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免費

又被鮑爾發言嚇壞?資深交易員教你看懂左右市場的「聯準會語言」

書名:聯準會到底在做什麼?/作者:王造/出版社:商業周刊

聯準會決策對市場影響的重要性不言可喻,也導致一個號稱「聯準會觀察家」的小團體興起。

這群人往往頂著策略分析師或經濟學家名號,有些還曾在聯準會內部工作過幾年,為了豐厚薪水跳槽到投資銀行。

他們花時間分析聯準會行動,將觀點分享給高資產客戶或大型機構法人,有時也會上財經頻道如CNBC或彭博預測未來聯準會動向。他們的觀點有時頗有見地,但大多數的看法並不特別,只要有足夠的資訊和訓練,任何人都做得到。

要成為聯準會觀察家,就必須了解聯準會目前對市場的想法,以及預測這些想法的未來行動為何。我們來探討幾個聯準會用來與市場溝通的管道。

聯準會兩項職責:充分就業及穩定物價。它為達成職責,進行非傳統貨幣政策,包括大規模印鈔。

聯準會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在每次會議結束後都會發布會後聲明。該聲明簡要說明委員會對當前經濟狀況的看法,以及為了達到政策目標所採取的行動。

會後聲明的篇幅通常不超過一頁,但聲明字字斟酌使用每一個字,務求訊息傳達正確。市場評論員往往會拿本次聲明和前幾次聲明的內容對照,從中找出差異。

在每次會議中,公開市場委員會照例回顧前次會議簡要,討論當前經濟的看法,以及投票決定接下來的政策選項。每次公開市場委員會結束後,在美國東岸時間下午兩點半會舉行記者會,由聯準會主席回答記者問題。記者會是聯準會對外溝通的最重要場合,聯準會主席會回答各式問題,市場上也會得到他們最新的看法。

更重要的是,這是即時播出,沒有像其他委員會的資料需要經過編譯和審查。市場會特別關注聯準會主席的臨場反應和使用的字句來推敲聯準會未來的走向。聯準會主席也深知這是引導市場的一個重要機會,因此所用的字句都有其目的。

例如,鮑爾(Jerome Powell)主席在2020年6月的記者會上說,他不僅不會升息,且「甚至想都沒想過要去升息。」在當時面臨深度衰退之際,主席利用這個機會說明,零利率將保持很長一段時間。

主席的貨幣政策行動是告訴市場,短期利率會維持低檔很久,並藉此壓低長期利率。他希望市場未來不要去想任何升息的可能。

公開市場委員會在每次會議結束的3個星期後,會對外公布其會議紀要。這份紀要提供了在該次委員會的訊息,以及會議討論事項。相較於會後聲明言簡意賅。不過和會後聲明一樣,對當中字句也十分推敲斟酌,同時會關注紀要發布後的市場反應。

紀要的第一部分是回顧2次會議期間的經濟和金融狀況,接下來是對未來的經濟情勢做預判,最後則是與會者的討論事項。理事會經濟前景預判就是未來聯準會行動的良好指標,如對未來感到悲觀,則隱含未來將有較大的政策空間。

儘管有經濟狀況的簡短報告,每位與會成員都還有自己的經濟學家團隊,根據各分區的經濟數據可能會有不同意見。

會議紀要會披露在會議當中的討論,還會利用不同文字來表示與會者在討論每個觀點的支持度,像是大部分(majority)或數個(a number)或幾個(a couple),以便傳達整體議題概況。記住,會議紀要中的每個字都是經過層層檢視、再三斟酌,把想傳達的訊息正確傳遞出去。

例如2020年7月公開的會議紀要中寫道:「大部分(majority)的與會者對於將殖利率上限和目標殖利率——也就是在殖利率曲線上設定上限或目標值方法——做為貨幣政策工具一事做出評論。在參與討論的與會者中,大多數(most)人評估,在當前環境下,設定殖利率上限和目標只能提供適度的好處。有鑑於委員會在聯邦基金利率路徑的前瞻指引上已相當具有可信度,且長期利率已經相當低。這些與會者當中許多(many)人士也指出採用殖利率上限或目標值的做法存有潛在的成本。」

這段精心雕琢的文字讓市場人士了解,殖利率曲線控制(YCC)在本次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中,受到多大強度的支持。會議紀要公布當天殖利率開始上升,表示一些市場人士在獲得這個新訊息之後,微調了他們的預期。

聯準會會隨市場反應微調政策細節,並留意潛在的負面效果,像買過多特定證券導致市場失靈。

會議紀要常常是未來政策走向的試金石。例如,2018年1月的會議紀要中顯示,會議中有討論「技術上調整」支付銀行的準備金率,以便進一步控制聯邦基金市場。這個「技術上調整」並沒有在會後記者會提及,但隨後便宣布實施。

另外在2020年4月的會議紀要中包含了調升聯準會附買回放款的利率討論,也沒有在當時的記者會上提到,但隨後也實施了。聯準會觀察家當時注意到這個線索,並預期未來會採取行動,後來也真的應驗。

自2007年下半年起,聯準會開始在每年3月、6月、9月和12月的公開市場委員會議後,固定發布一連串的經濟路徑預測(稱為「經濟路徑預測摘要」)。

摘要包括了實質經濟成長、通貨膨脹,以及失業率的預測路徑,到了2012年末,加入了聯邦基金利率的預測路徑。委員會的每位與會者分別在未來幾年的年底,標示出對基金利率的估計值,代表委員們認為未來幾年年底政策利率的適當區間。整張預估值的圖形就是所謂的點陣圖。

點陣圖的發布會隨著市場的情況變化而改變,因為它是未來政策利率軌跡的一隅,而且也可看出委員們之間對未來政策利率看法的分散程度。

這比一般的經濟預測來得具體,因為它可以將預測解讀成利率調整的方向和幅度。點陣圖越集中,代表共識越高,市場也就會對聯準會未來行動提早定價。但點陣圖有時也未必能正確預估未來將發生的事。

2018年12月,聯準會的點陣圖顯示多數委員預期2019年將升息3次,每次各1碼、2018年底的目標區間在2.25%至2.5%、2019年底目標區間將在3%至3.25%。而且委員間對明年至少升息2碼有高度共識。

消息見報後,股市恐慌蔓延,幾週內跌至數年低點。因此委員會在隔年1月的會議上做了政策髮夾彎,宣布2019年將進行降息。股市因而強力反彈好幾個月。

作者:王造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23年9月14日

王造 簡介
牛津大學經濟學碩士、哥倫比亞大學法學博士,現任Monetary Macro公司首席投資長。曾在紐約聯邦準備銀行公開市場交易室擔任資深交易員長達5年,負責公開市場操作及研究金融系統的內部運作。曾於標準普爾公司擔任信用分析師,並從事法務工作。

更多好書 請上商周.COM:https://www.businessweekly.com.tw/bookshop/

本文完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