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獨行,籍貫注定

許信良終於「正式」離開民進黨了。這齣戲演到這裡,其實已經結束,儘管老許的告別演說題目是「同志們,讓我們在此分手」,但是民進黨內已沒有幾個人視他為同志了。除了施明德那句「蹺家的兄弟永遠是兄弟,家的門永遠為…

...本文未結束

使用商周知識庫請先登入「商周集團會員」

數位訂閱會員登入即可閱讀,網站會員登入可享每月免費閱讀4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