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周

啟動成功關鍵,隨時掌握商周.com最新資訊

提供第一手新聞解析、財經趨勢、專屬活動

已加入收藏
已取消收藏
帳號頭像 帳號選單下拉箭頭
/
熱搜內容

一輩子

共有 2908 則相關文章

江守智 | 2024.01.06

身為一位經常到各大製造業工廠輔導的顧問,我的日常工作,就是協助廠商診斷出「為什麼產能下滑?」以及「為什麼效率低落?」等症狀,並開出藥方。 上週,我在一家肉品加工廠協助包裝產線改善時,作業人員需要打開塑膠袋,把醃漬好的雞腿排裝入袋中,而且必須以10片為單位,5片一列、10片兩列擺放整齊後,再折疊塑膠袋多餘部分,最後才進行熱壓封口並送去急速冷凍,準備出貨。 為了排列整齊,人員需要花費更多時間來微調位置,使產線需要投入4名人力才能夠滿足訂單需求。因為跟公司已經合作多年,有一定默契,我就問現場的課長:「這是要交給哪間客戶的?」課長說「這個喔,是給連鎖餐飲通路的門店使用。」 這個回覆,我越想越不對勁!因為,若是提供給餐飲通路,當袋裝醃漬肉品送到店內,要使用時得先解凍退冰,內場人員再剪開袋子準備料理。 但,袋子剪開後,雞腿排不就瞬間亂掉了?既然如此,幹嘛要像部隊集合一樣排列整齊,只差沒有「向中看齊」? 為了探本溯源,我先去追殺生產製造單位,再跑去問業務單位,但打破砂鍋問到底得到的答案,卻是:「是客戶開發人員的要求!」 這個回覆差點沒讓我暈倒,想說,貿然答應客戶端的要求,辛苦的可是將一支支雞腿排排列整齊的第一線人員。 在顧問及公司經營團隊的苦口婆心勸說下,客戶終於不再堅持雞腿排要「標齊對正」。這個結果,讓產線僅需2個人就能滿足訂單需求,也讓每小時人均產能提升近100%的成績。 你說,這種改善是來自於第一線的努力嗎?不全然是,它是製造單位敢於嘗試、業務部門勇於溝通,再加上生管願意調整、品管再三確認的成果。 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僅是悶著頭苦幹實幹而已,需要抬起頭看、並大膽提出質疑:客戶要的東西,真的合理嗎? 員工聽話照做,效率反而大打折扣 三年前我也曾在L食品廠看到,他們交貨給高級日本料理店的海苔,需要有人在最後包裝完成時,用草繩繫上一個漂亮的繩結,讓整體產品展現出的高級感更為強烈。 然而,光是人工繫繩結,就需要花費許多工時跟技術性。結果,L食品廠的業務人員帶著現場改善的請託,前去詢問北部各大日本料理餐廳的師父,赫然發現一個殘酷事實:廠商引以為傲的漂亮繩結,其實送到客戶手上時,就輕易地被剪刀喀嚓一聲剪斷。 任何產品在設計階段,就能決定整體成本的7成,因為後續的生產製造都是依循著設計概念去進行的。所以,當我們想要進行改善來優化流程、提高效率,千萬不要對事物失去興趣,覺得什麼事都是理所當然。 諸如:「客戶要求的」、「前輩說就這樣做」、「老闆是對的」這樣的理由藉口(或組織慣性),往往是改善流程的最大阻礙。因此,企業經營者一定要不厭其煩的問「為什麼?」,反而能夠觀察到更多浪費與改善可能。 敢問為什麼,會讓工作抓對重點 同樣的概念其實也非常適合各種工作場景,我看過太多問題往往來自於不溝通、不清楚就悶著頭苦幹實幹,結果努力換不到效益,事後再來感慨「錢真難賺!」 所以,我建議廠商,提高產能、效率其實不難,關鍵要常常以下這4個「why問題」,找出拖慢營運的癥結: 你是B2B供應商,要問why,知道品質重點跟改善關鍵。 你是B2C供應商,要問why,知道客戶痛點跟價值所在。 你是流程一部分,要問why,知道角色價值與時間條件。 你是下屬對主管,要問why,知道交付項目與對象需求。 在肉品加工廠看完包裝產線的作業後,緊接著他們就開始進行模具拆卸的產品切換作業。這一次,現場主管就自己舉一反三地提出:「為什麼廠商設計固定用螺絲的位置要在那,我們同仁拆卸手還要伸進去很難做?」 很好!敢問為什麼,就能讓改善抓對重點,後續設備機台的新購或改造,就更能溝通討論出更適合我們的需求,進而讓我們的效率更快、品質更好,才有實力面對外在環境的嚴峻考驗! 責任編輯:林易萱 ...

金美敬(김미경) | 2023.10.20

「本來以為到了40歲,我就能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但我至今依舊沒有房子,也沒什麼存款。」 「雖然升職成為主管,我的薪水依然沒有起色,還要夾在主管和下屬之間,多出來的只有疲憊感。別人都結婚生小孩了,我卻連結婚都沒個譜,真害怕我會孤單死去。」 「我比較晚結婚,所以小孩才7歲。等他成年時,我都要60歲了。要花的錢越來越多,甚至連每個月的基本開銷都很吃緊。活到這把年紀還這樣,真令人懷疑我的人生是不是走錯方向了啊。」 40歲的憂鬱,出自於到了這個年紀依然一事無成的慚愧。40歲前所抱持的希望,盡皆破滅,現實令人苦不堪言。 這個時代需要重新定義40歲的人 一般認為,四十多歲是最後一次傾注全力打造人生黃金期或站上顛峰的時候,所以40歲時做不到某件事,50歲時想必也無望了。因此,誰都不期待50歲或60歲,不把未來當一回事,不願追尋期望,生活當然過得焦慮緊張。 檢視四十多歲的成績單,看不出任何成就時,很容易認為自己只剩幾年能挽回。雖然急切不安在所難免,可是,當我們覺得太遲的時候,真的已經來不及了嗎? 最近的40歲族群,從思考方式到生活習慣、外貌等,都很難令人聯想到中年人。簡而言之,這時代需要重新定義四十多歲的人。社會早已改變,但我們對年齡的認知卻絲毫沒有跟上腳步,依然停留在30年前的思維,所以才會一直找不到正確的節奏。 40歲的人生成績單很寒酸,40歲後段竟爆紅成名 大眾都以為我是個突然爆紅的明星講師,但其實我直到45歲後才成名,在這之前經歷了15年以上的無名時期。私領域更是艱辛,儘管夫妻雙方各有工作,但或許是基礎太差,過了40歲仍買不起房子。不管再怎麼認真賺錢,付完生活費和保險費後,幾乎沒剩下多少存款,每個月還要補貼婆家和娘家不少費用。 問題滿滿的40歲人生成績單,看起來格外寒酸。我以為自己能像別人一樣,到了40歲就擁有喜歡的工作、安樂的家庭、充裕的存款,現實卻是一事無成。我唯一得到的,只有無數次挑戰換來的經驗。 因為一刻也不能閒的個性,我在三十多歲時累積了許多創作內容,跟著講師前輩到處跑,學到各種新知識。沒課的時候就編寫教材,自學影片編輯,因應時代潮流學習新領域,結交各界專業人士。 多虧了「賺不到錢,至少賺些經驗」的想法,我撐過了那段日子,並在我的「失敗倉庫」中,一點一點存下很多「不確定對未來有沒有幫助」的經驗和技巧。當我偶爾心煩意亂時,總會懷疑這些東西是否有意義,想把它們全數丟掉。但最終還是出於對講師工作的熱愛,拋開放棄的念頭。 然而,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看似毫無用處的內容累積了一定的數量,相互形成連結,創造出意料之外的新內容。 十年多來,學習各種領域的知識與經歷,促使我打造出兩性平等教育、性騷擾防治教育、女性行銷等獨有的教育課程。電視台局長偶然看見我講授的兩性平等教育講座後,把我推薦給MBC「心情好的日子」,我因此得到了第一次上節目的機會。後來,認識我的人越來越多,也有出版社向我邀稿。 三十多歲時困擾我的「音樂系畢業」標籤,將過去的經驗一一串連,結合音樂與演說的「藝術演講」因此誕生。藉由藝術演講,我在40歲後段打造了CEO教育課程,還出了書,工作得很愉快。 我這時才明白,囤積在失敗倉庫中,既無用處又賺不到錢的經驗和技巧、內容等,其實都是寶貴的資產。這些資產就像珍珠一樣,散落各地時好像不怎麼樣,但串連起來就是十分珍貴的寶物。 才四十多歲不要隨便總結人生!想評價自己,再等20年 40歲族群或許是對「40歲」的標籤感到負擔,才會有錯覺。過了40歲,大家就會聯想到「不惑」,認為自己一定要經濟穩定並達到事業顛峰,對此備感壓力。 活到60歲後,我才明白只要四十多歲時認真過活,50歲以後就能有新的開始。在40歲為人生的好壞下結論,未免言之過早,這時該做的是讓自己多加成長,把過去辛苦收集的珍珠串連成美麗的項鍊。縱然你覺得自己活得很狼狽,但這絕不是因為你做得不夠好。 四十多歲追求穩定的人生為時過早,這時串連珍珠的成本很高,當下的人生課題也很繁重。四十多歲時,不但要買房子,同時也要負擔基本生活開銷、小孩的零用錢和補習費,種種支出看不見終點。到了五十多歲,依然有很多需要花錢的地方。不僅只是小孩經濟尚未完全獨立,如果父母沒有做好養老規畫,還要扛起他們的醫療和看護費用。 因此,想要評價你的人生,至少要再等20年,屆時它會是真正的人生成績單。60歲以前取得的成就,會決定活到百歲時的生活品質,舉凡維持生命的健康與體力、每個月的開銷、終老的居所、受到肯定的社會地位、愉快度過一天的興趣嗜好、有品味的價值觀和人生理念等皆是。因此,若想在60歲後按照自己期望的方式生活,必須重新規畫人生才行。 40歲本來就不是做總結的年紀,而是開始做些什麼的年紀。比起完結,更像是個過程。因此,是該放下「40歲等同穩定」的刻板印象了。對於四十多歲來說,勇於串連珍珠的「挑戰」和「成長」才更實際。 {DS_BOX_36298} 責任編輯:倪旻勤核稿編輯:陳瑋鴻 ...

辻仁成 | 2023.09.28

我是父親,也是母親。我在兒子剛滿10歲那年離婚,從那天開始,兒子將他內心封閉起來,成為一個不太流露感情的孩子。 那一陣子,我和兒子的胃口都很差。當時我們住在一個冰冷的大房子,我認為不能繼續這樣下去,於是就搬去了小公寓,努力拉近和兒子之間的距離。 我和兒子房間之間的牆壁很薄,每日晚上都聽著兒子在床上翻身發出的窸窸窣窣聲入睡。當時我被診斷為胃潰瘍,天天都要吃藥,體重很快就掉到50公斤以下。我告訴自己,必須努力多吃一點,要做好吃的飯菜,才能促進食欲。 於是,我每天早上開始做有白飯的便當,我稱之為「早餐便當生活」。兒子中午在學校吃營養午餐,所以晚上要做一些能夠讓笑容重回我們臉上的料理。 雖然身為父親的我無法代替母親,但下廚是我唯一能勝任的事,我也很慶幸自己很會下廚。如果我不會下廚,我們的生活想必會更加辛苦。自己下廚後,家中漸漸找回了溫暖,廚房這個避難場所也讓我得到了救贖。 我要盡量多吃。我這麼告訴自己,維持每天的生活。我沒時間沮喪。如果我不努力,這個家就散了⋯⋯我卯起來做菜,廚房的火一整天都不會熄。我使出渾身解術,努力維持這個家的溫度。 一個人下廚太無聊,上傳影片到網路意外引起注意 【兒子15歲】 我們居住的這棟公寓有許多小孩子。 有一次,我做了太多壽司捲,於是就送了一些去樓上的4歲小朋友亞修柏家。隔天我正在工作,聽到門外響起一個可愛的聲音,「日本人先生,謝謝你的壽司。」打開門一看,發現亞修柏站在門口。他小聲對我說:「先生,壽司也很好吃,你還會唱歌,太厲害了,下次請你教我彈吉他。」我點點頭對他說:「好啊,我也可以教你怎麼做壽司。」他開心的笑了起來。 今天,一位熟識的女性朋友帶著她的7歲兒子班傑明來我家。當我開門迎接時,班傑明緊張的站在門口,一動也不動。我以為是因為第一次見面的關係,沒想到我朋友說:「不是你想的那樣,班傑明每天晚上不看你的YouTube節目,就不肯上床睡覺。」 班傑明是混血兒,所以會一點日文。「完成了!」我對他扮著鬼臉說。班傑明突然露出滿面笑容,哈哈大笑起來,「媽媽,是本尊欸!」因為那是我在Youtube影片中每次必說的話。 關上烤箱蓋子時,我都會說:「關起來了!」而且還附加了動作。在空無一人的廚房,對著鏡頭做這些動作時,連我都有點擔心自己的精神狀態。但是,得知小朋友看了很樂,最高興的無疑就是我自己。 小朋友似乎很喜歡我的節目,我不知道是哪些部分吸引了他們。雖然我只是很認真的在下廚,但常常因為太開心了,結果做一些蠢事。這不能怪我,因為兒子不在家,我一個人在安靜的家裡認真下廚很無聊,如果在做菜時不假裝鏡頭另一端有人在陪我,未免太痛苦了。 回想起來,我以前經常對年幼的兒子做出這種搞笑行為。看到兒子心情沮喪時,我有時候就會廚房扮小丑逗他開心。沒想到這一招竟然在那個節目中有了意外收穫。 兒子和班傑明把飯廳的餐桌當成桌球桌,兩個人像兄弟一樣開始打桌球。班傑明每次發球成功,我就叫著:「成功了!」逗得他哈哈大笑。兒子也曾經有過像班傑明一樣的孩提時代,只是在我離婚後,笑容一度消失了。 母親用她的人生教我的事 我喜歡下廚,有很大一部分是受到母親的影響。 我的母親從早到晚都站在廚房,整天為家人做飯。 她的背影富有節奏感,給人一種快活的感覺。做餃子時,簡直就像在跳舞一樣(她也的確是國標舞高手),也許是因為看著母親的背影長大,所以我才會愛上做菜。說是母親的美味料理養育我長大,一點都不誇張。 有一天,母親冷不防回頭看向正在偷看的我(就像亞修柏那樣),我大吃一驚。原來母親知道我在看她。然後她對我說:「仁成,如果遇到痛苦的事、悲傷的事、難過的事,就鏘鏘鏘炒幾個菜,然後大口吃下肚。人只要吃飽飯,就會想睡覺。睡醒之後,不愉快的事就會消失了。」 這句話成為我的人生訓誡。 有一天,母親又轉過頭對我說:「仁成,也許媽媽會和爸爸離婚,但是無論發生任何事,媽媽都會陪伴在你們身旁。」那次至今,已經過了超過半個世紀,但父母最後並沒有離婚。 為什麼當時母親只對我訴說內心的痛苦?我當然不得而知,但是母親讓我瞭解到,為家人做飯的重要性。即使是現在,每次回到博多的家鄉,母親仍然會為我下廚。雖然她已經83歲了,但做的菜仍然美味可口。 我希望能夠在自己的Youtube節目「2G頻道」,向小孩子傳達這份感動。也許我希望能夠為那一天的我,和那一天的兒子,以及亞修柏和班傑明帶來一點明亮與歡笑。 我想告訴他們,活著就是進食,吃飽了就有活力,然後長成差強人意的優秀大人⋯⋯ {DS_BOX_36198} 責任編輯:倪旻勤核稿編輯:陳瑋鴻 ...

劉潤 | 2022.11.11

「沒事千萬別創業。」 這幾年,常聽到一些人吐槽創業。我個人對創業的建議是,謀定而後動。創業路上有很多問題,值得你一遍又一遍的思考,與你分享我的想法。 1.你的痛點真的是能引起共鳴的痛點嗎? 我常收到學員這一類的問題:「我發現了一個用戶的痛點,打算把它轉化成賣點。潤總,你有什麼好建議嗎?」看到這樣的問題,我通常會疑惑一下:你發現的這個痛點,真的能稱得上一個痛點嗎?這個痛點,能引起共鳴嗎? 再大的商業模式,能夠成功往往來自於一個沒有被發現,或是發現了卻沒被解決的普遍難題。 像是徵人這件事,就存在著常見的「資訊不對稱」。當我想要徵一個銷售副總,卻不知道這個能勝任的高人,藏在這世界的哪個角落。因為在人才市場上,有一個潛在的「3:4:3法則」。 30%的人因為各種原因,已經悄悄起了換工作之心,會主動投履歷、找工作。他們之中有優秀人才,也有不少是內部競爭的失敗者。40%的人,他們正在重要崗位上,並對現狀很滿意,他們不會主動看機會,但如果有好機會,也會考慮,這40%的人可能更優秀。還有30%是最高級的人才,因為太有價值,幾乎都被雇主用獎金、股份、合夥人計劃等「金手銬」鎖在重要崗位上,24小時密切看管。 我要找的銷售副總,顯然屬於後70%的範疇,我只能像獵人一樣,翻山越嶺找到他們,苦口婆心說服。這就是獵頭,獵頭試圖解決的,就是「資訊不對稱」的難題。 若找前30%的銷售副總,最差的後果可能只是他在試用期內,沒賣出一件產品。但若找後70%的銷售副總,最差的後果可能是整個策略都癱瘓。策略癱瘓就是一個足以引起共鳴的痛點,這就是一位優秀獵頭的價值。 在4月的直播中,我邀請海底撈自熱火鍋的設計師賈偉。賈偉的一句話,讓我印象非常深刻:「只有像這樣的頂級的痛點,才能引起廣泛的共鳴,才能轉化成商業的賣點。」 2014年,賈偉設計了一款55℃杯。這種杯子很方便,搖晃10下,或是靜置1分鐘,就能實現快速降溫,一年就賣了50億。55℃杯的背後,就是一個頂級的痛點。賈偉說,一個周六的下午,他和父親在家裡陪2個孩子看動畫。小女兒口渴想喝水,他父親跑到廚房倒了一杯剛燒開的熱水,他怕孩子燙到,還特地把杯子放在桌子正中間,這樣小孩子就碰不到。 但是孩子太渴了,站在那張桌子旁,一邊跳、一邊拉那個杯子,結果滿滿的一杯開水全潑在身上了。那個瞬間,賈偉和他父親都傻住了。賈偉說,後來設計出來的55℃杯,正是一位受害者的作品。 淚點、笑點、爽點、萌點,這些都不是痛點。真正的痛點,一定是夠痛,一定能引起廣泛共鳴。 2.你的產品,能解決多貴的問題? 假如你做了一台無人機,成本4萬元,那你會為無人機定多高的售價?6萬、8萬、12萬?其實想定多少都可以,因為定出來的數字就是「價」,但重點是你定的「價」賣得出去嗎? 賣不賣得出去要看你的無人機,能解決多貴的問題。如果你的無人機可以幫人買菜,雖然很實用,但是這個問題不貴,用無人機買菜可能也就只省400元的時間成本。如果無人機可以噴灑農藥,幫農民省掉大量人工呢?這個就很好,我願意花20萬買。 如果無人機還能航拍呢?以前電影的航拍鏡頭,是用直升飛機來拍攝的。直升飛機一天的成本,大約是四十多萬。一部《浴血任務3》,航拍鏡頭用了38天,這就是一千多萬。這個問題更貴,所以12萬的無人機,好萊塢會不會買?別說12萬了,40萬都會買。 無人機,還是那台成本4萬元的無人機。但在一千多萬面前,4萬才能顯得不值一提。這就是「昂貴問題」的價值所在。 2013年,我決定開始做策略諮詢,可是策略諮詢這個領域,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有很多細分的市場,我要切入到哪裡?那一年,幾乎所有人都在談轉型。最焦慮、最需要轉型的公司,正是那些在網際網路和行動網路大潮面前不知所措的傳統公司。所以,我選擇傳統企業數位轉型諮詢。除此之外還有一個原因:轉型難題,是極其昂貴的。 一個策略決策的好壞,關乎巨大的利益得失,甚至生死。如果是1億規模的生意,一不小心走了彎路,損失1千萬,好像還好。如果是一年收入1兆的大企業呢?戰略決策失誤帶來的損失,可能是1千億。比起高昂的損失,諮詢費用就顯得便宜了。只有在巨大的量體面前,我們的價值才能像無人機一樣展露無遺。 3.你的能力,具備足夠的稀少性嗎? 找到一個又痛又貴的問題還沒完,再想想有多少人和你一樣,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又有多少人和你一樣,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 2013年的一天,我接到一個電話,來自我的朋友,他在江蘇人保工作。在風雲突變的2013年,行動網路爆發崛起,在巨大的變化面前他有些束手無策。當時,他們公司請了一家全球知名的諮詢公司,幫他們解決心中的困惑:面對高速變化的時代,如何抓住流動的客戶? 諮詢公司經過調查、研究,訪談員工、主管,設計各式各樣的表格之後,宣佈結論:建立一個客戶服務中心。我朋友一聽,建客戶服務中心,是什麼年代的事了。況且這是他們最擅長做的,根本不用別人來指導。 當時我覺察到機會來了,諮詢行業要迎來結構性改變。在過去,諮詢公司能做大,基於2個基礎要素:第一是成功案例,實踐一次就記錄一次,案例庫越來越大,越多越好。第二是人才儲備,從非常好的學校徵得聰明的孩子,教他們諮詢方法論,比如波士頓矩陣、MECE法則、7步法則⋯⋯,這些聰明的孩子拿著方法論,根據案例庫的情況,配對出解決方案去指導那些遇到困難的公司。 所以,當他們根據方法論走完所有流程,做完案例的匹配,得出的結論就是,建立客服中心。 但是在今天這一套不管用了。因為過去的經驗是基於當時的社會環境,而在這個巨變的時代裡,沒有先例、沒有範本,所有的知識庫、案例庫可能通通失效。知識庫、案例庫的失效,意味著我們都要靠基本功來解題了。諮詢行業被打回原型,我和諮詢巨頭們站回同一起跑線,開始比拚基本功,洞察力就是最重要的基本功。 基本功是極其稀少的,上層的東西可以打包重來一遍,但是底層邏輯永遠不會改變。這剛好是我擅長的,我從小學電腦、對數學有狂熱的喜愛、有不錯的建模能力;在微軟工作14年,7年工程、7年行銷,最後以策略總監的身份離開,也經歷過全球化視野和實戰訓練。我意識到,這也許是和自己能力相匹配的機會。這就是我創業的起點。 如果問題所有人都能解決,那你面對的是一片血海。如果只有少數人能解決,而你又恰好是其中的一員,那麼恭喜,這是一片藍海。 4.你的客戶,是縱向還是橫向的結果? 我常常被問到這樣一個問題。「潤總,你是哪個行業的諮詢顧問啊?」我說,我不是哪個行業的諮詢顧問,我是一名策略諮詢顧問。這時候,對方可能會說,那你這⋯⋯不夠專業啊。 我也只好承認,是的,在某個行業內,我確實不如人家專業。所以我為什麼要做策略諮詢呢?因為在這個領域內,我能覆蓋到的客戶是橫向的。 全球的諮詢行業分很多種,包括戰略諮詢、管理諮詢、職能諮詢、行業諮詢,心理諮詢、婚戀諮詢、教育諮詢、留學諮詢等。我為什麼不做職能諮詢?因為職能諮詢面對的問題,是團隊如何設計股權架構、一家公司如何做好財務合規、一家企業如何貫徹法治思想。 這是一個專業門檻極高的領域,需要在這個領域內有超強的專業。所以這個領域擠進了大量外商高階主管,他們可以做管理諮詢、可以做行銷諮詢。這就是一片血海。 在血海裡我服務不了多少客戶,那我為什麼不做企業諮詢呢?因為企業諮詢面對的問題是,一家餐廳如何分配線上、線下業務,一個服裝連鎖品牌如何招到更好的加盟商,一家生鮮超市如何設置商品區域。這是一個上到總監、下到店員的縱向、垂直、細分、專業的領域。 而在這個領域內,你能覆蓋到的客戶是縱向的,餐飲是餐飲,營造是營造。在縱向的賽道裡,我也服務不了多少客戶。 但策略諮詢,可能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因為策略咨詢面對的問題是,一家公司如何抓住新零售機會、一家企業如何推動數位轉型、一家企業如何把握新工具革命。這是一個水平的領域。時代巨變之下,總有一些事是大部分企業都想做的,餐飲想做,營造也想做。 我可以橫向擴及大量用戶,這才是洞察力的用武之地。 5.你的難題找到合適的解藥了嗎? 即便你想好所有對策,總還有一些問題是始料未及的。就拿我從事的諮詢業來說,能夠做到非常大的公司很少。因為諮詢業非常依賴諮詢顧問的專業能力,而真正能力很強的顧問,可遇不可求。 所以一旦做大,人才瓶頸就出現了。培養新人是必要的,但指望著透過培養得到稀少的能力,很不現實。如果你很幸運,真的靠培養得到一名人才,要是他在積累了豐富的經驗之後,自立門戶了怎麼辦? 像這樣的難題,你能找到解藥嗎?實際上,確實已經有那麼一些公司,解決了這個難題。他們靠嚴格的合夥人篩選制度。 我拿麥肯錫舉例。假如我加入麥肯錫,我會從最基礎的「分析員」做起,這個職位等於是幫前輩們處理雜事。如果我展現出諮詢天賦,並經過嚴格考核,2年後可以晉升為「高級諮詢顧問」。 如果我勤奮好學、天資聰慧,又過了2年,我可以升到「高級專案經理」,可以獨立接受業務甚至帶團隊,此時我的收入可能已經是4年前的3~4倍。 這時已經獨當一面的我,面臨一個重大抉擇:要不要自立門戶?如果我再努力,可能會成為「合夥人」,合夥人賺的就不僅是薪水和分潤了,還可以從公司利潤裡分紅,這比自己自立門戶賺得更多,人才自然就不會走。 我經常把自己比作是個手藝人,我的公司就是我的一個工作坊。為了做好這個工作坊,從第一個問題開始,想了很久、很久,一直想到今天。那這些問題,我都解決了嗎?說實話,沒有。創業路上,永遠沒有「解開所有問題」的一天。還在困擾你的那些問題,也同樣在困擾我。 也許,這就是創業的魅力吧。 最後的話 2013年,我做了一個預料之中,但十分艱難的決定:離開微軟。 儘管當時我沒把問題想清楚,我還沒有產品、還沒有服務,我的想法還沒有變成商業模式⋯⋯,但是不管想清楚了沒,都走吧。這一次起心動念還不走,我可能永遠都走不掉了,因為我已經37歲了。 所以在2013年5月,我正式離開微軟。我知道微軟給我的一切都不是我的,只有我給微軟的才是自己的。我決定從微軟這條大江,一頭鑽進無邊無際的大海中。當然在這片大海裡,我也還在努力,我也還有很多問題沒想清楚。 創業是追夢者的舞台,願你也能勇於選擇而不後悔,隨心所欲而不逾規。 *本文獲「劉潤公眾號」授權轉載,原文:謀定而後動:給創業者的5個建議 責任編輯:倪旻勤核稿編輯:陳瑋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