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時免費

台灣軟體業「跳島戰術」打國際盃,為何第一站最好選日本?

國發會過去5年來推出多項新創扶植舉措,也多次帶隊赴日交流,匯聚台灣新創力量一起打群架,圖為Startup Island TAIWAN在東京主辦日台新創高峰會。(來源.Startup Island TAIWAN提供)

小市場的新創,第一天就去挑戰世界盃的難度很高,對台灣而言,與其跟著玩大江大海的遊戲,採取跳島作戰的方式,可行性更高。

日本,就是許多台灣新創選擇攻克的第一座島。

市場在亞洲僅次中國,法規透明
日本IT人力不足,台灣企業切入點

「單一市場、單一語言、法規透明。」2019年就開始關注日本市場,並於今年在日本成立辦公室的達盈管顧總經理林桂光認為,這是日本相比東南亞各國具備的客觀優勢。

除此之外,在日本市場耕耘超過5年,慧康生活科技執行長鄧居義指出,論商業、文化,台灣和日本其實有一定程度的相似;論市場規模,日本在亞洲地區僅次中國。這是為什麼他們早在公司成立的第二年,就已經下定了決心,一定要前進日本市場。

而且,過去3年因為疫情的推波助瀾,讓這個機會的窗口又變得更大了。

日本政府和企業在疫情期間都深刻感受到數位化的急迫性,於是開始有大量數位轉型需求的場景出現。

即便日本政府在意識到發展軟體新經濟的重要性之後,於去年喊出日本新創元年的口號,並制定未來5年內,日本新創企業家數要增加10倍的目標,甚至還新設「新創大臣」這樣的角色,展現出扶植本地公司的積極態度。

但市場預期,這不至於排擠台灣團隊的機會。

林桂光點出一個關鍵:「人不夠。」

近年頻繁前往日本交流,她明顯察覺到日本IT能量的不足,而發展軟體最重要的就是人。既然這個缺口一時半刻補不上,對於已經具備人才、產品和執行力的台灣團隊來說,就是很好的機會。

但縱使有上述主、客觀優勢,只要曾經挑戰過日本市場,所有人都會提到一項關鍵障礙,那就是日本人非常講求信任關係。

「是新創,又是外來,一定會擔心。」鄧居義以自身的經驗表示,他們公司背後有損保控股(SOMPO)這樣的日本大企業當股東,確實對於在該市場的發展帶來幫助。再加上他們找到合適的日本總經理人選,加乘之下,對營收增速的帶動效果就很明顯了。

除了慧康之外,過去幾年包括Vpon、KKday等多家公司,也從日本政府基金Cool Japan Fund等投資機構,獲得關鍵投資,在日本市場都有不錯進展。

「日本人要打進去很難,一旦信任你,路就通了。」國發會前主委陳美伶說。

台灣新創進軍日本有在地股東相挺

(圖表製作者:何佩珊)|放大原圖

一群人比一個人更有說服力
台灣新創組團,對接日本商界

但一家一家單打獨鬥終究不容易,為了讓更多台灣新創挑戰者,有機會突破日本這層信任關係,眾人開始集結打群架。

如國發會旗下Startup Island TAIWAN,近兩年帶隊前進東京、大阪等地,幫新創團隊展開資金和商務面的媒合、交流;另一方面,民間也出現自發組成的台日新經濟聯盟。

陳美伶正是該聯盟的幕後推手。她表示,台灣的大企業和工商團體,如工商協進會、三三會等,其實長期和日本商界保持很不錯的互動,可惜的是,這群工商大老對新創並不熟悉,因此過去這層關係優勢一直沒能延伸、傳承。

「台灣新創有一個擔心,如果要等你們(指三三會等工商團體)帶我們去,太慢了。」陳美伶說,這是為什麼在威朋大數據執行長吳詣泓的號召下,大夥決定自己籌組協會,和日本新經濟組織對接。

甚至,他們在思考的,不單單只是要進軍日本本地市場,更是著眼一場更大的布局,與日本企業合作,合力進軍東南亞,一起打亞洲盃。

本文完
免費訂閱!
商周最新出刊報‧隨時掌握最新趨勢