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期中考

共有 87 則相關文章

詹姆斯.波利提 | 2022.07.07

距離美國期中選舉,只剩短短四個月。總統拜登(Joe Biden)正面臨迄今最嚴峻挑戰——自去年一月上任以來,僅十八個月就耗盡了大量政治資本。 民主黨恐怕失去對眾議院的控制權,並將在參議院淪為少數派。這足以癱瘓拜登在剩餘任期內推動立法議程,也被外界質疑,他無法在二○二四年成功連任。 內鬥加通膨燒,11月選情不妙 拜登呼籲,一定要阻止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主導的「讓美國再次偉大」(MAGA)運動回歸。因為共和黨不只正迎戰期中選舉,更放眼奪回白宮。 「以同樣任期的時間點看來,連川普當時都比拜登現在更受歡迎,」市調機構晨光諮詢(Morning Consult)的資深編輯伊斯利(Cameron Easley)說。 拜登現在夾在左翼批評者和黨內溫和派之間,進退兩難。前者認為,他未能兌現經濟轉型和社會改革的承諾;後者堅稱他在政策目標和人事選擇上,過於順從進步派。 同時,他迄今的主要經濟成就,如疫後快速復甦、失業率降到極低點等,已經被不斷升溫的通膨所掩蓋。五月美國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激增八.六%,創逾四十年來最高。 政治分析人士和民調人員指出,全美瀰漫不滿情緒,對拜登未能帶領國家回歸正常感到失望,不只因為通膨,還包括俄烏戰爭、疫情、以及供應鏈中斷引發停滯性通膨等擔憂。 不同於川普,拜登承諾尊重聯準會(Fed)主席鮑爾(Jerome Powell)的獨立性,卻也代表無法影響國家的總體經濟軌跡。預計未來幾個月,聯準會為了控制物價,將再加大升息力度,經濟衰退的可能性劇增。 儘管拜登誓言為這個被川普撕裂的社會,帶來「團結」,但美國政治仍嚴重分歧。從墮胎權到去年一月六日的國會大廈遇襲事件調查等,兩黨皆未達成共識。 拜登近期公開坦承:「人們真的、真的很失望。」 民調機構表示,拜登對關鍵選民群體的政治吸引力,正逐步下滑。自去年夏天疫情再次升溫、混亂的阿富汗撤軍之後,他失去了許多獨立人士的支持,而且民主黨的內鬥,損害了他在黨內基層的地位。 圖表製作者:邱韞蓁 核心選民搖擺,連任成問題 民主黨政治策略家兼民調專家萊克(Celinda Lake)在五月對五十歲以上的女性選民,進行了焦點小組調查。她們的投票比例通常很高,立場卻搖擺不定。 「她們認為這本該是黃金歲月,可是現在生活如此混亂,每天都有新危機出現,」萊克解釋,「她們真心期望官員能意識到現實,並著手處理。」 普林斯頓大學政治史教授傑里哲(Julian Zelizer)表示,拜登會發現自己處於一個「糟糕處境」。「由於期中選舉歷年來(執政黨)表現不佳,再加上這麼多對當局不利的問題,民主黨人對十一月的擔憂是對的,」他說。 甚至,一些自家人也不確定七十九歲的拜登參選連任是否明智。反川普的共和黨諮詢公司Longwell Partners分析師拉默(Gunner Ramer)表示,曾在二○二○年投票支持拜登的人,現在對他沒興趣,「或至少對他再次參選不感興趣。」 拉默還認為,一些共和黨候選人言論太極端,給了溫和派民主黨人機會。「在全國各地的搖擺州,共和黨人正在提名完全瘋狂的反叛型候選人,」他說,「就算通膨嚴重,但他們如此糟糕,因此民主黨仍可能拿下這些席位。」 期中選舉來臨之前,拜登還有一些時間爭取實際成就,向選民推銷自己。 六月,他剛簽署三十年來第一項通過的重大槍枝安全法案,白宮希望兩黨能克服歧見,就槍枝限制法規繼續前進;另一目標,則是爭取通過補貼國內半導體業的《晶片法案》,以對抗中國。 經過數個月黨內爭吵,也有機會就《重建更美好未來》(Build Back Better)的精簡版達成協議。該法案從去年夏天就擱置在參議院,替代方案將包含對富人和大企業加稅、降低處方藥成本,以及進行氣候變遷相關投資等。 當局也在考慮其他措施,如減免部分學生貸款,以及為了壓制通膨,考慮削減對中國課徵的關稅、暫停徵收聯邦汽油稅等。 期中選舉民主黨若失利,足以癱瘓拜登未來推動的法案議程,也被質疑無法在二○二四年連任。 問題在內政,拚外交難解民怨 國際上,他將在本月親訪沙烏地阿拉伯,與王儲薩爾曼親王(Mohammed bin Salman)會面,敦促其增產石油;此外,也正努力避免俄羅斯石油禁令劇烈推升能源成本。 不過,拜登成功號召西方國家,對俄烏戰爭發起一致的軍事、外交和經濟回應,並沒有為民主黨帶來政治紅利。 「我認為,國內問題太嚴重,淹沒了國際上的成功。人們想的,是油價等荷包問題,」萊克歸咎於選民更渴望即時需求獲得滿足,重視與自己切身相關的問題。 拉默也認同,「餐桌問題」將永遠占據核心位置。左傾智庫羅斯福研究所(Roosevelt Institute)所長費莉西雅(Felicia Wong)認為,拜登與其團隊,仍須證明他們正採取行動解決這些擔憂。 但,他迄今的成就與支持率之間,存在著令人不安的懸殊差距。「他們手上的那副牌,非常、非常、非常糟糕,」費莉西雅說。 ...

斯特凡尼婭.帕爾馬、科特妮.韋佛 | 2022.05.19

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意見書草稿外流,自一九七三年起,保障墮胎合法化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恐遭推翻。最快今年六月將公布最終裁決,若翻案屬實,全美千萬名女性的命運,都會迎來巨變。 這不只是個人問題,也攸關政治。許多民風保守的州可能會跟進限制墮胎,這是自由派數十年來所擔心的,卻是保守派殷殷期盼的。 禁墮胎恐讓更多弱勢婦女送命 「超過一半的州,恐在幾個月內禁止墮胎,」美國支持墮胎協會傳播副總裁克里絲汀(Kristin Ford)估計。 尤其受到劇烈影響的,是有色人種、身體不健康、不夠富裕而無法跨州墮胎的女性。一場醫療危機正步步進逼,將對美國最脆弱的族群,帶來最嚴重打擊。 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教授弗蘭克(Katherine Franke)表示,反墮胎對許多人來說,等於判了死刑。在美國,黑人女性懷孕的風險更大,她們因分娩而死亡的機率,比白人女性高出兩倍。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暨預防中心(CDC)數據,二○一九年,美國每千名非拉丁裔黑人女性中,平均有二十三.八人墮胎,拉丁裔女性平均為十一.七人,白人女性只有六.六人。 若以同年密西西比州的數字來看,非拉丁裔黑人女性占了總墮胎人數的七四%,但該州禁止懷孕十五週後的孕婦墮胎。 黑人女性健康行動組織主席布朗特(Linda Goler Blount)說:「廢除羅訴韋德案,對黑人女性來說是毀滅性的,尤其是低收入背景的人。」 此外,墮胎禁令可能更廣泛打擊婦產醫療照護系統。杜克大學產科課程的住院醫師主任葛蕾(Beverly Gray)解釋,在禁止墮胎的州,醫療人員可能無法再接受必要的緊急墮胎訓練。 「如果病人處於妊娠第二期,且患有嚴重的子癲前症,有時拯救她們生命的唯一方法,就是進行墮胎,」她舉例。 圖表製作者:邱韞蓁 各州早已設法增加墮胎難度 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其實美國的墮胎權早已逐漸倒退。羅訴韋德案雖然保障墮胎權,但各州也可以制定自己的法案,導致執法過程中經常引發法律糾紛。 近幾年,保守派人士在許多州推動了墮胎限制。前年,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任命了三名大法官,讓保守派在美國最高法院以六比三成為絕對多數,最高法院轉向右翼。 去年九月,德州《心跳法案》(Texas Heartbeat Act)開始生效,禁止婦女在懷孕六週後墮胎,就算是強姦或亂倫而受孕也不例外。一名女性就因為自行墮胎,被就診的醫院檢舉謀殺罪,讓想墮胎的孕婦不敢就醫。 今年四月,奧克拉荷馬州也通過各州中一個相當嚴厲的反墮胎法案,除非孕婦出現危及生命的醫療緊急情況,否則禁止懷孕六週以上墮胎。「反對墮胎的人,基本上已經設法把羅訴韋德案,挖空到毫無意義的地步,」弗蘭克說。 各州對墮胎規定的差別很大,很多是為了阻礙墮胎。非營利組織婦女中心(The Women's Centers)社區參與主任蘇托基(Roxanne Sutocky)批評,一些州要求提供勸退墮胎的資訊;婦女在手術前,往往要等待七十二小時。 支持墮胎者指出,複雜的要求增加了醫療機構的負擔,阻礙、甚至導致診所關閉。 墮胎照護網絡(Abortion Care Network)的報告顯示,獨立診所執行全美近六成墮胎手術,但二○一二年起的九年間,手術量減少了三分之一以上。相比之下,醫院僅執行三%墮胎手術。 羅訴韋德案若被推翻,美國超過一半的州恐跟進禁止墮胎,這是自由派數十年來所擔心的事。 墮胎合不合法,已成選舉戰場 美國期中選舉即將在十一月登場,民主、共和兩黨都試圖利用羅訴韋德案的最終裁決,做為選舉的訴求。 支持墮胎對民主黨來說是個機會,有望贏得中間的獨立選票。民主黨資深策略師馬許(Mary Anne Marsh)分析,總統拜登(Joe Biden)的支持率目前低於五成,支持墮胎可能為民主黨保住國會參眾兩院席次。 然而,許多反墮胎的人認為,推翻羅訴韋德案不過是遲來的法律清算。他們質疑,美國憲法第十四條修正案所保障的隱私權,規定國家在未經正當程序下,不得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與財產。 「這是一場重大勝利,羅訴韋德案在法律上是令人反感的。它完全繞過了『我們人民』,反而支持那些不按立法程序、依照己見行事的少數法官,」反墮胎組織美國學生生命聯盟主席霍金斯(Kristan Hawkins)說。 其他反墮胎團體聲稱,他們要重新推動立法工作,向各州立法機構施壓,目標在各州採取盡可能最嚴厲的墮胎限制,同時繼續支持更多反墮胎的政治候選人上台。 若羅訴韋德案判決遭到推翻,將象徵美國最高法院的極端轉變。 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一直努力避免發生這種激進的變化。最高法院會被視為公然的黨派對立,削弱對其正當性(legitimacy)的公眾信心。 「最高法院廢除墮胎的決定,恐怕是我不知道多久以來,對個人自由和平等權造成的最劇烈打擊,」杜克大學法學院教授西格爾(Neil Siegel)這樣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