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善意

共有 1186 則相關文章

李河泉 | 2023.08.10

最近許多企業都碰到一個問題,就是團隊的士氣開始下降,而且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激勵,幾乎都沒有太多效果。 某位總經理問我:「河泉老師,最近公司業績不振,可是現有團隊同仁不論怎麼激勵,似乎都沒什麼反應。」 接著又說:「我不斷的開會,請主管要趕快激勵同仁,請大家趕快努力,也請同仁吃飯,但是好一段時間都沒有起色?到底該怎麼辦?」 這位總經理的著急是可想而知的,只是大多數企業的主管,對於「激勵」的觀念還停留在過去,想要真的讓員工士氣提升,不妨來看看怎麼做可以更好。 想激勵員工士氣,主管務必先更新的4大觀念 1.激勵是一種能力,而非權力 最近許多企業主管慢慢發現,除了原本的專業能力以外,「讓同仁心甘情願」的管理能力,也慢慢成主管的必備技能。 想要激勵同仁的關鍵,就是主管必須先提升「管理能力」。由於目前工作者的自主性上升、自我意識變強,想要讓這群同仁接受管理,早已不是過去那麼簡單的事。 想像一下,如果主管們年輕時參加考試,都是100分的高手,最近卻發現自己只能考95分、甚至慢慢降到90分,您會抱怨題目為什麼出那麼難?還是設法提升做更多的準備? 過去的主管,只想找到對的人,然後叫這些人聽話配合,自然就能完成公司的目標,這就是「權力型激勵」。 如今的主管,必須要學會「能力型激勵」,也就是無論什麼樣的同仁,即使進來的時候不太對,都能讓他願意慢慢融入的做法。 與其不斷執著找對的人,不如先把人找進來,然後把人變對,因為現在「非傳統職場」正在跟你搶才。把人變對的過程,就是「能力型激勵」。 2.想要激勵員工的前提,是公司如何看待員工? 過去企業如果希望員工聽話,通常只把員工視為完成組織任務的一顆棋子,教他如何就如何。只是棋子習慣執行,很難被激勵。 只有把員工當成完整的個體,也就是「人性化」對待,激勵才會有意義。在公司裡能自主的員工,通常更擁有想法。協助員工找出最棒的天賦,並且發揮到最強,就是現代主管的責任。 真正的激勵,不是要激勵毫無想法的棋子,而是把同仁視為個體、激發出他最強的能耐,既能夠成就自己,也能成就公司。 3.先了解同仁問題,出在能力還是意願 過去只要工作目標沒有完成,多半都是由於員工能力不足。如今不同了,許多同仁因為自我意識提升,對於工作沒有認同感,工作表現不夠理想的原因,更多是出在個人的意願。 主管一定要有體認,同仁能力不足可以訓練,但是意願不夠,就很難被激勵。 最近聽到許多企業說:「老師,公司同仁的『狀況不太好』,其實我們很想上課,但是疫情後訂單上升,所以只能先全力衝刺,沒有空檔。」 聽到這麼說,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開心企業訂單變多,憂的是萬一同仁「狀況不太好」,不是能力問題,而是意願的問題;在忙碌過後,選擇離開現有工作的意願上升,就可能得不償失了。 4.別認為只要激勵,同仁就要埋單 許多主管抱怨,為什麼已經請同仁吃飯喝飲料,他們卻不會感恩?應該要趕快衝刺吧。這表示主管還停留在運用「權力」的時代,以為同仁只要「講過就該聽」、「有請客就該感恩」,並趕快認真工作回饋主管。 這種想法有個嚴重錯誤:主管認為自己講的道理,同仁應該都要聽進去,認為請客是在施恩。 對於新世代同仁來說,真正的激勵要有「喜出望外」的效果。過去被請客是會感恩的,現在同仁普遍認為自己工作已經夠辛苦,主管請客是應該。 激勵的解答不在主管,而在員工身上 主管常常認為自己有用各種方式激勵人,同仁就應該感恩,如果同仁沒有展現相對應的努力,主管反而會生氣。 現在的主管應該要有體認,期待激勵有效果,就必須以員工為本、貼近員工的心,讓同仁說出「能真正被激勵」的方法。無論是合適的薪資,或是希望被肯定和授權的方式,只要雙方有心,就有機會拉近彼此距離。 責任編輯:倪旻勤核稿編輯:陳瑋鴻 ...

卡米拉•霍奇森、西達爾特・文卡塔拉馬克里希南 | 2022.09.08

一邊是為達到減碳目標的碳權交易市場,另一邊是眼花撩亂的加密貨幣Web3技術。這兩個仍未完全受到監管的市場,正試圖彼此合作,加速吸引投資人的目光。 能源公司希望停採石油,把減少的碳排轉換成碳權,再轉成NFT(非同質化代幣)出售來獲利。 去年,英國石油勘探公司格陵蘭天然氣石油(Greenland)雖擁有探勘許可,卻為了彌補放棄開採石油的損失,找上了減碳新創Carbonbase合作。 區塊鏈把碳交易變友善還變現 可惜的是,如今雙方合作卻遇上了瓶頸,因為格陵蘭「停產」石油的代價並不算高昂,卻想以此換取高額碳權。它目前為止的產油實績為零,僅是因為放棄開採而已。Carbonbase創辦人宋馬克(Max Song)認為,比起關閉正在運作的油田,此次的合作看起來更像是「洗綠」,「這會摧毀我們的公眾聲譽。」 不過類似的跨界合作,已是有增無減。 數位資產管理公司One River去年推出了全球首支「碳中和加密資產基金」;全球第一大肉品包裝業者JBS在打擊森林濫伐的過程中,也開發了區塊鏈平台來追蹤牛隻的供應鏈。 鑽石開採商戴比爾斯(De Beers)也使用區塊鏈技術,來追蹤寶石的來源。 許多新措施,都聚焦於蓬勃發展的碳交易市場,讓減碳的作為,能化為數位加密貨幣,進而「變現」。自二○二一年底以來,已有數以百萬計的碳權轉化成碳代幣(Carbon token)。 減碳配上加密貨幣,也可能降低碳交易市場門檻,成為散戶進場的一種方式。 支持者表示,對於混亂的碳交易市場來說,區塊鏈技術的交易紀錄無法更改,「分散式帳本有助於提高透明度,」諮詢集團Systemiq政策顧問卡麥倫(James Cameron)表示,這有利於追蹤碳權的購買和後續使用狀況。 圖表製作者:吳和懋 碳權計算複雜,風險卻被簡化 但英國諾森比亞大學地理與環境科學助理教授豪森(Pete Howson)表示,他擔心一些科技先驅,「並不了解碳交易市場的運作方式。」尤其碳交易是出名的複雜,而且問題多多:缺乏流動性、定價不透明、信用質量也偏低。 不過,將碳權轉化為加密貨幣,已是一個難以抵擋的潮流。包括Toucan、JustCarbon和Moss.Earth在內的加密貨幣平台公司,都紛紛推出了碳代幣。在社交媒體上,對碳代幣的炒作,已經開始升溫。 JustCarbon的共同創辦人里默(Adrian Rimmer)表示,對於非專業買家來說,傳統碳交易市場複雜到「可怕」,「這需要大量的知識,」而碳代幣的設計則簡單得多。 傳統碳權的計算,可能來自數千個不同的環境項目,很難進行比較。但化為加密貨幣之後,不論是JustCarbon的JCRs,或是Moss.Earth的MCO2s,標準都是一致的。每家公司都可以決定碳權的範疇,例如將植林的成果,轉變成標準化的碳代幣。 但仍有不少人對此機制感到懷疑。碳諮詢公司Redshaw Advisors董事總經理雷德肖(Louis Redshaw)堅持,應該對許多項目的複雜性保持警惕,「如果你不能理解,就不應該涉足。」 全球第一大碳權認證平台Verra資深公關經理茲威克(Steve Zwick)表示,「透明度至關重要,新的買家進場時,尤其要確保減碳認證的標籤無誤。」 例如,雖然買家知道,Moss.Earth代幣是由該公司公布的森林保護計畫所支持,但他們不知道碳代幣與哪個具體項目有關。 另一個風險是,碳代幣的本意是要來抵銷特定的碳排,而非投資交易。但一旦擁有了碳代幣,就很難抗拒投機的誘惑,捲入去中心化金融的洪流之中。 日內瓦商學院區塊鏈技術教授曼加尼耶洛(Fiorenzo Manganiello)警告,有些騙局專以「綠色」加密貨幣投資人為對象,「他們會聲稱手上的綠色代幣已取得了碳權憑證,但事實上(很像)只是炒作而已。」 與碳封存相關的加密貨幣也在出現,例如愛沙尼亞Single.Earth開發的加密貨幣Merit,只要地主以森林固碳一百公斤,就能取得該代幣。只是,封存的碳有可能又被釋放到大氣中,若地主之後砍伐森林也缺少罰則。 碳代幣本是要抵銷特定碳排而非投資,但一旦擁有了碳代幣,就很難抗拒投機的誘惑。 碳代幣湧現,交易藏耗能疑慮 還有一個視而不見的問題——許多加密貨幣和區塊鏈交易,都涉及大量的能源消耗。例如今年二月,世界自然基金會(WWF)英國分部預定拍賣NFT,反而在強烈抵制下驟然取消。 在傳統碳交易與碳代幣市場之間,銀行和交易所正在探索兩者的中間地帶。 例如交易所AirCarbon設計了智能合約,共同創辦人帕佐斯(William Pazos)表示,可應用在小額消費,例如抵銷一趟計程車的碳排,「就像食品包裝上的卡路里標示一樣,各種不同活動都能標註上碳排量。」 「我們將重新認識(現實世界中的碳交易),」諮詢集團Carbon Direct科學顧問荷伯特(Claudia Herbert)說。但就目前而言,眾多新玩家與新項目的加入,讓參與者很難了解,究竟自己會想和誰攜手合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