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menu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亮紅燈

共有 90 則相關文章

馬自明 | 2022.10.13

「這是二○○八年金融海嘯以來,甚至是史上最慘的情況!」金管會在十月四日邀集全台灣二十二家壽險公司參與視訊會議,沒有一家公司缺席,他們神情凝重、擔憂,大型壽險業者疾呼事態嚴重,為的就是一個問題:壽險淨值跌跌不休,甚至變成負的,該怎麼辦? 金管會公布今年第三季部分壽險公司的淨值比(編按:指淨值除以總資產),台灣第三大壽險公司南山淨值比變成負數,而且,包括連同壽險龍頭國泰等七家壽險,淨值比都不到法規「紅線標準」三%。 而且,如果美國聯準會第四季甚至明年持續升息,台灣可能有半數壽險公司都不到三%,甚至更多家公司會轉成負值,演變成全台灣壽險業營運最大危機! 會計制度算法基礎不一,台灣獨有……壽險業淨值縮水,損益表卻還是賺錢 根據保險業資本適足性管理辦法,若連續兩期(編按:每半年為一期)淨值比低於三%,將被列為資本不足甚至嚴重不足,最糟糕的情況下,壽險公司負責人可能被解任、公司被接管或勒令停業等,屆時全台灣數百萬保戶的權益可能都受衝擊。 淨值崩跌的起因是,台灣的壽險公司有超過六成以上投資海外,比重幾乎逐年增加,今年金額將創下歷史新高,而且主要投資為美國債券。當美國聯準會今年已旋風升息十二碼(編按:一碼為○‧二五個百分點),造成債券殖利率飆升,債券價格下跌,台灣的壽險公司持有的債券跟著縮水。 升息對壽險業並非只有壞事,也有好事,國泰、南山等壽險公司於是紛紛喊冤,認為淨值崩跌不是營運問題,而是會計制度的問題。 按照他們的邏輯,用一條公式解釋:會計的「恆等式」是「資產=負債+淨值」,但保險業「資產、負債不匹配」,負債用過去的保單利率評價,但資產卻得按照現在的市價評價。這基礎不一的算法,可說是保險業獨有。 所以,當資產,也就是保險公司持有的相關債券,因利率上升而價格暴跌時,負債卻幾乎不動如山,而因公式左右均等,淨值就跟著資產縮水,這是為何利率上升讓淨值下滑的關鍵。 而且,台灣的壽險公司的「老保單」多,給的利率又高,全球數一數二。當利率上升,淨值崩跌的問題比其他國家可能更為劇烈、嚴重。 雖然淨值大縮水,但在財報的損益表上,國泰、南山等壽險公司今年上半年卻是賺錢。「當你以為它(指壽險業)賠錢,卻是賺錢,」無怪乎,資誠前所長張明輝便指出,壽險業會計準則在所有產業裡最怪異,財報就像天書。 那壽險公司淨值崩跌最大的原因,到底是升息,還是會計制度呢?我們爬梳來龍去脈後,答案或許不是以上兩者,而是主管機關和部分壽險業者缺乏長遠規畫。 圖表製作者:馬自明 圖表製作者:馬自明 {DS_BOX_34118} 金管會跟進國際準則卻只學半套當利率反轉暴升,壽險業淨值便狂掉 首先,今日的壽險業的淨值風暴,禍根早在二○一八年前種下。 當時,台灣主管機關推動新的國際會計準則IFRS第九號公報,與國際接軌,但新的準則要求資產必須用市價衡量,等於資產隨時都在變動。這對資產高,事業又複雜的壽險業衝擊不小。 因此,國際會計準則理事會(IASB)給保險業兩個解決方案:方案一,遞延法,等到負債同樣用市價衡量時再用新準則;方案二,覆蓋法,簡單的說,就是雖然用新準則,但保險業可以運用會計處理,部分評價損失不必列入損益,降低對每股稅後盈餘(EPS)衝擊。 國際大多選擇方案一,延後採用新準則。但一位曾任會計師、不願具名的大型壽險公司副總經理指出,台灣擁有「獨步全球」的金控模式,保險業只是金控旗下的子公司,如果保險業用舊準則,其他銀行、證券等卻用新準則,金控一家公司得做兩套帳,相當麻煩。 結果,金管會走了二○一八年後其他各國少走的路,選擇了方案二,讓保險業只用「半套」的新會計準則,另外半套用覆蓋法,而要讓保險業財報恢復「正常」,台灣得等到二○二六年,適用那時新的會計公報才行。 東吳大學會計系教授沈大白表示,「覆蓋法」給保險公司彈性,投資損失可以遞延認列,但出售資產獲利時,又可認進損益表裡。換言之,採用覆蓋法,財報裡的損益表有機會變得亮眼,保險業皆大歡喜。 圖表製作者:馬自明 淨值比列天條,未達標最慘被接管但數值差未必影響營運,監管效果有限 「但天底下哪有白避的風險呢?」沈大白表示。損益漂亮,但代價可能是淨值縮水。「當時是低利率,沒有人想到有一天利率會像今年這般暴升,損益看起來大賺,淨值卻大跌,這就是覆蓋法的問題,」他說。 也就是說,最省麻煩、不必編兩套報表的選擇,反而為日後埋下地雷。 若淨值只是財報上的數字變動,不影響營運,倒也無事,但金管會卻偏偏在三年前,將淨值比列入對保險業的監管指標,變成保險業要遵守的天條之一。 二○一九年年底,金管會發布公文指出,為健全保險業財務結構,強化承受風險的能力,對抗國際政經情勢發生短期大幅波動,因此要求保險業須提升淨值比。連在保險業資本適足性管理辦法內都明文規定,若連續兩期低於紅線,二○二○年起就有相應管制手段。 可是,淨值比其實不適合用來當作監管指標。「單看淨值比,沒有辦法完全反映保險業的資本強度,」惠譽保險評級聯席董事林天恩指出,壽險業重點在於維持足夠的流動性以支付保單付款,而用衡量市場風險的淨值比,去評估壽險業並不合宜。 況且,因台灣保險公司財報,資產和負債不匹配,淨值容易受到市場波動,淨值比高低,無法論斷壽險業好壞。 目前來看,雖然台灣有七家壽險公司淨值比低於三%,但其中除了三商美邦上半年資本適足率(RBC,即公司自有資金對應其所承受風險的比率)低於法定的二○○%紅線外,國泰、南山等壽險公司都有三○○%以上。 可見雖然壽險淨值大幅下滑,即使轉為負,也不見得必定對壽險業營運有負面影響,也不影響保戶賠付。 金管會主委黃天牧接受立委質詢也表示,今年壽險業淨值大跌,是因為升息,不是營運出問題,「我們就不能用一般監理方式看待問題。」這等於暗示,淨值比的監管效果已經失靈。 「半套」的新會計準則,加上不適當的監理指標,以及寫進法規裡的紅線,造就台灣壽險業在明明賺錢,但淨值大跌的怪異現象,壽險業甚至可能在營運良好之下,卻可能因觸犯法規而要付出代價,例如被接管等。 但不是每一家壽險公司都有碰觸紅線。有的壽險公司淨值跌到變負,但有的還能維持在紅線三%以上,而其關鍵在於,當壽險公司傾向頻繁操作債券買賣,藉此「衝獲利」,淨值就容易大跌。 圖表製作者:馬自明 業界掀「改遊戲規則」論戰可避免業者踩法規紅線,卻破壞公信力 原因是來自於不同的會計分類。「新會計準則在二○一八年後上路,保險公司可以選擇把債券資產投入兩個不同的『籃子』裡,」大型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表示,這兩個「籃子」意義不同。 一個籃子叫作AC(攤銷後成本衡量),放入這個籃子後,保險公司持有的債券不能隨意變賣,但對淨值影響也小;另一個籃子稱為FVOCI(其他綜合損益按公允價值衡量),債券可以交易,但對淨值影響大。 原本,部分保險公司的盤算是:先把債券放到AC的籃子,反正國際會計準則雖說不能隨意變賣,但只要符合「不頻繁、不重大」定義模糊的條件,仍能夠賣出。不過,金管會在二○二一年已把這條路封住,規定放在AC項下的債券,限額一年只能賣五%。 因此,壽險公司要變賣債券獲利,就得放另外一個籃子。以南山而言,放在FVOCI籃子的債券占全部債券部位比重,約達四五%,堪稱壽險業最高,因此升息後,淨值影響也最大。 台灣壽險龍頭國泰前三季的淨值比也掉至三%以下。「聯準會這麼大幅度升息,是過去以來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國泰金總經理李長庚指出,不同情況要有不同做法,他建議應該考慮讓壽險業「資產重分類」,讓業界能度過淨值危機。 換句話說,壽險業要把容易受利率影響的債券部位,從FVOCI這個籃子,換到另一個籃子AC去。 此項建議引發各界激烈爭辯。我們訪問四位會計師,有的會計師認為,「會計的問題要用會計解決」,而且升息太快,變化劇烈,壽險業有足夠理由進行重分類:但也有的表示反對,因為二○一八年採用的新公報,不能隨意更改資產分類,「如果現在淨值表現不好的人出來叫一叫,就能解決,這樣有誰還要信這套會計制度?」 而且,有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甚至直言,聯準會升息並非毫無預兆,在去年底,從聯準會會議相關資料,便可預料今年將進入「升息年」,壽險公司也應該有時間和能力提早做好準備,降低升息對淨值的衝擊,代表「有些保險公司的風險意識還不夠高。」 李長庚則表示,此次美國猛烈升息,對全球壽險業都造成影響,韓國今年上半年已允許重分類,不只有台灣。他指出,在這樣特殊的時期,各國政府採取必要的手段,都是合理的。 但壽險業此次建議做資產重分類,避免淨值下滑,只是為解燃眉之急,避免踩到法規紅線。 沈大白表示,即使資產重分類後,壽險業者仍需要要審慎思考。第一,當把債券放到另一個籃子,換言之列入損益的利潤可能下滑,那會有足夠的獲利支付給保戶嗎? 壽險淨值危機是金管會主委黃天牧最頭痛問題之一,而用資產重分類雖是解決難題的選項,但卻引發爭議。攝影者:程思迪 圖表製作者:馬自明 第二,即使聯準會明年升息,但若再過一、兩年,升息轉為降息,到時放在AC項下的債券,沒有辦法頻繁交易和認列投資收益,這樣壽險公司也願意嗎? 此外,如果輕易讓壽險公司資產能夠重分類,這對其他沒有「衝獲利」的壽險恐怕不盡公平。例如,新光人壽就有逾九成債券放在AC項下,淨值受升息影響小,但可認列獲利就不亮眼。 「淨值影響小的壽險公司心裡一定不開心啦!這樣以後誰要聽話、當乖寶寶呢?」一位會計師事務所的會計師指出,但沒有任何一家壽險會公開反對重分類,「畢竟沒有人知道美國什麼時候會停止升息,也許下一個就輪到自己淨值變負的!」 所以就算「乖寶寶」有怨言,但因為擔心自己淪為下一個被懲罰的對象,也不敢出聲,重視一致、穩健的會計規則可能就隨之更改。 「金融資產重分類就好像玩遊戲玩到一半,突然要改規則,」台新金董事長吳東亮對外指出。不過他仍認為,金融業是台灣經濟支柱,就大格局而言,這次重分類調整有其必要。 只不過,遊戲規則就是遊戲規則,若可以隨意變動,可能就沒有人再願意守規則,因此需要格外謹慎。 尤其,這次淨值風暴背後真正的主因,凸顯主管機關監理政策考量還不夠周全,壽險業對風險意識不夠高,最後若只能靠更改遊戲規則,才能度過危機,這恐怕才是台灣金融產業真正的大麻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