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抗議

共有 2511 則相關文章

陳承璋 | 2023.02.01

「那個時候,我要保下五股溼地時,政府的對口單位,直接問我說,溼地重要性在哪?你說的生態我不懂!」荒野保護協會前理事長賴榮孝,回憶二十二年前的經驗,非常挫折。 五股溼地,位在二重疏洪道匯入淡水河口處,占地約一百七十五公頃,因處在淡鹹水的交會,生態多樣性豐富,使得這裡成為候鳥重要的中繼站,超過百種的候鳥都會在這降落休憩,也包括了保育鳥類黑面琵鷺。 八月,五股溼地成了夏季燕群夜晚的棲息場所,時間接近日落,會看見上萬隻的燕子依著夕陽彩霞,紛紛歸巢。 五股溼地 攝影:陳宗怡  這就是賴榮孝耗盡心血,替台北人留下的珍貴禮物。 這有多難?他擋住的,是蘇貞昌時代的台北縣政府,引以為傲的政績。 二重疏洪道,曾也堆滿垃圾與工業廢棄物,整條河惡臭髒亂,一九九七年,環保署持續整治淡水河流域污染,於是從空污費撥了三十億元給縣政府,進行疏洪道綠美化工程。 縣府於是大刀闊斧,將整條河的垃圾剷除,一口氣規畫了四百二十公頃的公園綠地,超過兩百座的籃球場、排球場等運動休閒設施,成了蘇貞昌任內卓越的政績。 當綠美化最後來到疏洪道河口,縣府滿意度飆高,當時,還是個五股國中數學老師的賴榮孝,卻跳出來跟縣府說,這裡不該變成公園,要規畫成溼地,保育此處豐富的生態。 他聯合地方保育團體,組成疏洪道生態保育聯盟,頻繁蹲點進行河口生態調查,即便腿受傷,仍風雨無阻拄枴杖找生物,他得拿更多的資料,向縣政府證明,這個地方生態無可限量。 「但政府的工程還是持續,甚至把生態最多的蘆葦區挖成微風運河,四周都在大興土木,」結果,再多的生態調查都沒有用,經過一年,即使找了地方民代,怪手,仍停不下來,與他一起向縣府遊說的夥伴,也動念想放棄。 這一刻,他的內心非常孤獨,民眾只想要公園綠地、縣政府無動於衷,而夥伴,也想離去了。 「那時他很委屈的說我們都沒幫他的忙,因為站在荒野角度,全台灣還有很多棲地要顧,」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李偉文苦笑。賴榮孝還跑去拍他的桌子,當面質問。 對於一位國中老師來說,五股溼地若變成水泥公園,嚴格來說,也不關他的事。 連他的娘家荒野保護協會都無法及時伸出援手,還堅持什麼? 賴榮孝說,他是嘉義人,大學念師範大學數學系,每次從嘉義北上搭客運到台北念書,從國道一號經過五股區時,往窗外看,會看見外頭滿是飛鳥飛越高速公路,朝窗前掠過。 這是他此生看過最美的風景,自淡水河被污染後,就再也沒出現過。 他想要重現這樣的景色,這是他畢生的渴望,也是他投入環境保護的初衷。 到底有多渴望? 五股早期是有黑鳶(老鷹)棲息的,但是隨著淡水河被污染,棲地漸漸被垃圾掩埋,最後三隻老鷹在一九八六年被觀察到後,就沒再出現過。 當他聽見有關於老鷹的歌,他會忍不住哭泣,因為他想起了,心中波光粼粼的黃金歲月已經不再,就像是消失的黑鳶,不知何時才轉返。 就是這樣的渴望,支持著他,要堅持到最後一刻。 他找過無數政治人物後,有人伸出援手,政府終於改變計畫,五股溼地才被保存下來。黑鳶回來了,甚至觀察到有黃鼠狼現蹤,他的少年彼岸,也逐漸清晰。 保留溼地的成功關鍵,在於,他寧可要黑鳶的生命好好活著,也不要自己。 因為他不要自己,更能極力去想別人。 當地的民眾對生態無感,他站在他們的角度去說:其他區都是普通的公園,沒特色,五股可以做個溼地生態廊道,走進溼地,從蘆葦叢裡抬頭,就能望見遠處開闊的陽明山景,這是一個心靈療癒之地。越來越多民眾願意跟他站在一起。 政府不懂生態,他替政府做政績,發現珍貴的生物,立刻通報給縣市政府,讓他們發新聞稿,一則則黑鳶回來了!黃鼠狼現蹤!展現大力整頓河川的成效,也跟著找回了豐富生態。 幾年後,五股溼地確認保下,並交給荒野保護協會認養,在認養大會上,賴榮孝站在台上泣不成聲,「有好多次我都好想放棄……」他邊掉淚邊說。 下方,就坐著原本與他對立的政府官員。 而這滴淚,帶來的效益是,換來整條大漢溪上,超過八座的人工溼地。 由於五股溼地的示範效應,台北縣周錫瑋時代,因評估人工溼地具有淨化污水,兼具生態保育與教育的功能,竟一口氣沿著大漢溪設置了一百三十公頃的人工溼地,一日可淨化八萬八千噸的污水。 日後,一整串人工溼地,更被列入國家級保護溼地。如今,走在大漢溪上,往河的方向望,盡是蓊鬱,往內走,是映照著天光的水池,宛如一秒走進寧靜山林。 鹿角溪溼地 攝影:楊文財 這裡,一年吸引超過二十萬人次參與溼地相關活動,成了全台灣最大河川教育場域。 被列為國家級重要溼地的鹿角溪溼地,就成了周遭樹林國小、大同國小、彭福國小等環境教學場所,整整一年,舉辦超過三十五場的環境教育,教小朋友認識河川、也認識生態。 他的努力 ,讓生命回來,也替台北人找回親水的空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