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億萬富豪

共有 188 則相關文章

克里斯.麥可納布(Chris McNab) | 2023.09.28

馬斯克(Elon Musk)似乎總能引用不同領域的思考,靠創新和突破來解決問題。在這方面,他一向擁有簡單的優勢——大量閱讀,涉獵範圍包羅萬象。 「領導者是閱讀者」這個概念淵遠流長,精髓就體現在馬斯克身上。馬斯克童年時代就如饑似渴的讀完好幾櫃的書,似乎想吸乾全部的知識;直到今天,馬斯克仍不斷閱讀知識性、有趣或有挑戰性的書籍。雖然涉獵範圍很廣,但他的閱讀模式卻不是漫無目的的知識漫遊。相反的,閱讀直接幫助他的語義樹*,發展更多相關枝幹,進而給他做決策和創新的基礎知識。 (編按:Musk將知識視為一種語義樹,在進入樹葉(細節)之前,先確認自己已經了解基本原則(樹幹和大分支),否則知識就會不夠穩固。) 馬斯克的書單 馬斯克曾公開推薦的書籍,包含: 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和羅伯特.海萊因(Robert Heinlein)的科幻小說。 《魔戒三部曲》,托爾金(J.R.R. Tolkien)。 《沙丘》系列,法蘭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 《阿特拉斯聳聳肩》(Atlas Shrugged),安.蘭德(Ayn Rand)。 《結構之書:從自然物到人造物,萬物成形與屹立不搖的永恆祕密》(Structures: Or Why Things Don' t Fall Down),詹姆斯.愛德華.戈登(J.E. Gordon)。 《超智慧:出現途徑、可能危機,與我們的因應對策》(Superintelligence: Paths, Dangers, Strategies),尼克.伯斯特隆姆(Nick Bostrom)。 《Life 3.0:人工智慧時代,人類的蛻變與重生》 (Life 3.0: Being Human in the Age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鐵馬克(Max Tegmark)。 《深度學習》(Deep Learning),伊安.谷菲洛(Ian Goodfellow)、約書亞.班吉歐(Yoshua Bengio)和艾倫.柯維爾(Aaron Courville)。 《販賣懷疑的人:從吸菸、DDT到全球暖化,一小群科學家如何掩蓋真相》(Merchants of Doubt: How a Handful of Scientist Obscured the Truth on issues from Tobacco Smoke to Global Warming),娜歐蜜.歐蕾斯柯斯(Naomi Oreskes)和艾瑞克.康威(Erik M. Conway)。 《詩性的宇宙:一位物理學家尋找生命起源、宇宙與意義的旅程》(The Big Picture: On the Origins of Life, Meaning, and the Universe Itself),西恩.卡洛(Sean Carroll)。 《說謊》(Lying),山姆.哈里斯(Sam Harris)。 《國富論》(The Wealth of Nations),亞當.斯密(Adam Smith)。 《班傑明.富蘭克林:美國心靈的原型》(Benjamin Franklin: An American Life)和《愛因斯坦:他的人生他的宇宙》 (Einstein: His Life and Universe),華特.艾薩克森(Walter Isaacson)。 《生而癲狂:霍華德.休斯傳》(Howard Hughes: His Life and Madness),唐納德.巴特利特(Donald L. Barlett)和詹姆斯.史提爾(James B. Steele)。 《凱薩琳大帝:女性的肖像》(Catherine the Great: Portrait of a Woman),羅伯特.梅西(Robert K. Massie)。 《Screw Business as Usual》(暫無中譯本),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 《從0到1:打開世界運作的未知祕密,在意想不到之處發現價值》(Zero to One: Notes on Startups, or How to Build the Future ),彼得.提爾(Peter Thiel)。 這份清單只是馬斯克一生閱讀書籍的九牛一毛,但卻可以看出他所感興趣的知識和思想。這些書籍還能歸結出一套分類的邏輯,「科幻小說」和「奇幻小說」在億萬富翁的書架上很常見,反映出未來性對他的吸引力。 然而,馬斯克在非小說的涉獵光譜更為廣泛,從哲學和科學,延伸到傳記和商業管理。乍看之下,這似乎代表了馬斯克的思維跳躍,但從更全面的角度來看,馬斯克的閱讀習慣和知識統合有關,將不同的研究領域融合為一,每個主題都彼此滋養。 馬斯克:假如能多了解宇宙一些,就能問出更好的問題 書單上的某些書籍,或許和他的人生經驗特別相關。舉例來說,2013年1月22日,馬斯克在電腦歷史博物館(Computer History Museum)接受科技記者艾利森.馮.迪吉蘭(Alison van Diggelen)的訪問。他說明自己兒時所閱讀的某一本書,如何為他打開了重要的哲學和邏輯視野: 「我想,當時我大概12或15歲⋯⋯我面臨了存在危機,所以讀了各式各樣的書,想找到人生和其他一切的意義。一切似乎都毫無意義,但家裡剛好有一些尼采和叔本華的書,這根本不該在14歲時閱讀。真的很糟,非常負面。 接著,我讀了《銀河便車指南》,這還挺正面的,而且有個重點就是,『問題有時比答案困難許多』。假如你可以問出適當的問題,那麼答案就很簡單了。所以,假如我們能更多了解宇宙一些,就能問出更好的問題。如果能問出最接近『生命的意義是什麼』的問題,就能帶領我們離解答更進一步。我想,假如能拓展意識和知識的規模和尺度,這會是件好事。」 馬斯克不是第一個受到《銀河便車指南》影響的企業家。然而,他提到的「問題的重要性」,和他的思考模式依然密切相關。我們問的問題,特別是要如何清晰的構思這些問題,可以成為點子和動力的引擎。 書本知識不是死的,能建立自己的大腦資料庫並活用 對馬斯克來說,書本的知識不是死的——他提取白紙黑字的概念、事實、信念和數據等,在現實世界啟動應用,這個過程也證實能鞏固知識的記憶。 在閱讀方面,他最看重的是實用,這直接反應在許多例子上。舉例來說,在 SpaceX的概念性階段,吉姆.坎特雷爾(Jim Cantrell)借了馬斯克幾本重要的教科書,包含:《火箭推進元素》(2010)、《燃氣渦輪機與火箭推進的空氣動力學》(1996)、《天體動力學基礎》(1971)和《國際太空運載系統參考指南》(2004)。坎特雷爾公開表示,他很訝異馬斯克將書籍的資訊牢記於心,甚至能逐字回想起長篇的段落。基本上,馬斯克可以說自學了火箭科學。 然而,坎特雷爾也解釋說,儘管馬斯克在知識獲取方面有著強大的能力,但他並不高估自己掌握任何特定主題的能力。他指出馬斯克同樣注重專家意見,不但花時間與他們相處,也會聘請相關領域中最優秀的代表人物。當馬斯克和專業人士相處時,總是會全神貫注,就像是想吸取他們的經驗。「他認真聽他們的話」。 如果想了解馬斯克的學習速度,就必須探討他絕對專注於學習領域,或在對話中認真傾聽的能力。強大的注意力輔助了記憶形成的前2項元素——編碼和儲存,從而為最終的提取階段,奠定堅固的基礎。 對馬斯克來說,語義樹的強化在於其枝幹互相結合,形成具目的性的主幹。他反思艾薩克森的班傑明.富蘭克林傳記,並且在CNN的訪問中表示:「我認為富蘭克林在該做的時間,做了他該做的事。他雖然在別的領域,但卻思考當下最需要完成的事,並努力去達成。 」 和馬斯克一樣,富蘭克林也是真正的通才,他是作家、印刷工和出版者、政治哲學家、科學家及發明家、政治家和外交官,也是美國的國父之一。 馬斯克深知,了解某事,以及實際應用該知識之間的差異;如果想在理解和應用間轉換,心智的知識和技巧庫就必須被導向有意義且聚焦的行為。 {DS_BOX_36159} 責任編輯:倪旻勤核稿編輯:陳瑋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