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地球暖化

共有 123 則相關文章

邱韞蓁 編譯 | 2022.07.23

氣候變遷的惡果,已經明顯嚴重到無法忽視,也因此在全球吹起永續風潮,讓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投資成為顯學。 不過,《經濟學人》7月21日出刊的最新封面,卻重砲批評:「這三個字救不了地球!」 現實是,人類面臨的浩劫越來越嚴峻。炎熱酷暑報到,台灣迎來「類熱浪」,高溫衝上40度。在全球各處,人類同樣遇上前所未見的暖化災情——格陵蘭3天的融冰水量,足以填滿720萬個奧運規格泳池。 很難想像,歐洲竟然因為熱浪,導致上千人死亡。諾亞方舟真實上演,只是這次動物不是因為洪水被迫撤離,而是野火。今年最震憾世人的,無疑是英國迎來氣象史創紀錄高溫,可是人類無所應變,只能用原始方法幫事物降溫,像是把倫敦火車軌道塗成白色,或把漢默史密斯橋包上銀箔。 但,《經濟學人》指出,雖然ESG的起源立意良善,卻存有三大基本問題。 第一,它把環境、社會、公司治理的各種目標混為一談,當必須做出取捨時,沒有為投資人與企業提供一致指引。 例如,在企業治理上,馬斯克(Elon Musk)領導的特斯拉(Tesla)惡名昭彰;但在環境上,卻是引領電動車潮流普及化的最大功臣。 又或者,雖然關閉煤礦公司能減少碳排,卻斷了員工賴以為生的經濟來源;想要廣建風力發電廠,很難避免不傷害當地生態。 ESG一詞最早可回溯到2004年,認為投資人不該只檢視企業的商業表現,也應該根據環境、社會與治理上的所作所為,加以評判。 由於政府制定法規過程,經常陷入僵局,因此企業扮演的角色愈來愈重要,期待他們協助解決社會問題,以及服務利害關係人,而不僅限於股東。 現實卻是,明明環境與社會之間,就存在各種利益衝突,單一施策也討好不了所有利害關係人。但ESG的統稱,卻給了大眾美好妄想,彷彿這些問題都能輕易被解決、甚至不存在。 第二,它的激勵措施不夠直接,美名無法變現。但ESG聲稱,良善行為將為企業與投資人帶來更多獲利。 但實際上,如果願意忍受社會汙名,把汙染等成本外部化、不直接承擔,其實更有利可圖。因此,美德是否必能提升財務表現,備受質疑。 而這種宣稱,卻帶動ESG投資趨勢快速發展,政府機關與私營企業總把這三個字掛在嘴邊。迄今,投資管理公司管理的資產,有高達逾三分之一涵蓋ESG成分,規模約達35兆美元(約合新台幣1,050兆元)。 可是,這不僅沒有大力改善氣候變遷,反而成為炒作與爭議的代名詞。政客互相指責,企業被批評利用「漂綠」(greenwashing)欺騙客戶,從高盛到德意志銀行都面臨監管調查。 第三,ESG評鑑指標充滿矛盾,容易流於黑箱作業。 評估信用違約風險的信用評等,即使出自不同信評機構,答案幾乎100%相同。相較之下,ESG評比的分數,卻會因評比機構不同而大相徑庭。 甚至企業只要把排碳資產出售轉嫁給買方,即使製造汙染的資產繼續運作,仍能提高ESG分數。 要如何改善前述種種缺陷?《經濟學人》建議,其實不難,就是把ESG三個字母拆開並簡化,因為目標愈多,愈難擊中靶心。 尤其,S(社會)沒有統一固定模板;至於G(公司治理),也因管理藝術百百種,每個小細節無法用勾選確認。 例如在當前動盪、去中心化的經濟時代,每個企業為了追求長期利潤,會做出不同社會決定,例如有雇主用年輕價值觀留住員工,有些則宣布裁員。像是英國雖然要求上市公司揭露詳細治理準則,可是平均表現仍慘淡。 因此即使不夠,但最好的辦法是只專注在第一個字E,而且它不代表「環境」,而是「碳排」(Emissions)。這是因為,環境一詞泛指生態多樣性、水資源稀缺等,但當前最嚴峻的危機,是溫室氣體排放。 投資人與監管者,現在正致力推動更統一且一致的企業碳排揭露準則。如果資訊揭露標準化,就愈容易評估誰是碳排大戶、誰是減碳排小尖兵,也便於基金經理和銀行追蹤投資組合的碳足跡,確認各企業是不是真的有努力減少碳足跡。 清楚、正確的資訊,真的就能助攻這場抗暖化戰役!對普羅大眾而言,能了解究竟何因素釀成暖化危機,即使要花更多錢,但更多人願意成為利他消費者。 對企業而言,就算逃的了現在,也逃不了一世。因為在投資人、監管者更加嚴格督促下,企業將必須反思、重新調整商模,以因應碳排限制規則。 然而,《經濟學人》最後呼籲,這不代表政府能置身事外,反而必須採取更嚴格行動。 真正可以救地球的,除了政府實際作為,還有清楚、一致的資訊揭露,而不只是高喊浮誇、膚淺的永續縮寫而已。 參考來源:The Economist、CNN、CNN2 核稿編輯:吳和懋 ...

邱韞蓁 編譯 | 2022.07.19

暑假來了!但除了人人期盼的陽光與沙灘,迎接我們的,還有成為每年新常態的熱死人高溫。《彭博》報導,這是一場無聲的災難,促使全球科學家竭力為暖化尋求解方。 今年6月,麻省理工學院感知城市實驗室(MIT Senseable City Lab)宣布,正在進行一項「地球防曬」計畫,而且已取得初步實驗成功——由矽等材質構成的薄膜球狀物,放在外太空阻擋太陽輻射,如同地球的太陽眼鏡。 該團隊由建築、土木和機械工程、物理與材料科學等背景專家組成,稱球狀物為「太空泡泡」(Space Bubbles)。這個發想源自於亞利桑那大學天文學家安吉爾(Roger Angel),最初提出利用一大群小型飛行器,當成太陽光盾。 研究人員指出,太空泡泡計畫放在太陽與地球之間,再像木筏一樣連接起來,成為巨型防護罩,覆蓋面積幾乎等同南美洲最大國巴西。 太空泡泡停留的位置,位於拉格朗日點(L1 Lagrange Point)。在此位置上,地球與太陽引力互相抵銷。換言之,泡泡能跟著兩個天體一起移動,穩定漂浮在太空中,不受太陽或地球任一方的引力影響。 麻省理工學院的實驗室負責人拉帝(Carlo Ratti)解釋,只要把射向地球的太陽輻射偏轉1.8%,就可以完全扭轉今日的全球暖化;與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會大規模改變與干涉自然氣候相比,太空泡泡對環境傷害較小,也更安全。 今年7月,加拿大滑鐵盧大學中國裔教授盧慶斌發表研究,發現熱帶地區上空出現一個臭氧層破洞,面積是南極臭氧層破洞的7倍大。 這代表地面紫外線輻射增加,不只威脅環境,人體健康亦然,如增加皮膚癌、白內障等疾病罹患率、削弱免疫系統。 太空泡泡的發想看似瘋狂,其實也顯示氣候危機迫在眉睫。雖然減少碳排仍是根本,研究團隊強調,這無法完全取代迄今眾人為遏止暖化付出的行動,而是成為助力。 參考來源:WEF、Yahoo News、AIP Publishing 核稿編輯:吳和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