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下台

共有 3130 則相關文章

《金融時報》記者群 | 2023.11.23

11月初,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wi)行如風,在眾多內閣、百名執行長與廚師的陪同下前往婆羅洲雨林的中心,視察他大膽的新首都建設計畫。他在叢林的空地上舉行一場場的動土儀式,包括機場、學校、醫院、酒店與購物中心,還有印尼央行的新總部。 他卸任前,遷都大計離實現仍遠 4年前,他批准了要價320億美元的夢想,將首都從擁擠且持續下沉的雅加達搬到卡里馬坦(Kalimantan)這個靠近赤道的地方。現在,他在和時間賽跑,趕在2024年卸下總統大位前實現夢想。 「這座宮殿將是綠色的,綠色的,綠色的,」佐科威興致勃勃的說。新總統府外形像印尼神話中的迦樓羅鳥,牠張著翅膀俯瞰新首都「努山塔拉」(Nusantara),即印尼語中的群島,象徵著照看著這個千島之國。 然而,首都搬遷,意味著2小時的飛行加上2個小時顛簸的車程。人們質疑:誰會想搬到那裡?「他們會來的。相比之下,雅加達有洪水、污染和交通堵塞,」佐科威說,「年輕人會愛這個地方,它將實現淨零碳排。」 批評者認為,新首都是1個昂貴的面子工程。但佐科威辯稱這將是改變國家經濟版圖的機會。從風險和雄心來論,它巧妙的呼應了在佐科威時代結束時,印尼即將面臨的挑戰。 圖表製作者:王貞懿 狠禁鎳出口,確實帶動外企投資 佐科威在2014年首次贏得總統大選後持續執政,在經濟和地緣政治議題上擁有高度的支持率,最新的民調支持率更接近8成。除了疫情期間較低,印尼的GDP每年成長率幾乎維持在約5%。在中美對峙中,佐科威選擇了精明的中間路線。而鞏固他地位的是印尼的鎳礦,做為全球最大的鎳生產國,電動車與電池技術都得仰賴它。 投資人問:這會是1個印尼起飛的時刻嗎?它難道無法效仿其他東南亞國家,繳出7%的經濟成長率,最終躋身世界前5大經濟體嗎? 「就印尼國內市場和自然資源而言,若我們把人力資源與教育做好,我相信任何國家都很難與我們競爭,」印尼教育部長、科技企業家納迪姆.馬卡里姆(Nadiem Makarim)說。 不過,新加坡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高級研究員拉克斯曼納(Evan Laksmana)表示,佐科威已經兌現了基礎設施和貿易等關鍵承諾,但想吸引更多的國際投資,還要更努力打擊商界的既得利益者,並改革官僚機構。儘管專家們認為印尼應該能維持5%以上的成長率,但他卻說:「我不確定到2045年印尼能否躋身全球5大經濟體之列。」 基礎設施和鎳是佐科威總統任期中的2個關鍵字。初掌大權後,他修高速公路、蓋水壩,在偏遠地區設機場。第2個任期,他則把眼光放到鎳上,企圖建立國內電動汽車與電池供應鏈,如2020年印尼通過禁止鎳礦出口,迫使如中國青山控股、韓國LG和巴西淡水河谷(Vale)等企業前來投資。 即使世界貿易組織(WTO)裁定此禁令不公平,但他沒有停手,印尼的出口額在大宗商品價格飆升的推動下,在2022年達到2920億美元的高點。 在各國供應鏈撤出中國的過程中,印尼一直難以和越南、印度競爭,且資金多流向礦業而非高科技產業。 與中美關係等距、政治自肥惹議 不過,儘管採取了各種外交手段,在各國供應鏈搬出中國的過程中,印尼一直難以和越南、印度競爭。國際資金大部分流向採礦業而非高科技或其他關鍵領域。 如今,地緣政治還可能成為阻礙。至今,印尼的鎳業尚未被納入美國的綠色補貼法案《降低通膨法》(Inflation Reduction Act)中。因為中國在印尼鎳業中占據主導地位。近日,佐科威會見了美國總統拜登,但仍未獲得美國補貼的豁免。 在中美兩強之間,印尼定調不偏袒任何一方,兩邊都是親密的合作夥伴。今年8月,佐科威拒絕了加入金磚國家(BRICS)的邀請,向由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和南非共同組成的集團說一聲抱歉。當被問起,這是不是代表他對加入中國陣營持審慎態度時,他回答:不是不加入,而是:「還沒有(加入)。」 現在,以色列與哈馬斯之間的戰火仍在持續。做為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大批印尼民眾在雅加達舉行示威,抗議以色列在哈馬斯發動襲擊後攻擊加薩。佐科威說,印尼人民很憤怒,他也不例外。 這位出身家具製造商的總統,贏得選民的心。事實證明,他是1個比他坦率的形象更精明的政治家,他與其他政黨以及以前的敵人達成協議,建立了聯盟。 10月下旬,由佐科威妹夫領導的憲法法院發布了1項裁決,裁定40歲的最低參選年齡不適用於所有競選者,這一決定被視為是替佐科威長子,36歲的吉伯朗(Gibran Rakabuming Raka)競選副總統鋪路,引起許多不滿。 2019年佐科威政府頒布的1項法律,被認為削弱了印尼反腐敗機構的權利。印尼反貪污委員會(KPK)的前委員埃里(Erry Riyana Hardjapamekas)表示:「他在經濟和其他政策方面表現出色,但在民主上乏善可陳。我們有句老話說得好:『Nila setitik,rusak susu sebelanga』(一滴污垢會壞了整杯牛奶)」 但上百名的官員陪著佐科威在悶熱的天氣裡視察新首都,就是他還沒準備好退居幕後,且很有可能在未來幾年持續保有其政治影響力的證明。 佐科威只剩1年的任期來鞏固自己的政治遺產。印尼最大的省分西爪哇省省長裏德萬.卡米爾(Ridwan Kamil)表示,佐科威面臨的最大挑戰是「時間」,「華盛頓特區花了1百年的時間才變成今天的樣子。」 佐科威很欣賞這種一針見血的類比。現在的考驗是,在他的繼任者領導下,被他稱作努山拉塔的新首都,能否戰勝懷疑論者,見證1個新的全球大國崛起,或是淪為1頭價值數十億美元的廢棄白象,在叢林中慢慢腐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