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大賣場

共有 488 則相關文章

李岱君 編譯 | 2024.03.28

如果你是運動愛好者,肯定對平價選擇迪卡儂(Decathlon)不陌生。當2022年Nike、Adidas面臨銷量疲軟,迪卡儂則公告當年營收154億歐元(約新台幣5208億元),成長率達11%,獲利優於競業。 和同行相比,迪卡儂鮮少找名人代言、打廣告。來自法國的迪卡儂,是如何受到市場歡迎,躍升歐洲最大的體育用品零售商? 在歐洲體育界開創全新商模?迪卡儂的崛起之路 故事要從一趟美國之旅說起。創辦人米歇爾·雷勒克(Michel Leclercq)見識到美國大型體育用品店後,發現當時歐洲運動市場仍以專門品牌、專業用品店為主,只做單一且專精的體育產品。 彼時,還在知名法國量販集團歐尚(Auchan)工作的米歇爾,對大型分銷的商業運作早已熟悉,於是,他想將美國的模式複製到歐洲。 1976年,米歇爾以奧運的競賽項目「十項全能」(Decathlon)命名,創辦了迪卡儂。十項全能由10種不同的田徑項目組成,代表他致力於打造讓所有人都能負擔得起、所有人都能參與運動的品牌核心。 迪卡儂最初的概念是,希望「將所有運動放在同一個屋簷下,且提供具有競爭力的價格」,造就了打擊範圍廣、囊括各項運動、讓不同消費者一站式購足的品牌特色。 受到供應商惡意圍剿,靠自行車打下另一座山 迪卡儂開幕旋即受到法國本土市場歡迎,但供應商認為利潤太低,而不願意持續供貨;且迪卡儂的平價策略,破壞了市場行情,於是迪卡儂被供應商們杯葛,要將它逐出市場。 少了大型供應商,迪卡儂轉向與當地小型自行車製造商Leleu合作,並在車身貼上自家商標,打造品牌形象。 自行車向來是法國人喜愛的休閒運動,更有問世一個多世紀的環法自行車賽。果然,產品一上市,憑藉著品牌核心的「實惠價格」,迪卡儂又闖出名堂,也成為法國首家自行車經銷商。時至今日,消費者仍能用台幣幾千元的價格,買到機能性好的自行車。 成長後的迪卡儂開始建造自家工廠,不仰賴他家供應,在1980年代初期大放異彩,確立了自家生產的商業模式。迪卡儂逐步邁向法國全境、插旗海外市場,並建立物流系統、創立交易迪卡儂二手商品的平台等,轉變為跨國體育零售企業。 從分銷商到自有品牌,透過專業化做出差異 1997年,迪卡儂創辦了運動品牌,分別是以登山、露營等戶外運動為主打的Quechua,和專攻水上運動裝備(潛水服、泳裝、衝浪板)的Tribord。這一舉,宣示了迪卡儂的商業版圖將從分銷商到品牌製造商,且自產自銷能讓他們提供比店內其他商品更優惠的價格。 迪卡儂發展至今,已有八十多個品牌,各自擁有研發中心與團隊。例如衝浪品牌OLAIAN就設立於法國西南方的海岸。據統計,現在迪卡儂的營業占比約有7成都是自家品牌貢獻的。 品牌開發也讓迪卡儂抓準商機,他們知道在足球或籃球等領域,難以跟Nike、愛迪達競爭,但主攻的運動越冷門,自己就越可能奪得先機、樹立專業化形象。 例如,旗下品牌Aptonia主打鐵人三項,即使在法國每年僅有16萬人參賽,迪卡儂也為他們提供背包與營養產品,這樣小眾但專責的存在,樹立了迪卡儂的信譽。且隨著運動越來越傾向非傳統框架,人們從足球與田徑場開始走入野外,如登山、帆船衝浪、賽跑等各種形式,迪卡儂在經濟實惠的選購條件上,站穩了腳跟。 整合支線、聘專家做顧問,轉型專業運動品牌 迪卡儂最具開創性的商業模式,就是涵蓋完整的產品生產周期,結合內部產品開發(設計)、測試、製造及零售業務。因為這樣的垂直整合,能讓他們便於控管成本、調整營運方針,使迪卡儂不用壓縮產品品質,也能提供CP值高的運動裝備。 迪卡儂更憑著品牌特性,攻下印度市場,在2023年的印度總收入,比Nike和愛迪達相加後還要多。 供應鏈上游的研發設計,是迪卡儂的核心。但隨著亞馬遜(Amazon)的進逼,物美價廉的品牌地位勢必要調整。迪卡儂執行長芭芭拉·馬丁·科波拉(Barbara Martin Coppola)過去於《快報》(L’Express)受訪時表示,要將迪卡儂從「零售品牌」轉向「運動品牌」。 自2020年,迪卡儂集團重新定位,整合自有品牌,更有系統的歸納專業知識、貼合消費者各項需求。 迪卡儂現已擁有15座研發中心,並請專業的運動員來協助改良、開發運動用品,如跑鞋、自行車等,更將觸角延伸到企業端合作。他們於2021年與美國籃球聯盟(NBA)簽署合作夥伴關係,更連續5年成為法國最大自行車隊的主要贊助商。(編按:迪卡儂還成為2024巴黎奧運會的官方合作夥伴,為四萬多名志工設計、生產服裝。) 創立近半個世紀,迪卡儂近年仍年年登榜法國人的最愛品牌,當地的銷售額就占總體營收的13,透過大量的內需撐起品牌價值。 迪卡儂不砸大錢找代言,而是默默拓展各國市場,目前已橫跨七十多國,收服更多元的體育愛好者。...

林秀娟 | 2022.09.08

菜市場發跡的Marc L³主廚廖偉廷,美食人生如同一部戲劇化電影。在Marc L³前身、位於鹽埕第一公有市場的小鉢洋食開業之前,他歷經父親生病、中年失業、好友離世,人生道路遍布荊棘,不斷歸零。 {DS_BOX_33904} 過去曾經在Mume工作、也曾幫忙Eslite Tea Room、Liberté開幕,一直為人作嫁的主廚廖偉廷,卻始終沒有自己的舞台。擁有一家備受美食家與美食記者好評、讓食客感到幸福的餐廳,他等了二十年。 許多人進入餐飲業為了夢想,但廖偉廷進入這行,卻為了還債求生存。自小就不愛念書的他,十六歲被父母送去加拿大當小留學生,拿著父母給的生活費玩了半年,卻被朋友騙錢,學費沒了,還背起一身債務,不敢讓家人知道,只能到餐廳、咖啡廳及工廠兼三份差賺錢,在短時間內被迫成長。 好不容易債務還清,他去當時多倫多人氣法式餐廳Splendido用餐,「雖然吃了四小時,卻覺得時間過得好快,就像是在夢幻泡泡裡用餐,」他說。吃完他傻傻決定投履歷,意外被錄取。 傳統法式料理工序繁雜,為快速融入戰場,他總提早上工,每天至少工作十八小時,光是為了綁鴨肝,就被棉繩屢屢磨到破皮,滿手都是疤。廚房像軍隊戰場,動作與精準度以秒計算。他曾因一個出餐小失誤,主廚一個盤子直接迎面砸過來。從那一刻起,他深知,無法為任何失誤找理由。 因為當兵,他從加拿大回到台灣,退伍後,本以為過去餐飲經歷可以為職場加分,豈料當時台灣精緻餐廳並不普及,甚至還有飯店經理對他說,「從國外回來的人我看多了,會不會煎蛋都是問題。」每月拿著不到三萬元的薪水,他再次認清現實,沒有在台灣工作過,資歷等於零。 在廚房結交人生戰友 他在W Hotel工作時,認識人生最好的朋友——現任蘭餐廳(Orchid Restaurant)主廚李信男(Nobu)和李家成(Lee)。三人又一起去STAY by Yannick Alléno並肩作戰兩年,在餐廳高壓環境中建立革命情感。 當時廚房嚴格,規定不能帶手機進廚房,結果主廚訓話同時,廖偉廷手機響起,他瞬間把手機從口袋中取出,折成兩半,往牆上摔。「廚房就像戰場,Marc出菜永遠都是首當其衝,他做事很有擔當,也不容易示弱。」李信男說。 從台北來到高雄,源於一場人生賭注。最初老婆娘家的親戚提出想開店的計畫,最後合作機會破局,他陷入人生低谷。 儘管擁有在澳洲墨爾本長年占據「廚師帽評鑑」餐廳Vue De Monde工作的漂亮資歷,他卻彎腰接起各式餐飲活動。一次去內湖家樂福示範做菜,右邊是萬豪酒店,左邊就是祥雲龍吟、RAW等餐廳,都是以前夥伴們工作的地方。有一剎那,他覺得丟臉難堪,只能苦笑:「我知道我能做得更好,只是沒有這個運氣。」 廖偉廷從台北轉戰高雄,在鹽埕市場開設只有8個位子的法式料理小攤,顛覆大眾對Fine Dining的用餐體驗想像。來源:如此表達espres:so提供 在市場擺攤賣法餐 聽聞高雄鹽埕第一市場招募攤家進駐,無路可退的他,來到龍山寺求籤。一連三個聖杯,上天的旨意令他決心再賭一把,帶著老婆跟小孩,舉家搬遷至高雄從頭來過。拿著老婆給的兩萬五千元創業,跟媽媽借兩台電磁爐,買烤香腸的烤架,就著市場裡斑裂的豬肉攤磁磚台,擺起紅色塑膠椅,開了「小鉢洋食」小店。 「我想要做的料理,不是高不可攀,是希望大家都有能力來吃,用味覺記錄美好的時刻。」他盤算著,只有半年契約的小鉢洋食是一處料理實驗場,測試他一直以來的信念能否被大眾接受。 市場沒有冰箱,他只能事前在家備料,光是一道油封鴨腿,他用在生活百貨買的白鐵鍋,在三口爐上煉鴨油,一層層疊封上鴨腿,醃漬二十四小時,最後放到保鮮盒裡,用摩托車一趟趟載來。半年後,小鉢洋食一位難求,最終引來伯樂,為他出資開設Marc L³。 Marc L³是他一直以來的夢,「人生並不公平,但只要上桌,就沒有身分地位差別。」他深信料理能帶回記憶,更想端出一如第一次吃到法餐,那種充滿夢幻泡泡且溫暖的料理。 不過,Marc L³明明是法式料理,卻可見熱狗、米粉湯等台灣味。去年冬天他很懷念大稻埕米粉湯,就用豬骨湯澄清,加入Q彈的埔里水粉,將盤克夏豬外裹紅麴、豆腐乳,酥炸成似紅燒肉般,再浸入湯裡,做出源自鄉愁的前菜「盤克夏黑豬」。 另一道外型看起來就跟炸熱狗沒兩樣的「劍旗魚・高麗菜・海藻」,則以靜岡縣海藻做內餡,包裹熱狗麵衣,刨上東港烏魚子搭配塔塔醬,創造台魂法菜。 使用岩生築見專為餐廳打造的金璟雞為料理,結合伊芙卡全果巧克力為醬汁,讓風味厚實又和諧。攝影者:李婉蓉 外型如台式熱狗,內餡卻以手打旗魚漿、花枝與蝦仁混合,再以酸豆、酸黃瓜鋪底提味。攝影者:李婉蓉 在「哈密瓜│椰奶│擂茶」料理中,以哈密瓜酒為蛋白霜糖漬,再加上檸檬馬鞭草進行2次發酵,增添豐富層次。攝影者:李婉蓉 比起炫技,他更喜歡用料理表現兒時記憶。從小在夜市附近長大,加上高中後就出國念書,台灣小吃之於他,就像是海外漂泊遊子的根。 從Marc L³一樓步行上二樓,發現梯間擺放多張廖偉廷和摯友李信男與李家成的三人合照。曾經一起去國外孤獨打拚,也在台灣挺過高壓地獄廚房,三人情同手足,即便現在李家成因病已離世,但情誼不因身處異地而轉淡。廖偉廷笑說,就算是現在,每天跟Nobu講的電話,比老婆還多。 將過去和友人一起在海內外為餐飲打拚的照片放在店裡,提醒自己莫忘初心。攝影者:李婉蓉 「他是一個很真誠的朋友,跟他相處不用花很多力氣,我最欣賞他有話直說,」李信男說,「我們兩個現在做的事,都帶著Lee的遺願,連他的分量一起努力。」 然而這部菜市場主廚的故事尾聲,並沒有老掉牙的快樂結局。八月底台北、台中、台南與高雄米其林指南結果公布,Marc L³僅獲得米其林入選餐廳,被美食家高琹雯視為本次指南最大遺珠。 走過人生低谷,從菜市場找到再出發的歸屬,從現在回望過去,他仍深深覺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摘星,不急於現在,重要的是繼續努力幹活。他望向遠方說:「有一天,我會把獎牌放到Lee的骨灰罈裡跟他分享,這是我們說好的約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