「我曾經去參觀過一個乳牛場,老闆喝的鮮乳的乳牛,是另外圈養的。」一位專家私下透露。 「乳牛場中,酪農可以帶你去看種植的牧草、帶你看牛,就是不會帶你去看小房間。這個房間裡面擺著乳牛施打的針劑,這是只有獸醫與酪農才知道的秘密,怎麼會給外人看?」這位專家說。 不能看的「小房間」,政府知道嗎? 監控端〉守舊的政府 只管表列項目,忽略檯面下的用藥 偵辦大統假油事件的彰化地檢署檢察官葉建成、鄭智文,日前接受法務部長羅瑩雪到彰化地檢署表揚時,當面請部長重視「食安三法(《農藥管理法》、《動物用藥品管理法》、《食品衛生管理法》)」中的「動物用藥」。 「食品添加物對人體健康的影響是慢慢累積造成,但動物用藥卻是透過對禽畜打針或飼料,讓對人體有害的藥物直接留在我們吃的食物當中,這些殘留藥物跟著食物直接吃進人體,被人體直接吸收。」鄭智文說。 「很多魚肉蛋奶當中,含有不合法的動物用藥!」葉建成強調。 「『有知有覺』的危害,民眾會去防範,但是『不知不覺』,民眾因為不知道有殘留,所以不知節制,吃下過多,對健康更不利,」鄭智文剖析。 但管乳牛的單位是農委會,管市售牛奶的單位是衛福部,兩個部會各管各的,成了把關漏洞。 是政府的檢驗標準過低? 不,是政府根本就沒有訂定標準。從塑化劑、毒澱粉,到摻了銅葉綠素的黑心油。政府沒想過,食品業者會把工業用的原料,添加到食品中,讓食品的風味更佳、口感更好,所以從未對業者的「新花樣」訂定檢測標準與方法,業者才有漏洞可鑽。牛奶,是上述事件的翻版,只是換不同的名稱而已。 業者的腦筋動得快,政府卻還固守舊有的檢測項目。「政府應該花時間研究,如何檢測不是在正面表列上的項目,」陳良宇提醒。 廠商早已清楚,政府只會檢驗哪些項目,對這些項目,業者不會超出紅線。因此,政府投入大量資源檢測這些項目,只是白做工,應花資源在標準之外、卻實際存在的項目,不然再多的檢驗也事倍功半。 檢驗端〉怕事的單位 找八個機構複驗,沒人願意接 除了政府失能,檢驗機構與政府的綿密關係,也讓檢驗機構主事者,普遍存在保守心態。本刊取得陳良宇報告後,決定尋找第二個檢測管道進行驗證,但記者詢問八家檢驗機構與大專院校,均不願接單。 同樣的問題,監察院曾高度關注。二○一二年十二月,監察院因農委會屢未確實遵行動物用藥殘留標準的增(修)訂機制,提供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評估審議所需的藥品技術性資料,提案糾正。顯示動物用藥殘留一事,已經拉高到部會層級。 一連串的食安問題,把多年隱藏在冰山下的問題,一一浮上檯面,消費者、業者、檢驗機構,都承受很大的壓力。但換個角度看,這也是推動市場資訊透明、業者良性競爭、國內檢測與國際接軌的新機會。政府、業者、檢驗機構,應乘勢建立更完備的食品安全遊戲規則。 或許,最壞的時刻,正是最好的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