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波江上,許兄慢行

許信良從玉山閉關下來,發表了一篇文情並茂的〈同志們,我們在此分手〉,結果分手的不單是同志,連帶有選民。根據最新的民調,老許的支持率低得不像話,這再一次證明了在贏家通吃的社會裡,「絕對的表現」罩不住「相對…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