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野狼要吃大肥羊

國營事業董事長,誰濁?誰清?

民營化後的台肥立刻爆發炒股案。究竟國營事業裡有多少「謝生富」?
陳朝威在中華工程民營化後,為什麼寧可每個月少拿三十萬元月俸,也不肯與威京小沈妥協?

國營事業向來是特權與利益團體覬覦的大肥羊,除了綁標、包工程這套傳統的牟取暴利伎倆,最高段的手法還是利用民營化的機會來「 上下其手」,取得的暴利遠勝過綁標包工程的十倍,甚至百倍以上。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付費會員登入即可閱讀,一般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